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驱逐
    两人出了梧桐苑,便由守门的侍卫一路带到了东阁。

     厅堂之上坐满了人,主座之上是自左至右依次是苏远尘,苏远德,苏远镜,左侧是苏夫人,几个姨娘及相爷府的几个公子小姐,右侧是二夫人三夫人及二房三房的几位公子。

     苏烟福了礼,顺势打量了苏家各人,不得不说,到底是名门望族,苏府众人看起来绝对是赏心悦目。不过,此刻他们的神情因警惕而极度紧张,还带着些疲惫。年纪小的,不由自主的往旁边人身上贴了贴。

     二人自然知这是为何。绕是谁,听闻苏烟昨日吸干那守卫经血的场景,都难免会心有余悸。

     看来,苏府这是要来一场家族会议了。

     柳倾城淡淡一笑,自觉请辞道:“既然是苏府的家务事,贫道作为一个外人就不参与了。”

     苏烟白了他一眼。这只老狐狸,本来就没真打算走好不好,明知道苏相爷让他护送来就是怕苏烟魔性大发,还在这里做样子,虚伪!

     苏远尘忙道:“无妨。府里的事,道长也知晓个七七八八,不用回避。还请道长上座。”说着,示意柳倾城坐到他身边的一个空位子上。

     柳倾城也不推辞,神色淡淡上前坐了过去。

     苏烟在左侧寻找着自己的位子,很明显,每看到一处,座上的人当即触电般收回目光垂下了头,生怕她挤到自己身边,再一口咬断自己的脖子吸干自己的精血。

     “你们倒是给我张凳子啊。”苏烟心道。

     “烟儿,坐到娘这里来。”苏夫人实在看不过去。

     苏夫人一旁的大姨娘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还了得!赶紧求救般的看着苏远尘。

     “咳,咳。”苏远尘干咳两声,道:“苏寿,去给小姐拿张椅子来。烟儿还是坐到屋子中央吧。”

     大姨娘松了口气。

     这是要开批斗大会吗?苏烟冷哧一声。她不觉得原主做错了什么,倒是这些凡人,着实可恶,逼死她不说,就连她被鼠精附体,也要将罪责归咎到她这个受害者头上。她早知人情冷漠,却不知会冷漠至此。

     正想着,苏寿在她身边放了把椅子,一溜烟消失得飞快。

     苏烟自作主张坐下,冷冷的在屋子里扫视一圈。

     “烟儿,由于最近府里接二连三发生一些大事,为了苏家声誉,也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商量着送你去慈悲庵住上一阵子。等风头过了再回来。”苏远尘俨然一副慈父模样。

     具体一阵子是多久,先好生把她送出去再说。

     苏烟冷笑一声。她不知道的事,就在她还在梦里追着烧鸡跑的时候,苏家的人都已经一夜不寐聚到一块儿商议怎么处置她了。甚至还有人建议过一把火将她活活烧死。要不是苏夫人和苏风拼命阻拦,她早在梦里被人烤成烧鸡了。

     相爷府大小姐妖孽附体吸人精血致死,在相府,人人自危。平日里嫉妒苏烟嫡小姐身份的人,也开始借题发挥,企图一举致她与死地。

     今日早朝之上,已经又宿敌弹劾他立身不正引来妖邪。而皇帝也终于抓住了苏家的把柄。

     更可气的是,就连风儿和欧阳家既定的亲事,今日一早也被人委婉的退了回来,美名其曰不敢高攀,实则是忌惮苏烟。

     留苏烟在府里,苏家便无宁日。嫁人更不可行,即使那人有胆子要被夜邑王退了亲的女人,也不一定有胆子要一个妖孽附体的人。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法子,就是苏府再无苏烟。

     可到底是亲生的女儿,明目张胆哄出府去,苏远尘还是于心不忍。于是连夜商量出这么一个对策,就是送到慈悲庵。一来还苏府一个清静,而来毕竟是佛门之地,谅那妖孽也不敢乱来,可保她一世安稳。

     苏烟摇摇头。原主幸亏死得早,若是活到这一日,即使不死也该心如死灰选择与青灯古佛相伴了此一生吧。可她不是苏烟,她是漓潇。

     苏夫人看看门口,有些坐卧不宁。那人还不见动静,也不知道柳绿的话送到了没有。如果送到,他真会来吗,苏夫人不知道,她只能赌。

     “父亲,既然如此,就由我护送烟儿去慈悲庵吧。”苏风担忧的看着胞妹,主动请缨。他已经想好,偷偷将苏烟送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暂时安置下来,等风头过了再接回来。烂漫如花的年纪,困在深浅之中的庵堂里,简直比死还折磨人。

     “”大哥,这不妥吧——”苏沁道。万一路上出了什么意外,苏风一辈子就粗粗交代了。要知道,因为有这么一个大哥,那些小姐们对她多好!

     “”没什么不妥。烟儿是我妹妹,既然我不能留下她,送她过去总是应该的!”苏风的语气里满是疏离。

     苏烟心中一暖,感激的看看苏风,微微笑笑。眼前这男子,潇洒闲雅,仪表堂堂,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但多了几分之气,一身烟灰色长衫,儒雅而低调。想来定然是柳绿口中苏府的大公子、苏烟一母同胞的兄长、会京城四大公子之一的苏风了。

     转而看着苏远尘,苏烟满脸讥诮之色,冷笑道:“相爷何须那么麻烦,直接将我赶出这相爷府不就了事了!”原主也许留恋这相府,她可不会,直接赶出去,倒还了她自由,以后也不必再因着小姐的身份束手束脚了。

     “烟儿!”苏夫人开口制止。烟儿这一定是心寒了才说的气话,她一个大姑娘家,手无缚鸡之力,若是真赶出去了,可要怎么活!

     “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大家都散了吧。”苏远尘叹口气,疲惫的说道。

     苏烟还想说些什么,话却堵在喉咙,发不出声来。她狠狠瞪了柳倾城一眼,好你个柳倾城,不就是仗着自己道行高些吗,老欺负她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欺负漠安去!

     柳倾城依旧淡淡的看着众人,对于她的白眼似乎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

     一阵冷气飘来,门外走进来一个清冷孤傲的紫衣男子,将众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苏夫人一直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开。

     这不是昨日前来退亲的夜邑王还能有谁。

     “想不到苏相府上,今日会这么热闹!”华寅宸道。

     苏远尘带头行了礼,尴尬的笑道:“王爷请上座!家事而已,让王爷见笑了!”

     “既然是家务事,本王就不参与了。本王说完话就走。”华寅宸站在苏烟旁边,丝毫没有要上座的意思。那苏烟也算高挑,可两个人站在一起,华寅宸生生要高出大半个头来。

     苏远尘道:“王爷请讲!”

     “本王回去思前想后,贸然退婚,对苏小姐名誉影响甚大,作为补偿,本王想认苏小姐为义妹,封为我夜邑王府的平安郡主,苏小姐意下如何?”华寅宸看着苏烟道。

     苏烟轻轻笑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信,夜邑王这样子,八成是来给她解围了。虽然她不需要,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这——”苏远尘有些为难。好不容易和夜邑王府扯开关系,难道又要拉到一起了?但对着这个煞神,他能说不吗?如此一来,苏烟岂不是不得不留在府上了?

     “苏小姐,你意下如何?”不等苏远尘把话说完,华寅宸低头问着苏烟。

     苏烟只是笑笑。不是不说话,她是不能开口。这个夜邑王,如果能一直对她这么好,她还真的可以考虑把他拐回狐狸洞。

     正当此时,门口的守卫来报,会京城第一公子陌如玉来访了。

     什么第一公子,臭屁公子罢了!苏烟暗自窃笑。

     “他来做什么?”苏远尘有些纳闷。“快快有请!”虽然不知道他来所谓何事,但有人打断,夜邑王认亲一事,暂时可以搁置一旁了吧?

     华寅宸眼中闪过一丝狠意。这个陌如玉,还真是阴魂不散。

     一众女眷心里却乐开了花!陌如玉来苏府了!大街之上颠着脚尖挤破脑袋都很难一睹庐山真面目的陌如玉,要来陌府了!尤其是几个即将出阁的小姐,一个个眼巴巴看着门外,脖子都快扭断了。

     不多时,陌如玉翩翩而至。一身白色的云锦长袍,袖口用金丝绣着云纹,玉簪挽发腰缀玉玉佩,执着水墨扇,佩着龙吟宝剑,足登深灰色蟠缡纹镶宝履,满面风流之态,桃花眼含情脉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果然比传说中还要引人瞩目。

     会京城贵妇名媛的梦中情人,绝对不是盖的。陌如玉一现身,整个东阁流光溢彩,女眷们的眼睛都快流出水来。

     屋子里不是没有美男。

     柳倾城够美,可惜是个道士。那等仙人之姿,多看一眼,仿佛就会被亵渎。

     夜邑王够美,可一现身便能冻死人,煞名在外,女人们见了他眼睛都不敢抬,哪敢动其他心思。

     苏风也不赖,拜托,那是苏家的大哥,而且早看腻了……

     “草民见过相爷,见过夫人!”陌如玉翩翩行礼。

     “不知陌公子来此,有何贵干?”不等苏远尘开口,华寅宸倒是先问了。

     “草民眼拙,竟没有看见王爷,不知王爷来此有何贵干?”陌如玉赶紧见礼。

     华寅宸冷哼一声,什么没看见,他分明就是故意的!现在正事要紧,还不是和他算总账的时候。直接忽略漠安,他看着苏远尘道:“既然小姐不开口,那这件事就由苏相做主了,不知苏相意下如何?”

     “王爷也知道,小女性烈,王爷认义妹这件事,还是问小女的意愿吧。”苏远尘将皮球丢给了一言不发的苏烟。

     陌如玉很快便搞清楚了状况,笑道:“巧了,本公子今日来此,也是为了苏小姐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