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黑虎山
    王庄,庄外树林。

     “黑虎寨有一条小道?”夜墨想了想问道,“能通到哪里?”

     夜风回道:“他说可以通到黑虎寨山后,十分隐秘。”

     夜墨点点头:“我让你问的呢?”

     “黑虎寨里面有五个水井,山上还有一条小溪,日常取水并不统一,食物也各有不同,上下差别很大,不好下手。”夜风回应,“三头领原本的打算是在入夜前回到黑虎山,不过这段时间之中会有带着物资转回的马车。”

     “夜风,你觉得黑虎寨什么时候能确定三头领已经出事,然后派人出来。”

     夜风略一思索道:“宗主,这个不好确定,不过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人,让他回去报信,只要说辞恰当,应该可以让他们不会倾巢而出。”

     夜墨摇头:“不行,这个人不能信任,准备一下,我们摸上山,我们三个人数不多,目标小,不好发现,不过要多加注意陷阱和机关,不要被黑虎寨的人发现,夜风,这点交给你。”

     夜墨转过头对令狐冲道:“长老,王庄距离黑虎寨最近,只需要半个时辰的马程,黑虎寨就算发现出事,也会首选王庄,我已经交代了王庄的人如何说辞,不过为防黑虎寨造成村民损伤,我需要你在这里保护村民,只要盗匪不动手,你也不用动手,如果动起手来,你就把他们引开,之后再跟着他们回黑虎寨,我们前后夹击,灭了他们。如果他们不来,你就在入夜时分跟我们在黑虎山下定好的地点汇合。如果出现他情况,你见机行事。”

     “宗主,此次十分危险,不如让我和夜风前去。”令狐冲提议。

     “不可,你轻功最好,出了事也好逃走,如果我留在这里,逃起来也很难。”

     夜墨一句话就打消了令狐冲的提议。

     三人分开,兵分两路。

     黑虎山下,日中时分。

     郑天靠在树干上,叼着草叶看着远方道路尽头,他脸上有些焦躁。

     身后脚步声接近,郑天转过头看到来人皱眉道:“孙三,你怎么来了?”

     孙三不耐烦的回应:“你以为我想来啊,二头领派我下来看看情况怎么样,这都中午了,还没有马车回来吗?”

     “没有,真不知道三头领在干什么,不会出什么事了吧。”郑天有点担心。

     “去,能出什么事,别乱说。”孙三一脸不满。

     “我怎么乱说了,照以往,这个时间早该有马车回程了,弟兄们都等得不耐烦了。”郑天同样不满。

     孙三叹口气:“这都什么事,三头领以往都没出过什么事,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出事了。”

     “孙三,别说我不给你面子,三头领今天做的实在不地道,我等到现在也不能再拖了。你回去回禀二头领,就说我已经派人出去。”郑天声音冷了下来。

     “再等等,再等等,回头请你吃顿好的。”孙三赶忙安抚郑天。

     郑天一脸不屑,刚想说话,目光尽处,看到两骑飞奔而来。

     郑天面色一整,大吼道:“金蛋,是不是我们的人。”

     “不是,是不认识的人。”

     郑天面色一变:“都出来,准备迎敌。孙三,别在这里碍事,赶紧滚回去,处理完这两个人,我就会派人出去,三头目这次是逃不过去了。”

     孙三冷哼一声,拂袖上山。

     他心中埋怨,三头领今天是怎么回事,到午时还没有任何的回报,难道真出事了?

     身后的马蹄声迅速接近,也越来越清晰,他听到郑天高声叫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马蹄声丝毫没有减缓,一直前冲。

     孙三也有些奇怪,转过身看到两个骑手丝毫不停,转眼间已经来到十余丈外。

     郑天面色严肃,心中嘀咕,来者不善啊,不过不是黑虎寨的敌人的人,身上的标识一个也不认识,这两个人是哪里来的人?

     郑天挥手,藏在树林中的盗匪立刻涌了出来。

     两个骑手忽然勒马,两匹骏马奔前两步,人立而起。

     郑天松了口气,他看着两人的架势颇像要直接冲上黑虎山,所幸两人停了下来。

     两人翻身下马,郑天看过去,两人年纪并不大,脸上还带着稚嫩。

     郑天走上前厉声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夜墨当然知道这里是哪里,但他一脸迷惑摸着头道:“这里是哪里,小风,你怎么把我们带到山边上来了,又走错路了吧。”

     夜风一脸尴尬:“少爷,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如,我们问问路?”

     “问路问路,你到底知不知道路啊。。。”夜墨一脸不满。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郑天大吼一声,哪里来的两个傻子,“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赶紧滚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要不是今天重要,他才不会这么好脾气的让两人滚蛋。

     “这么大声干什么,觉得自己嗓门大啊,我还没说你们呢,你们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堵着路不让走,这条路是你家的啊。”夜墨胡搅蛮缠。

     “小子,找死。”郑天面色一冷,敢挑衅黑虎寨,伸手抽出铁刀,砍向夜墨。

     夜墨面色大惊,一脸不敢置信,郑天脸上狞笑,他最喜欢看到夜墨脸上的这个表情。

     然而下一瞬,夜墨的身形忽然一闪,郑天双眼睁大,不敢置信的低下头,看向胸腹。

     胸腹间,皮革护甲被整个切开,一道长长的血口,飞速洇出大量的鲜血。

     夜风也不再装傻,长刀出鞘,一出就是三道刀影。

     惨叫声中,七八个盗匪的反抗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没半分,就已经倒下了一半。

     剩余的盗匪肝胆俱裂,拼命逃窜,夜墨拦住了夜风,没有追赶,反而大声道:“哈哈,黑虎寨的跳梁小丑们,你们等的马车不会来啦,我已经截下来送回了王庄,这只是小小的惩戒。你们再敢出来抢劫村民,我就把你们黑虎寨连根拔起。”

     夜墨说的相当有气势,尤其在他面前,几个盗匪正在狼奔鼠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