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赴宴(三)
    “是啊。”柳绿道。“三年前,小姐从西郊回来,在路上救了一个重伤昏迷的男子。后来无意中得知,那男子便是夜邑王。”

     漓潇点点头。难怪那华寅宸会对苏烟一往情深,原来是有救命之恩,像苏烟那般的女子,又是相识于危难之时,华寅宸钟情与她也不足为怪了。若是如此,倘若苏烟不死,苏烟和他,定能结为百年之好,恩爱不离。自己和漠安的突然出现,倒是棒打鸳鸯了。想到这里,漓潇有些失神。

     …

     几个人一进了春风楼,便引来了无数人的瞩目,一楼正饮酒赋兴的文人雅士,二楼上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看见漓潇,一个个停杯张望,满脸艳羡之色。

     “姑娘请留步,我家公子请姑娘到雅阁一叙。”一个年轻的侍从挡住了漓潇去路。

     漓潇不言,欲绕道而过,却又被那侍从堵在前面。

     “谁家的奴才,好大的胆子,我家小姐也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请得吗?”柳绿挑眉怒道。

     “柳绿,退下。”漓潇轻声道,她不想去招惹那些无聊的是非。“告诉你家公子,小女子有约在先,恕不奉陪。”

     “还有,他若是想找女人陪酒,出门左拐直走二里地左右,便是烟花巷,那里面女人多的是。”走在漓潇身后的龙天吟冷冷开口。

     那人看着冷不丁冒出来的龙天吟,深色诧异,怒色三分。正思量着如何开口,身后走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明眸秀目,满身书卷之气,身着洁净而明朗的浅灰色锦服,腰束玉莽,头冠宝簪,脚登青云暗纹靴,身材颀长。他看着漓潇明净一笑,道:“手下鲁莽,多有冲撞,还望小姐见谅。既然小姐有约在先,那鄙人就不打扰了。人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今日初见小姐,惊为天人,在下阮寒书,可否有幸得知小姐芳名?”

     谦谦有礼的模样让漓潇心生好感,莞尔一笑,道:“原来是会京城四大公子之一的玉面书生阮公子。小女子苏烟,今日有缘得见公子,荣幸之至。”

     阮寒书连连赞道:”苏小姐会京城第一美人的桂冠,果然名不虚传。”又靠边一步,优雅的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微笑着让道。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留意到龙天吟一般。

     漓潇福身谢过,也不客气,大方的走了过去。

     龙天吟闪着寒气跟在后面。到了二楼,已经有一个体面的小厮候了已久,盼星星盼月亮等来苏烟,赶紧将人迎进了雅宁阁。

     苏烟环视一圈,阁内清静优雅,古色古香,墙上裱着两张曹逸之的字画,透过窗棂,依稀可见远处青峦叠翠的高山和潇潇北去的怒江,屋子中央是一个紫檀木的桌子,放满了精致的瓜果点心,窗棂下一白衣男子神色闲逸,正闭目抚琴,薄唇紧闭,一身凉薄之气。听闻轻巧的脚步声进来,紧抿的唇角浮过一丝笑意。

     “回王爷,苏小姐到了。”龙天吟恭敬道。

     “嗯。”华寅宸点头起身。“我在隔壁另设了一桌酒席,你带其他人过去吧。”

     龙天吟唯喏着,识趣的和柳绿等人退下。

     “王爷琴谈得很好听。”漓潇道。第一次和夜邑王独处,她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又极度愧疚,只得没话找话——虽然她还未来得及细品他的琴意所在。

     “哦?”华寅宸凉薄的脸上笑意盎然,欢喜道:“苏小姐若是喜欢,我再弹一首可好?”

     “王爷若是有意,苏烟却之不恭。”漓潇笑道。她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能让这个传说中不苟言笑的冷情王爷露出笑脸,也未想到夜邑王的笑竟然会这般动人。

     “丁丁咚咚。”华寅宸坐下,调试了几下,又闭上寒眸,轻轻抚弄起来。

     华寅宸虽为百战之王,但琴声没有杀气。

     如水的琴声悠然响起,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似是心在颤抖,犹如松风嘶吼,悠悠扬扬,一种情韵却令人回肠荡气。虽琴声如诉,所有最好的时光,最灿烂的风霜,而或最初的模样,最深的情愫,都缓缓流淌起来。

     漓潇静静的注视着华寅宸,他深邃的五官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孤独。

     她有一瞬间的感动,然后是劈天盖地的鸠占鹊巢的惶恐。

     琴声悠然而止。

     “都说王爷冷情,可民女听这琴音,王爷却是真正的深情之人。”漓潇道。

     华寅宸又是一笑,引得漓潇片刻失神。“情不知其所起,而一往情深。”华寅宸深深道。“苏小姐以后直呼寅宸姓名便好,亦不必自称民女,那样太过生分。”

     漓潇笑着称是。她本就不喜欢凡人之间的这些弯弯绕,听华寅宸提出,自然欣然同意。

     “寅宸听闻,得佳人千万不如睹苏烟一面,养奇花满棚不如得苏烟一舞。寅宸听闻苏小姐的舞姿乃会京城一绝,冒昧请求小姐舞上一曲,还望小姐不要推却。”华寅宸恳求道。

     漓潇道:“既然王爷——寅宸要看,苏烟便献丑了。有劳王爷再为我弹上一曲。”她已很久不舞,但因为对华寅宸和苏烟的愧疚,鬼使神差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