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6.20
    旅店的店主老孙之前看到雷姓汉子在这里跟他谈论住宿的客人情况,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算不上邻居,也是一个镇子上讨生活的,以前也在一起这么聊过。由于现在不是什么旅游旺季,他目前就接了柴溪这么一个客人,自然免不了就说到柴溪的事情。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抱着这么大一个纸人来住店,是有点诡异的。

     这么一来,也算是一种谈资吧。

     但是无论柴溪做什么,她付了钱,住在这里,当然就是店里的客人。看到雷姓汉子跑到柴溪屋中,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做什么,老孙自然忍不了了。他问出这句话之后,看到雷姓汉子有点尴尬的脸色,当即变色说:“好呀,小雷,你做贼把主意打到我店子里来了?”

     雷姓汉子还想解释一二,但是这种涉及到鬼神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解释的,要是说的不好,漏了什么风声,被大嘴巴一传,赵神婆饶不了他。而且老孙也是本地人,都是地头蛇,他想怎么着人家好像也不太现实。

     因此雷姓汉子一时间卡壳了,他擦了一把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说:“孙哥,孙哥,你听我解释。”雷姓汉子素来不是和善性子,平日里喊人,都是一口一个老孙,这时候放下身段喊一声哥,当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老孙听得舒坦,到底顾及了一下之前的情面,没有撕破脸。不过他没有撕破脸,却有人帮他做了这事儿。底下的老板娘听到动静,又见自家男人半天不下来,反正现在也没啥生意,干脆也上来了。

     “发生啥子事儿了?”老板娘上来就问。

     老孙是个耙耳朵、气管炎,媳妇儿一发火,他是万万不敢撩虎须的,做主的也不再是他。但在雷姓汉子略带请求的眼神中,他也稍稍有点犹豫了。究竟是死队友呢,还是死贫道?世上没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儿,总得选一个。

     柴溪的意识附在纸人之上,还没有离开。

     一般来说,这种附身持续的时间最多一盏茶,要是超过的话,可能对魂魄造成损伤。毕竟魂魄十分脆弱,还是要依托身体存在的,不然可以长久存在的话,人死去之后,漫山遍野都被幽魂给占据了。

     不过,柴溪不打算轻易让雷姓汉子脱身。除了对方和她本来就站在对立面,之前试图翻找她的东西外,也还有别的原因。

     无论如何,赵神婆死在这里是事实,而他也是除了柴溪和蓝衣道士之外,最后一个和赵神婆有些接触的人,如果不拖着他,他将赵神婆失踪的事情抖出来,闹得人尽皆知,这也是一件麻烦事儿。虽然人不是柴溪杀的,但她到底也担着一些因果。

     之前在村里的时候,因为闹出了人命,上面特地派来的调查团看起来有模有样的,颇具威势,而平日里素来剽悍的村民,看到这些调查人员,顿时跟老鼠见了猫一般,一个比一个老实,因此,虽然没有正面接触过,柴溪对于这些类似捕快的警察,是比较忌惮的。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斗也斗不过。

     只要老孙这事儿将雷姓汉子拖住,他焦头烂额、自身难保之下,想来也没空管赵神婆的事情了。毕竟之前柴溪刚进店子来,赵神婆还没有进来的时候,雷姓汉子称呼赵神婆的口气,可不怎么客气,只是赵神婆来了之后,他才改的口。

     因此,柴溪做的,只是再次开启屋中布置的阵法,给老孙一个暗示。

     雷姓汉子这个人是个贼,不可信,不要被他骗了。

     得到柴溪暗示之后,这一刻老孙只觉看着雷姓汉子怎么着怎么不顺眼,新仇旧恨陡然一起涌了上来。对他的暗示顿时懒得理睬,老老实实地跟自家媳妇儿交代事情经过,其实也没什么好交代的,就这么大点事儿。

     这下子,事情就没个收拾了。

     老板娘与雷姓汉子可没有什么交情,她性子又泼辣,听说这一茬,顿时忍不住了。大骂道:“你这个没良心、杀千刀的,我家老孙这么信你,你这么对他?今天不给你个教训,老孙恐怕要被你杀熟了,走走走,我们去局子里说道说道!”

     说着,就拉着雷姓汉子要去报警。

     两边一阵拉扯,雷姓汉子力气虽然更大,但是他也不敢真跟老板娘动手,只能僵持着。

     柴溪最后看了一眼,从纸人中退了出来,这下子想来他没空再想别的了,先想办法脱身吧。

     她的意识回到了庙中的静室里。

     腰间的玉葫芦尽职尽责的护佑着她,在这期间,没有哪个小鬼敢冒着生命危险上前来。

     柴溪起身出门。

     此时蓝衣道士和主持大师已经走得很远了,甚至连空气中残留的气息都变得十分微弱,似乎随时会消失。

     由此可见,他们是真的走了。

     两只“监视”柴溪的小鬼察觉到了柴溪的移动,飞速的跑远了一定距离,小心翼翼的看着。

     这个院子并不大,也就十几步的距离,最里面便是那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其他一无所有。但是,偏偏这个一无所有的地方,阴气却是最重的。阴气这种东西,就跟溪水一般,总是有一个源头,才可能源源不断的涌来。

     那么,源头在哪里呢?

     柴溪目光在这片地方巡视,接下来落到了那颗槐木之上。

     两个小鬼顿时受到惊吓,跑到古槐那里做出了护卫的姿势。

     柴溪没有靠近那一棵古槐。这棵槐树她之前就注意过了,是有些古怪,也确实跟主持大师有些关系,但并不是这里阴气的来源。槐树可以聚集阴气,收纳阴气,但是不可能无中生有,产生阴气,还是这么大量的阴气。

     再巡视一圈,柴溪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地面上。这座观音庙的地面并没有修缮,只是普通的土地。可是仔细看去,会发现在土中,隐隐透出了一抹不正常的暗红色。那并不是血,倒像是颜料。说起来,跟之前在周记豆花铺吃豆花时候坐着的那一根板凳的颜色有些相似。

     那根凳子本来是鲜红的,看上去挺喜庆,可是这样的颜料染到土里,过去些时候,便成了这样的颜色。可能已经过去不少时候了,这里并没有残留一点颜料的味道,柴溪又被其他的吸引了注意力,因此并未发现。

     看到柴溪一直停留在此处没有离开,两个小鬼显得很紧张,他们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不知道是提醒还是警告,他们不像是主持大师,并非厉鬼,没有语言能力,无法运用人类的语言,也无法用意识交流。不过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他们还是可以听得懂说话的。

     柴溪走到小鬼面前。

     他们退无可退,只能整个都倚到了槐树上。

     柴溪问:“这里有铲子吗?”

     两个小鬼见柴溪似乎没有攻击意图,迷茫的看着她。

     柴溪又重复了一遍,并且补充道:“没有铲子,类似的挖土工具也可以。”她想了想,举了两个例子,譬如钉耙,爬犁什么的也算。因为地形缘故,这一片土地不适合种植,这里的人农活做得比较少,因此农村很多常见的工具反倒是不多。

     两个小鬼先前得了主持大师的吩咐,让他们监视柴溪,不要让柴溪靠近那棵槐树。当然若是有些什么要求,能满足的,也尽量满足。以他们的智力,当然觉得这个要求,跟主持大师的吩咐没有丝毫冲突。

     一个小鬼歪了歪头,晃晃悠悠的做出了带路的姿势。

     另一个小鬼则呆在槐树旁边,似乎不打算动了。

     柴溪略一思索,便跟着小鬼去了。

     小鬼在前面带路,不知道是不是阴气的关系,之前进来的时候,柴溪与赵神婆走的是一条路,可是这时出去,竟然变成了一条新的陌生的路。柴溪下意识退了一步,发现退回去的时候,还是在那间厢房,这才追了上去。

     转了两个弯儿,小鬼竟然把柴溪带到了膳房。

     小鬼在膳房门口的地方停住了。

     柴溪发现自己高估了这小鬼的智商,她顺着看过去,发现入门里面是一个早已经冷掉不知道多久的灶台,人需要做饭,鬼却是不用的。墙边靠着两根乌黑的烧火棍,小鬼在烧火棍旁边绕圈,似乎在说:“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柴溪找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为了拿去挖土借力,她想看一看,那土下面是不是她想的东西。如果她想的没错,那土虽然没有翻动的痕迹,但是定然埋着不少棺材,而且不止一口。不然要是用手,猴年马月都过去了,也挖不出什么来。但是这烧火棍,拿来是没什么用的。

     不过机缘巧合来到这个膳房,虽然没有找到工具,但也是意外之喜。

     主持大师之前提到,这里曾经失火,在他口中整个观音庙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全部被烧死了。一般来说,第一死亡现场,总是能够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他现在成了鬼,没事儿也不会花费力气伪造现场,那么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

     柴溪确定他撒了谎,但无法确定,他究竟有几成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