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6.14
    赵神婆高声吆喝说:“你这家伙,有贵客到了,不出来迎接,还在那里磨磨唧唧的做什么?把你赶投胎的劲儿拿出来成不?”言语之间,俨然不客气到了极致,说按她之前说的,与此地主持有些“交情”,万万不会这么说话。朋友之间开玩笑是一回事儿,但是开玩笑也有个度。

     由此可见,赵神婆必定在其中隐瞒了什么,比如两人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认识的,或者是朋友,倒不如说更像是上下级。而且赵神婆的身份居上,而那个还未谋面的观音庙主持,则居于下位。

     而且柴溪很敏锐的注意到,在她说话的时候,赵娘子的左手,不着痕迹的按在了她的右臂,那些古里古怪的花纹上。神婆的许多手段,柴溪并不清楚,尤其是差了千年的时光,她也不知道这千年的差距,究竟会多出什么,又少些什么

     但是那些花纹,随着赵神婆的碰触,却不着痕迹的产生了轻微的法力波动,这一点是瞒不过柴溪的。如今现代,奇门异术式微,很多手法都用不了了,因为要是别的风水师,在柴溪这个年龄,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学徒。

     赵神婆自忖柴溪没那本事,而且这里也是她的主场,所以也懒得再过多掩饰。

     “阿弥陀佛,事情总有先来后到之分,想来这位女施主,也不会着急那一刻才是。”

     就在赵神婆话音刚落,厢房的门便打开了,一位须发皆白,看起来十分有高僧风范的老和尚走了出来。他目光极为平静,仿佛一潭深水,若是在不通真相的外人看来,甚至还带着一种“禅意”,产生他不愧是得道高僧的错觉感。

     意识到自己即将接近“真相”,柴溪也极为郑重,耗费灵力,在赵神婆不注意的时候开了天眼,也就是看得到阴气鬼魂的阴阳眼。这具身体没有什么修为,强开阴阳眼沾染死气,以后说不得会大病一场,但是这个时候,柴溪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不然的话,在煞气这样浓郁的地方,她就是一个睁眼瞎。风水师可以凭借经验判断一地凶煞,但是在凶煞太重的地方,强烈的煞气会影响五感,这种感觉就好像遇到磁场的指南针一般,又好像是无头的苍蝇,只能依靠直觉和运气了。

     老天爷不赏你这口饭,不想留你在世上,栽在大凶之地的风水师,基本上要不要就有几个。

     柴溪虽然不怕死,但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总是对更惜命,若非必要,能够不死,自然最好。

     因此,在此时开了天眼的柴溪眼中,这个“高僧”,不但配不上高僧这个称呼,他甚至未必是个人。他整个“人”,都由一团阴气与鬼气构成,阴阴的鬼火在他胸口处静静燃烧,都不知道跟柴溪对话的,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柴溪双手合十,行了一个礼,看上去真的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之前说有贵客来,那么厢房之中,很可能还有一个误入大凶之地的人,若是如此,柴溪力所能及的话,便打算将那人一起带出去。大凶之地中一旦死人,必然增强此地威力,不能让它这么成长下去。

     这么一来,为了避免这些魑魅魍魉走投无路,狗急跳墙,做出谋害人质的事情,而且不能让他们看出柴溪的目的,那么她就不能轻易翻脸了。而且在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的情况下,柴溪动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柴溪决定等一等。

     马上就要到正午了,太阳真火最烈的时候,便是十死无生的大凶绝地,这一刻也必须跟烈日低头,老老实实蛰伏起来。不然在炎炎烈日之下,这些煞气便是再凶狠十倍,只要它无法躲藏在阴暗的照不到阳光的地方,要不了多久就要消散了。

     此消彼长,虽然柴溪在阳光下动手并不能获得buff加成,但是敌人得到削弱,她此行成功率也就大增了。

     柴溪微微瞥了一眼天色,心中暗自估算了一下时间。

     这一刻而是问:“大师,我想求一支签。”

     赵神婆吃吃一笑,说:“这小丫头想求一支姻缘签。”

     这位看似慈眉善目的大师不着痕迹的与赵神婆交流了一个眼神,才会意的点了点头,说:“女施主请稍等,我去拿签筒。”

     柴溪见这大师走了,说:“既然来了这里,不去拜见观音娘娘,这样好吗?”

     赵神婆说:“抽了签自然会带你去,若是出手大方,还能在娘娘座下点上一盏长明灯,让她老人家记挂着你呢。”

     柴溪又说:“那行,走了这么久了,我也累的很,我们进去坐坐等大师吧。”

     赵神婆说:“那黑漆漆的屋子,有没什么好呆的,小丫头别害羞了,我是过来人,知道你什么心思。现在你那心上人又不在,还怕个什么劲儿?这种事情,开始是很难为情,不过过了也就过了,没什么可害羞的。”

     柴溪知道引起了她的警觉了,便不再提此事。

     过了一会,果然见着先前的大师,拿着一支签筒走了过来。

     他看着柴溪,颇为严肃的说:“观音大士法力无边,若想求得的签准,必得心诚。首先,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三遍‘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然后在心中告知菩萨自己的生辰八字,所求事情,一一完毕后,就可以摇签了。”

     柴溪点了点头。

     她对神佛的态度素来是敬而远之,此时因故借用神佛之名,因此也十分恭敬的在心中与观音娘娘致歉,并且心中暗暗道:“我所求之签,名问姻缘,实则乃是此行顺利与否,还请观音娘娘谅解一二。”

     这么一来,柴溪才接过签筒,闭着眼睛摇了摇,待一支签落了出来,这才放下。

     赵神婆似乎应该改行当媒婆,她好像对此事出乎意料的积极,柴溪还没有伸手,她便毫不客气的将签打开来看,一边看一边念到:“棋逢敌手着相宜,黑白盘中未决时。皆因一着知胜败,须教自有好推移。”

     大师面色微变,但也很尽责的为柴溪解签。他看上去似乎是一个耿直的人,而且这签语也并不复杂,看了之后,也大概能够理解字面意思。便道:“女施主,你这签,若是问家宅、财富,自身,虽然是中签,但可得一个吉字,但是这个姻缘……”

     说到这里,他话音一拐,开始说出这只签的弊端来。

     这一只签,他们以为柴溪问的姻缘,自然没有做手脚。而且赵神婆很希望打柴溪那个玉葫芦法器的主意,她打算来一段先礼后兵,而是不能忽悠的柴溪自己交出来,那么再动手也不迟。这一只签很符合她的利益,因此赵神婆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

     这是一支中签,典故便来自三国时期斗阵的姜维与邓艾。

     最标准的解签,便是一句话,有希望成功,但必须善用心机,审时度势,不可操之过急。

     不过虽然是中签,但若是姻缘,则会变为下签。夫妻之间,若也要时时算计,争锋相对,又哪里算得上好姻缘呢?

     大师说:“女施主不必着急,虽然此签算不得好,但是也并非没有转机。”

     说罢,他就开始跟柴溪传授如何破解这只签的预言,不外乎就是不要事事都争锋相对,能服软的地方就让几步,感情是需要经营的,只要巧用智慧,这一段姻缘未必不能,不要太过悲观。最后也没有忘记让柴溪去给观音娘娘添点香油钱。

     看起来,真的好像一个普通的住持,浑然找不出半点破绽。

     柴溪来自千年之前,不过她的时间也在三国之后,对这个典故,倒是耳熟能详的,因此虽然她那时候,还没有这一支签出现,但是触类旁通,也能猜到大致的意思。对方这一只签解得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前提是,如果柴溪真的问的是姻缘。但他们并不知道,柴溪问的偏偏就是自身。

     此签若是为自身解,便是另一番说法了,上吉。

     这只签告诉柴溪,只要注意细节,多用心机,此行可成,对方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强大,只是一个纸老虎罢了,不然若是真的大凶之地,到现在在煞气最浓郁的地方还不敢动手,那也未免太过怂包了。

     问不同的事情,签解出的答案也有着天壤之别。

     就在这时,原本大师出来的那个厢房,突然有了动静。

     赵神婆瞪了大师一眼。

     大师也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他明明已经摄住了此人魂魄,为什么现在他这么快就能魂魄归位,甚至发出动静?

     柴溪听到了一个清朗的男声,他笑了一声,说:“不知你们听没有听过一句话,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奈何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