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第 34 章
    既然帮不上忙,那就做自己的事情。

     要是真的让隐患爆发,这一镇子的人,怕是都讨不了好。

     柴溪在屋中呆了一日。

     她尝试开光之前买来的五帝钱。

     这种东西哪怕废了,以后还淘得到,也就当练手了。就算此时并不满足要求,问题也不大。

     到了下午的时候,又有人来住宿,但好像因为隔壁失踪的事儿,最后生意黄了。

     柴溪能够知道,还是因为老板娘为此在楼下骂了足足一个小时。

     话说的很难听,花样百出,便是以柴溪的好脾气,都有些受不了了。若非镇上没有别的旅店,其实她也想换个地儿图省心的。不过要换地方住,那就只能找那种私人出租家里一间房,两间房那种来,相比之下更不安全。

     至少这还算个正规的住宿地儿。

     要不是因为有民警过来,说是要把那两位女子留在屋子里的包带走调查,老板娘不知道多久才会把口水说干。

     柴溪听得她大嗓门问了一句:“小同志啊,那两个女的没事儿吧?在我这儿少了人,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还在找,目前有线索了,不过不方便透露。”对方言简意赅的回答。

     老板娘犹不满足,继续问:“哎,她们是去划船的吧,我家老孙亲口听她们说的,要是失踪了,这也不是我们的错不是,这么大的人,我还能时时刻刻看着她们不成?你们去渡口那边问过没有?我看说不定就是他们见财起意……”

     “好了好了,快做饭吧,人没事儿就行。”老板上来劝架,这才让老板娘闭上了嘴。

     那小伙儿如释重负,赶紧拎着东西走了。

     老板娘打发她侄女说:“去街上打听打听,看看怎么回事儿?这人要是真出了事儿,传开了以后谁还敢住我这儿啊?喝西北风去算了。”

     听了老板娘的话,她点点头,就跑出去了。

     这会已经到了饭点了。

     也不知算不算天公作美,天阴沉了下来,看起来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很快便有稀里哗啦的雨声了。

     柴溪不过等了大半天,就等到一场雨,也算运气不错了。

     只是,这雨一落,太阳虽然还没下山,天却已然擦黑了,能见度并不高,这样便是去了山坡上,也是看不大清楚了。

     根据记忆,她知道这一片地方,雨下的快也收的快,绝不可能落上一夜,等到天亮。而且一场雨落了,几天之内,通常不会还有雨,错过这一次,也不知道走之前,能不能再遇到了。

     柴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山坡上看一眼。趁着天还没黑透,若是脚程快点,应该能有所发现。如今她身上有法器防身,普通人是伤不了她的。而这里作祟的鬼怪也被柴溪除掉了,她是很安全的。

     柴溪下楼找老板借伞。

     法器可以避煞,当然也可以避雨,但不想惊世骇俗的话,柴溪显然是不能这么用的。

     见她要冒雨出去,劝了两句,说有些游客说什么这种古镇里面逛,就要下点小雨的时候,这样有情调,其实下雨了,人都没有一个,没什么可看的。而且现在天也快暗了,单身女孩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

     最后,他半天说不通柴溪,见她仍然坚持,只好递给了她一把大黑伞,顺便叮嘱她:“早些回来,要是有事就大嗓子喊。就在镇子里转转,别往外头跑。”

     柴溪打着伞出去了。

     这把黑伞很大,木制的伞柄大概有一米多长,足够罩下三个她。

     此时街上门户一半已经关了,剩下的看样子也在收拾,一条街上空荡荡的,见不得几个人。

     柴溪熟门熟路,快步往后山坡走去。

     途径那个广场,此时下棋的人已经不在了,除了一两个躲在树下,可能等雨小点再走的人外,只那个卖平安符的铺子,正在关门。

     这棵千年古树枝繁叶茂,犹如华盖,密密的雨水竟然也泼不进来,地上只有隐约的水痕。

     无论是古树还是石头,在雨中一如既往,并没有显出异常来。

     柴溪也不惊讶。

     这本来就该是意料之内。

     要是真的有什么异象,镇子里的人又不是瞎子,就算下雨人少,还能千年都看不到吗?

     在镇中还好,出了镇子,开始爬坡的时候,柴溪就遇到难题了。

     被雨打的半湿的泥土,一落脚就往下陷,形成一个小坑。

     这么一来,根本走不快。

     原本只需要十几分钟爬上去的坡,柴溪硬生生走了半小时,身上也沾了不少雨水,显得几分狼狈。不过也有个好消息,此时这片田地的主人已经不见了,柴溪至少不需要再跟他解释,为什么对这块地方这么情有独钟。

     柴溪爬到山顶,往下望去。

     黑暗和雨的存在,让这片地方显出了两份阴森来。

     还好这具身体视力不错,她大体上,能够看清楚轮廓。

     在雨中,那一块本来不显眼的地方,凝聚出了一团凝而不散的雾。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片雾,似乎形成了一条龙的模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并不像这里的风水形制,只有身体没有四肢,而是一应皆有。这是只有在雨中,才会出现的异象。

     当然,得需要一点想象力。

     或许在没有想象力的人眼中,那只是一团奇形怪状的雾而已,下雨起雾,再正常不过了。

     此时有风。

     大概是东北风,徐徐而吹,透着两分冷意。

     可是这片雾形成的龙,它的“视线”,却一直朝向南方,似乎并不受风的影响。

     结合之前看到的信息,柴溪心中已经有谱了。

     这个镇子是南北走向的。

     入镇的地方,也就是镇口是龙尾,走到底,在古树、石头那块则是龙首。

     也就是,镇子龙头,是看向北方的。

     这条烟雾形成的龙,却和镇子的朝向正好相反。

     以首代尾。

     柴溪看到这里,她恍然大悟。

     她明白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了,这一趟没有白来。

     居然还有这等玄妙。

     正是因为这里的地形十分特殊,龙无四肢,所以才可以用得上这样的手法。

     没有四肢,自然也就没有首尾之分。

     从前以古树一方作为头,而今颠倒过来。以尾变头,因地制宜,不过如此。

     这个地形,可以称为双头龙,两边大。

     世上没有两块相同的风水格局,哪怕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时间也会变得不一样,因此,这才是最考验风水师水平的。

     一边气运已尽,换到另一方就行了。

     瞒天过海,虽然转身之后,想要再次腾飞比较困难,但也不至于会因为发生祸患了。

     柴溪理论知识丰厚,但要说见识,她之前还真没见识过这种奇葩的格局。

     严格说,这里根本不算风水宝地,只不过布局的风水师以后天补先天,强行借了不少气运来。

     世上,每一个风水宝地都会经过演化,方有机会成型,不少可能孕育到一半,就因为各种原因夭折,先天完美的风水宝地很少,便是柴溪复生的凤凰口,也是有缺陷的,只是相比较,利大于弊罢了。

     风水师,除了寻找风水宝地之外,更考验水平的是,利用现有条件,创造风水宝地。

     这位布局的大师,在这一点上,无疑做到了极致。

     要想完成这一点,在当初建立镇子的时候,就留下了可以反转的后手。

     柴溪拾人牙慧,这么一来,难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还是可以完成的。

     不过,柴溪很确定,那位大师肯定想不到,随着时间流逝,世事变迁,风水一道渐渐没落,到了现在,整个镇子上,竟然连一个懂风水的人都找不出来了。以至于,哪怕他留下后手,也无人能够看清。

     仔细想想,在入镇的石坊上面,还有残留的,模糊不好辨认的花纹,现在看来,很可能那就是雕刻的青龙,这也是提示。

     而且,原本这座小山坡,应该是类似于“禁地”的一类地方,为了避免后手被破坏,不让人随意出入。但是渐渐地,这些口口相传的东西并没有流传下来,所以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改成了田地。

     时间可以掩埋一切,要不是柴溪来自古代,本身就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换成别人,就算是当代风水师,也只能两眼摸瞎的份儿。

     以至于时间到了,无人启动后手,导致妖邪作怪,直到柴溪来到这里。

     当真是人力固然可畏,但天地之力,更为可怕。

     风水一道,本来就是以人力窥天道,也难怪难有好下场。

     天很快黑了下去。

     柴溪也没有在山上呆太久,解决了疑惑之后,便往下走。

     明天,她就可以着手处理这件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