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提亲
    说着,潇洒的拍拍手,阿娇阿俏阿灵阿媚各着粉、白、黄赤色的广袖流仙裙,手里各捧了一个紫玉宝盘、上面用苏绣的鸳鸯戏水的大红帕子盖着,依次款款走进了屋子。

     陌如玉冲四人点头示意,四人一一掀了帕子,大家这才看到玉盘中的宝贝,一件黑玉笔洗,一个拳头大小的血色珍珠,一个眼泪状的宝石,还有一个卷轴。一时间,屋子内宝光四溢,灵气满堂,虽然看不出卷轴内嵌的是什么作品,但依前三个看来,应该也是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

     看清这四件东西,苏烟的眉头却慢慢凝结起来。这四件宝物,明明就是漠安无数珍藏中的九牛一毛,且每一件都独一无二,,怎么会在陌如玉手里?莫非?

     她困惑的看着陌如玉,陌如玉桃花眼眨巴眨巴,还给他送了一个媚眼过来。

     果然。这一两日心中的忧虑片刻烟消云散如此说来,漠安的同命之体已经找到。她似嗔似笑的瞪了陌如玉一眼。早该在昨日荣华街上就该想到了,除了漠安,还有谁会有事没事和她玩过家家。一千年了,大哥,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这么幼稚?

     苏相爷悄悄地将这二人的眉来眼去收在眼底心内暗暗诧异。难道烟儿死活不肯嫁华寅宸,是为了陌如玉?

     众人见到这四件绝世珍品,眼睛都亮了起来。

     娇俏灵媚四人分别将手中宝物名号报上。阿娇盘中是大昌国开国皇帝太祖皇帝亲制的黑玉笔洗,阿俏盘中是南海鲛人血泪珠,阿灵是女娲之泪。阿媚笑吟吟将盘子递给身后的苏寿,打开卷轴,前朝画仙曹逸之唯一的一副美人临风图跃然纸上。

     众人闻言更是目瞪口呆。早就听说陌如玉富可敌国,却不知他一出手便能拿出四件绝世珍品来。如此看来,别说是大昌国首富,即使是星域大陆首富,陌如玉也是当的起的。

     “原来陌公子这是来炫富来了!”华寅宸冷冷道。

     陌如玉不置可否的笑笑。

     众人亦都开始揣测起陌如玉的用意来。炫富不炫富不知道,但拿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到苏相府,总不可能没有企图吧?

     “陌公子,你这是?”从惊愕中缓过神来,苏远尘神色不动的问道。

     “回相爷,小民昨日让一个得道高人替我算了一命,陌如玉命犯煞星,需与一至阴女子结合,日日相处,方可化解,而放眼整个大昌国,只有苏大小姐才是至阴女子,所以小民斗胆上门提亲,还望相爷成全!”陌如玉正色道。

     苏沁苏锦恶狠狠瞪着苏烟,眼神恨不得在苏烟身上剜上无数个窟窿。苏烟那个狐媚子,不知道走了哪门子运。

     苏烟感受到来自女眷中的恶意,无奈的耸耸肩,自己亦猜不透陌如玉此举的真实目的。

     苏远尘眼睛里有了笑意,将苏烟嫁出去,比送到慈悲庵要体面多了,那陌如玉虽然只是一介商流,并无功勋在身,但大昌国首富之名,听起来也是相当诱人的,更何况,眼前这男子,是大昌国名媛闺女们挤破脑袋都想嫁的第一风流公子陌如玉!

     苏夫人仔细打量着苏烟,见她并无抗拒或不满之意,唇角也慢慢上扬了去。以苏烟被夜邑王退亲的身份,大昌国的官宦人家,是万万不敢娶了,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能嫁给陌如玉,绝对是上上之选。

     “想来公子不知,昨夜府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长姐被妖邪附体,吸干了府上侍卫的精血。公子若是娶了长姐,会不会?”苏沁欲言又止,满眼关切与神情。

     苏风厌恶的瞥了苏沁一眼。

     陌如玉笑道:“原来还有这事。无妨,我认识一位高人,略懂一些降妖伏魔之术,相爷若是没有意见,我今日就带苏小姐过去,将高人请来为小姐看看,相爷意下如何?”

     苏远尘喜上眉梢,道:“既然如此,烟儿就交给公子了。”

     陌如玉道:“相爷放心,小婿一定会照顾好小姐!”

     苏烟无奈一笑,暗自惊叹于漠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看来,在人道上混久了,连妖精也会变得如此虚伪。

     苏夫人见苏烟笑了,更是放心了。也是,陌如玉那般人物,人世间哪一个女子会不动心的。若是他真能对烟儿真心相待,那当真是烟儿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一直抱臂看戏的华寅宸冷笑一声。

     苏远尘头皮发麻,这才发现自己一时太过高兴忽略了这位大神。

     “怪不得苏相不愿意将小姐嫁与我,原来是攀上了大昌国首富,对于我们华氏一族,早就放不到眼里了。”华寅宸铁着脸道。

     陌如玉扭头道:“王爷这话就不对了,分明是王爷退的婚,怎么又归咎到苏相爷头上了?”

     苏远尘拭拭汗涔涔的额头,忙回道:“王爷误会了。以烟儿现在的处境,的确是配不上王爷!”

     华寅宸冷冷道:“配不上配得上,还得看本王的心意。本王反悔了”,说着解下腰间的皇族玉佩,塞到苏烟手里,道:“本王以这玉佩做聘,还请相爷将小姐许配与我,相爷意下如何?”

     苏远尘一愣。如果说陌如玉的聘礼是价值连城的财物,那么华寅宸的聘礼,却是至高无上的皇权。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婚嫁之事,岂是王爷说反悔就反悔的!”陌如玉道。

     “此一时彼一时,其中缘由,相爷心知肚明。苏相若是为难,本王愿与陌公子公平竞争,一年之后,不管苏小姐选择谁,本王都无话可说!”华寅宸并不退缩。“况且,难道苏相就真的放心,将小姐许配给一个时时刻刻拈花惹草,今天送这个一盒胭脂水粉,明日给那个送一把伞,后天再到那个府上提亲的花花公子?”

     陌如玉的风流韵事,在京城也是人尽皆知。

     一直不表态的苏烟此时连连点头。也不知道漠安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眼前这个面冷心热又对苏烟一往情深的男人,她还是有几分好感的,可不想让漠安三两下就把她给吓跑了。

     苏远尘只得同意。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

     陌如玉道:“举城皆知,王爷后日便要西征乌云了,不知道这一年里,可还能回得来?”

     华寅宸道:“本王发现,陌公子似乎特别喜欢替别人操心,不知道是不是向来就这么婆婆妈妈?”

     陌如玉回道:“小民一人要操心整个陌家的产业,自然要比别人多操些心。而且小民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言出必行绝不出尔反尔。”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反唇相讥,针锋相对。

     苏烟一个头两个大。看陌如玉斤斤计较的样子,就知道他把那一屁之仇迁怒到华寅宸头上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华寅宸,也绝对是个小心眼的,这两个人以后遇上,怕是再也安静不下来了。

     “慢着!”一直坐看狗咬狗的柳倾城淡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