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实力太强怎么办
    回到店里,我把纹身要用的工具全都装进工具箱,最后想想,又翻出爷爷给我的那本书带上。万一有需要临时抱佛脚的时候呢?

     林雪瑶却有些不满,说我的纹身机都老了,针头都钝了,要去她店里拿套新的。

     我知道她是关心肖老师,要在平时让我占套新工具的便宜,我也乐意,可是今天要抢时间,一点失误不能有,当然是老工具用的顺手。摆事实,讲道理才让林雪瑶打消了念头。

     我坐上林雪瑶的车就要赶往肖老师家。

     这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以为是推销广告之类的就顺手挂了。

     结果这个号码立刻就重新打过来,我又挂了,结果刚挂没几秒,又打了过来。我一毛就给他拉黑名单了,这年头推销广告真是无孔不入,烦不胜烦。要在平时,我倒不介意跟推荐的妹纸们来个亲切的交流,听一听她们悦耳的声音。

     今天真是没那份心情。

     陌生号码被我拉进黑名单,也没让我安静超过一分钟,另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我没好气的接通了电话,倒想听听对面是何方神圣,居然如此的执着。这种执着的精神,如果配上适当的方法,成功还会远吗?

     “是何青吗?打通你的电话可真不容易。”

     话茼那头的人,说的内容平平无奇,只不过间接透露了,刚刚那几个电话也是他打的。但话茼传来的让声音却让我头皮发麻。那声音不男不女,有些像用变声器发出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性别,年龄。

     这不是推销的电话!

     推销谁会用变声器?

     “你是谁,想干什么?”我警惕的回问了一句。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我想提醒你一句,不要跟阎王抢人命。”

     那个奇异的声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人是什么意思?我大脑反应并不快,逻辑分析能力也不是很厉害,于是立刻回拔过去,想问个究竟,不料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却让我毛骨悚然。

     “对不起,您拔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询后再拔打……”

     空号?刚刚用这个号码的人还在跟我通话呢!

     不要跟阎王抢人命?我忽然因此想起爷爷以前跟我讲过的一个事情。在春秋战国时间,有个名医叫秦越人,魏文王听说他家兄弟三个都是医生,便问他谁的医术更高明。

     秦越人说,大哥最高明,二哥其次,他医术是最低的。

     魏文王很奇怪,便问他,为什么他在三兄弟里医术最低,却最有名呢?秦越人答道,因为大哥总是在别人刚刚有生病的迹象时,就出手医好了。所以别人并不以为他很能耐,而自己却总是挽救一些濒死的病人,因此名气最大。

     这个故事爷爷告诉我,体现了一句话-----上医治未病。

     这句话出自黄帝内经。不过爷爷说,上医治未病其实还有一个根本的缘由,就是如果一个医生总是把在死亡线上的病人救回来,那无疑是跟阎王抢人命,久而久之,会折了自己的寿命。

     我们家帮人纹身,刺青,替人辟邪,镇鬼,无形中也会影响一些人的命运和气数,这样一来,不可避免的也会得罪那些神神怪怪。跟医生那种和阎王抢人命差不多也是殊途同归了。

     今天这个奇怪的电话打给我,结合爷爷说过话,莫不是这个合成音是想告诉我,不要救肖老师吗?

     我在心里冷笑不已。昨天苏嫣身上的那只女鬼,也是各种威逼色诱,我都没上勾,何况今天只是打了一个电话,我就要打退堂鼓,我多没面子啊。看到林雪瑶借我钱,借老爸找关系的份上,肖老师,我排除万难,也救定了!除非是我学艺不精,实在救不回来!

     这个电话八万就是上了肖老师身的鬼,玩的花样。

     “何青,怎么了?谁的电话?你怎么神神秘秘的,来电不接,接了又不说话。”林雪瑶一边开车,一边狐疑地问道。

     “没什么。”虽然知道打个哈哈,消除不了怀疑,但我还是不想对林雪瑶讲太多。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还是不要跟她讲,免的她害怕。

     下班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这趟回程我们没遇到任何阻拦,很快就驶进了肖老师家的小区。

     下车时,我搬着沉重的工具箱不由抱怨道:“肖老师怎么说也是个副市长,住这种老楼也就算了,怎么连个司机,秘书也不在身边啊。”

     林雪瑶也帮我提了些东西,闻言冷笑道:“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看见肖老师重病不能再工作了,眼下正忙着跑路子,活动关系,想调去一个好一点的部门呢。官场里什么人都人,势利眼更是多如牛毛!”

     听到林雪瑶的解释,我不由感叹,真是人走茶凉啊,哦不,人还没走呢,茶就凉了,这也太现实了,现实的很残酷。

     “难道组织上就不关心下自己同志?”

     林雪瑶叹了口气道:“肖老师就是这脾气,安排了干部病房,他不去,说医院查不出病,就不能在医院占着床位,浪费公共资源。可据我所知某个老干部都在医院高级护理室住了七八年了。”

     我听了这种内幕也是非常震惊,尼玛,把医院当家了啊,当七八年?要知道医院床位那可是常年紧缺的。

     我们聊着,好容易爬到六楼。得益于爷爷对我的身体的磨练,搬着箱子,爬到六楼还不算太吃力。

     “对了,何青,我听孙征说,有一种纹身的方法,可以纹出平时看不出,只有喝了酒才会显出来的纹身,要不我们给肖老师纹那个,这样就不会影响他的仕途了。”林雪瑶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说道。

     “那叫鸽血纹身,别听他扯蛋,没用。鸽子血里含有的铁元素被人体吸收之后,确实颜色淡一点,但要说完全看不出来,那是不可能的。”我解释道:“喝了酒,只要是身体上的疤痕都能显的很清楚,别说纹身了,那只是血管充血的效果而已。何况鸽子血细菌,病毒什么的都很多,用了身体稍差点的就会得各种病。”

     林雪瑶听我这么说,吓了一跳,吐了吐小舌头,似乎还是有点不死心道:“不是说,要用一种眼睛血红的鸽子血效果才好吗?”

     “眼睛红跟血有什么关联?以我的智商都知道这是瞎扯。不过要说纹的让人平时看不出来,我倒是有一套纹法。”

     “真的吗?要是能行,那最好了。如果你做到了,我会好好感谢你。”

     “少来这一套,我已经免疫了。”

     我话刚说完,林雪瑶一歪脑袋,却在我面颊上飞快的印上一吻,调皮道:“这样还免疫吗?”

     “……”

     我只感觉脸上还残留着她柔软而又火热双唇留下的温度和香气,血腾的一下就直冲脑门,脸刷的就红了。

     走进肖老师家,看见他还靠在沙发里,呼吸平稳,面色如常,我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原本我们俩应该只回去一个,留下一个照看肖老师才对,只是我不会开车,她又不一定能带全我要的工具。

     此时看到肖老师还好好的,自然放松了一些,不过我看见肖老师胸口的魔礼海居然已经淡的几乎看不清了。

     纹身要马上动手了!

     我从工具箱里拿出工具,一一摆放。把肖老师家沙发前面的长茶几收拾干净,把肖老师横放在茶几下,权当它是我的工作台了。

     安置好线灯,调好角度和光线,戴上胶手套,拿起纹身机,我就要准备操作。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林青瑶看我不方便接,便帮我接通,打开了免提,那个合成音又响了起来,在肖老师家的客厅的空气中回荡。

     “不听人劝,阎王要收人命,你敢救,就会有很多原本不用死的人,代替他去死,你好自为之。”

     林雪瑶望着,神情有些紧张地问道:“这是谁?他是什么意思?”

     “我猜是上了肖老师身的恶鬼搞的把戏,你放心,我不吃他这一套。”说着我就拿起纹身机开始了工作。

     说到辟邪,自古无出上古神兽其右者。

     何为神兽?狮身鹰翼者名为貔貅者便是。一角者,号为天禄。两角者,号为辟邪,无角者,称为符拔。貔貅更多是招财进宝,因为它只吃不拉。说到辟邪自然是两角的貔貅效果最好了!

     说到镇鬼,没有比谛听更好的神兽,不过纹它上身却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太有灵性,懂得趋吉避凶,真的大难临头,它是不会帮你挡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它会为他挡,那自然是地藏王菩萨,普通人可没那好命。

     所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效果虽然次一等,但是关键时刻能救命的辟邪神兽。

     我决定采用阴纹法。这种方法,对手法要求非常高,精工出细活,按理来讲,不太适合今天这种抢时间的时候用。但因为肖老师是公务员,纹个满背的大图,被不怀好意思的人曝光的话,他的政治生命也就到头了,所以我只能选择用这种方法来纹。

     至于颜色的填充,我选用了五种无毒爬虫的体液,它们的体液都是透明的。

     好在我平时都有注意积累,要不然今天纵使有那手艺也要抓瞎。

     我拿起纹身机,扶着肖老师的后背,开始纹了起来。

     这种阴纹法,不破坏表面的皮肤,只钻一个小孔,用特殊的针头探进去纹出轮廓。对钻点的选择,还有手法的精细度,要求非常高。为了让自己精神集中,更好的发挥,我点了一支宁神香。

     这是檀香的一种,点燃后闻了有宁神静气的效果,是我平时用檀木和自己上山采来的各种草药,混杂在一起搓制而成的。

     林雪瑶则在一边给我打着下手,充当着一个助手的角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超常发挥的原因,还是开了窍了,我只感觉状态非常好。白天在林雪瑶店里和孙征比试时的那种状态又来了。

     我只感觉自己手像要飞起来了一般,又快又准!

     就在我飞速的给肖老师纹辟邪神兽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开始下起了倾盘大雨,狂风卷起,雷电大作。

     林雪瑶本来很害怕,但我不为所动,她受我感染,慢慢也静下心神,继续帮我。

     就在这个时候,肖老师家里的坐机响了起来,那单调的铃铃铃声,在空荡荡的客厅上空回响,夹杂的狂风声,雷电声,说不出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