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狐狸戏道士
    柳倾城盯了漓潇很久,认真问道:“你是狐狸精吗?”

     那个“是”自,拉得未免太长。

     漓潇的唇角慢慢地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心内暗自得意,。你开了天眼又如何,还不是被我漓潇的美貌所迷惑。

     她点点头,眉开眼笑追问道,“这和刚才我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柳倾城嘴角在抽搐,正色道:“我该入定了,若无要事,切莫打扰。”言了,星眸紧闭盘腿打坐起来,整个人安安静静,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

     漓潇失神片刻,才想起他还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因他有话在先,亦不好打扰。只得认真思考他问那个问题的用意,说不定答案就在其中。

     最后她终于明白,那两个问题压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在拐着弯骂她笨。

     于是又气又恼,一个飞腿狠狠踹过去,不料却踹个空,再看柳倾城,不知已何时挪了个地不怀好意看着她笑。

     被耍了,堂堂千年狐狸精,精中之精,就这么被他不痛不痒的嘲讽了一番。

     漓潇太不甘心。看来,不使出些酒池肉麻的狐媚子的手段,你还真当姑奶奶是吃素的。

     她托着香腮看着柳倾城,顾盼生情,巧笑倩然。

     他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面色淡淡的配合着。

     “倾城,今日你摸了我的手,以后我便是你的人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对我!”漓潇温声软语,欲语还羞。

     “无妨,我每日给那么多人算卦,摸过的女人的手多了,多你一个又何妨。漓潇姑娘若是一定要纠缠,那也只能是我的狐,不是人。”他淡淡道,满脸不屑之色。

     她有种想揍人的冲动,想她堂堂千年美狐,竟然还入不了一个凡人的肉眼,说出去不还得被那些花精蝶妖们笑话,以后还怎么在妖道上混了。

     漓潇不甘心,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

     看来,他不喜欢这种羞羞答答的小女儿姿态。

     那又何妨,她有的是手段。

     妩媚一笑,漓潇将身上的白衣化作一席火红的长袍,紧裹着曼妙的身体凹凸有致。眼中火辣辣的情意赤裸裸的燃烧着,一个媚眼火辣辣的投过去。

     “漓潇姑娘,你前胸无货后臀无料,腰间犹有赘脂,如此打扮,不仅不如方才,反而自曝其短。”柳倾城饶有兴趣的围着她转了一圈,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处处都看了个遍,摇摇头,一脸很不满意的样子。一脸不过了了的神情,继续坐下入定去了。

     漓潇又气又恼。

     以后谁再说道士清心寡欲,他奶奶的,她一定第一个跟他急。他的不屑让她想冲上去狠狠的来一通脚踢拳打。看来,这是要逼她使绝招了。

     心底冷笑一声,漓潇的通体修身红衣又化作一身烟云纱衣,酥胸半露,,通体雪肌和火爆的身材若隐若现,一头乌发松松散散的垂下来,眼波迷离,极为撩人。为了不再被他鄙视一通,她还特意往胸前,腰迹,后臀偷偷吹了三口真气。

     去你大爷的,你才前胸无货后臀无料,中间犹有赘脂。

     “柳郎,你看我这样可好?”她轻咬着下唇,声音勾魂摄魄。

     柳倾城缓缓睁开眼,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般,接着,又是满脸厌恶之色。“漓潇姑娘,你是狐妖,不是青楼卖笑的。请自重。”

     “你!”漓潇怒不可遏。这个挨千刀的,竟然拿她作那么下流的比喻,真正是活腻歪了。

     但她也就是想想过把干瘾,漠安不在,再加上十个漓潇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眼珠骨碌一转,漓潇又格格笑了。你不是很不屑么,怎么看都不敢看我一眼了?莫非心中有鬼?

     “柳郎,我可听说,佛眼看天下,天下皆是佛,道眼看天下,天下皆是道。如今,你一个道家弟子,看着奴家,怎么非但没看出道来,反而满眼都是青楼女子?莫非你日日学着道,却惦记着青楼里那些娇滴滴光溜溜香喷喷的姑娘们?”

     柳倾城的俊脸瞬间铁青,两道浓眉也紧紧的拧在一起,胸口起起伏伏,脸上终于有了淡然以外的表情。

     漓潇看着自己的杰作,哈哈大笑起来。

     “漓潇姑娘,你要是再这样胡闹,我就一把火将苏小姐的遗体烧了。如果我说是怕那孽畜再来作祟,想来苏相爷也不会怪我。”柳倾城冷冷看着她,指间上已经有一团蓝色火焰在燃烧着。

     漓潇的确怕了。为了这具尸体,漠安两个多月来往与各地的新坟旧冢,好不容易得来,她可不能让他一怒之下给一把火烧了。

     及时的审时度势之后,她灰溜溜的换回之前规规矩矩的白色缎衣,极为乖巧的看着他,无辜的眨巴着自己的狐狸眼。

     柳倾城看了一眼,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说话间,手中的蓝色火焰已经消失不见,脸上也渐渐恢复了淡然超脱的神色。然后又垂下眼睑继续打坐了。

     勾引不成,反而惹了一屁股骚,被人又是训斥又是嘲讽,漓潇内心有万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悻悻然愣了一会儿,发现肚子君在咕咕碌碌抗议着,于是打算出去摸只鸡烤了吃去。一想到那酥脆香嫩肥的流油的叫花鸡,漓潇不禁咽咽口水。

     她觉得自己非去不可。今天上半天光顾着瞎高兴,后半天光顾着伤别离,晚上倒是进了点东西,却全都装在苏烟肚子里,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发生了这档子事,倒是把肚子君给怠慢了。

     刚挪了两步,柳倾城闭着眼睛问道“你去哪儿?”

     “吃东西!”漓潇没好气的回道。“我说道士,你该不会是想跟着我去开开荤吧?”

     人修行与妖修行自然不同。大多修行之人,不沾荤腥,但妖就不同了。狐狸从出生开始,鸡鸭兔鱼便是主食,就像粮食果蔬之于人一样。所以,只要不杀人妖仙魔,不杀灵长类动物,漓潇便不算犯戒。

     看着柳倾城那张让她无计可施的臭脸,漓潇幻想着一只鸡腿塞他嘴里沾他一口肥油的畅快场面,不禁解气的笑了,笑得前仰后合。

     “哪儿都不许去!”他睁开眼睛喝道,那口气倒是和漠安十分相像。

     “你管不着!”她冷哧一声,屁股一扭一扭就要往外走去。

     “那你去吧。”柳倾城淡淡一笑。

     这笑却让漓潇毛骨悚然,总觉得重头戏还在后面。漠安之前夹了苏烟的尸体毅然决然要走,三句两句不还是被他给忽悠了回来。

     可惜她不是漠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狐狸吃鸡,势不可挡。

     “我给你在这里看着苏小姐的遗体。”柳倾城语气忽然温柔了下来,格外动听。

     漓潇分明感觉到了一场算计已经将她层层包裹起来。

     “不过,”果然,他话锋一转:“那只老鼠精,不光吸人精血,也吸妖精的元神。以你这虚修了千年的道行,我估计正合它的胃口。”说完,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在说话,去吧去吧,赶紧去吧。

     她蔫了下来。想想刚才受的气,还有肚中挨的饿,再想着以后一个人受尽委屈的慢慢人生路,嚎啕大哭起来。

     柳倾城一开始以为她在假哭,看了一会儿戏,才发现漓潇果真泪如雨下伤心不已,还哭得撕心裂肺,居然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去你大爷的,早知道你吃这一招,刚才老娘就用梨花带雨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