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花
    “你擅长什么图案?你可以选择一个你擅长的图案,然后你们两个纹一样的,最后谁纹的让大家都觉得好,谁就赢怎么样?”林雪瑶说着,又看向孙征说道:“你不介意让何青他来选图吧?”

     孙征讥笑一声,不屑道:“当然不介意,就凭这小菜鸟,随便他选什么图我都绝对会比他纹的更好。”

     “这就不必了,你选吧,免得等下你输了又不服气。”我无所谓的说着,要说自己擅长的图案,那肯定是爷爷交给我的那些镇鬼纹之类的。

     不过这些图案可不能乱纹,况且我也不可能让孙征这小子让着我。

     孙征依旧是讥笑不断:“呦呵,你小子还挺张狂的嘛,等下输的时候你不会拿这个当借口吧?”

     “放心,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的,你赶紧选图吧。”我无所谓的说着。

     “还跟我装?我看还是你选一个吧,免得说出去说我欺负菜鸟。”孙征高仰着头傲然说道,俨然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看得我摇头不已。

     林雪瑶见我和孙征都不愿意主动选图,赶紧站出来说道:“既然这样,我帮你们选一个行吧?”

     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而孙征倒也没什么意见。

     林雪瑶将她纹身样图拿了过来,皱着眉头不断翻找着,似乎很纠结应该选什么。

     一直翻到了最后,林梦瑶都没指定出个纹身,她有些为难的看着我说道:“店里的纹身图样都是孙征他经常纹的,对你可能会不公平,你……”

     “没事,你算便选一个就行。”我倒是无所谓,就算孙征再熟悉又能怎样。

     林雪瑶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突然她脸色变得兴奋起来,指着桌子上的花瓶说道:“你们就纹这朵花吧,不限制究竟是这样的图案,只要是这朵花就行,这样对你们两人来说都很公平。”

     我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率先点了点头,孙征看了那朵花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声可以。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

     林雪瑶说着,随后示意一个学徒将纹身需要用到的工具都送了上来。

     由于只是比试,所以倒也没什么讲究的,林雪瑶直接让我们就在这里纹,刚好也能让人看个清楚究竟谁纹的更好一些。

     而见已经开始比试了,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起来,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有的人还在说着我跟苏姐的那些风言风语,有的则是不断猜测着我和孙征谁会赢下这场比试。

     不过我能听到的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孙征一定会赢了我。

     对此我倒也没啥想法,抛下这些无聊的念头,我盯着那朵花沉思起来。

     说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纹花,以前纹的都是一些传统的图案,所以对于应该怎样纹我还是有点小小的头疼的。

     孙征还是占了主场的便宜,他的工具齐全,光是纹身机就有两台。虽然我也被分配到了一台,还是新的,但针脚却只有一支。考虑到上完色,再去用超声波清洁颜料的残渍的话,无疑我在速度上将会远远落后。

     如果纹身师水平相差不多的时候,速度也是重要考量范围。毕竟有些大幅的图案需要分好几次来完成,速度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客户还有自己的。

     而且我这块练习皮上有一处硬结,如果不处理,很有可能造色差,影响整体图案的感官。林青瑶可能是公正的,但她手下那些人怎么可没私心呢。

     我还在思考怎么纹的时候,孙征已经从支架器上拿起纹身机,开始在练习皮上割起线来。

     孙征的速度很快,我刚想好怎么下手,他已经纹完了基本的轮廓,一束鲜艳花朵的雏形已经跃然于皮上。

     “人家小孙纹的那么快,那么好,那小子怎么还傻站着?”

     “估计是看到小孙师傅的手艺,怕露怯,不敢动手了吧。”

     周围也是一片的赞叹之声,言论之中,话里话外都是对孙征的褒奖和对我的看低。

     林雪瑶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她的压力也并不小。如果孙征输了,对她店的名誉也是个不小的打击。说起来这次比试,我是稳赚不亏的,本来生意就不好,输了,也不会再差了。要是赢了的话,虽然有各种奇葩规则的存在,生意也不会上升太多,但知名度肯定是打出去了。

     我没有理会这些风言风语,经过爷爷从小的磨炼,我的心智还要是小小的超出同龄人的。按爷爷的话讲,这是我们这脉刺青师的必备素质。

     拿起纹身机,我没有选择割线,而是直接打雾。

     花是个活物,如果线条太过于明显,反而落了下乘,我决意采用国画的那种重意不重形的方法来纹。

     “那小子在干什么?不是吓傻了吧,怎么一上来就打雾呢?一看就是外行人啊!”

     “拿错针脚了吧,还是太菜了,抵不上人家小孙一个小指头啊。”

     “要我说纹身这行可不简单,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干的,我一亲戚做了好几年,画个线还歪歪扭扭的呢。”

     我拿起纹身机,就全心全意的沉浸到了纹身的世界中去。周围人所说的话,不能影响我一分一毫。

     由于事先就设计好了方案,形状,用色都了然于胸。每种颜色我只用了一次,这避免了频繁换针脚的麻烦,只是那一片片的着色,在外行人看来,都是不知所云的污渍一样的存在。

     “这都什么呀,还好只是用的练习皮,要是纹在人身上,人家还能出门?”

     “出门肯定能出门,就是敢不敢在人前脱衣服就说不定了。”

     “就是,这手艺遇上脾气暴的,不给他丫的打死?”

     我依然不为所动,眼里只有面前这块皮上的图案。在纹身的世界里,我就是造物主,这次我要带来一束怒放的鲜花。

     作灯的光线打练习皮上,我只有起身更换颜色才顺手调整光线,利用不同的角度来观察着自己的作品。

     仔细地察看着作品可能有需要弥补的地方。

     作品已接近完成,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缺陷。我自从被爷爷逼着从事这行之后,还从来没有过今天这种状态,像是上了头,像是被纹身之神上了身,总之非常的破飞。

     身边的不屑质疑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我也终于完成了最后一处勾勒,调动着和灯的光线,再一次仔细察看作品。

     无论那个角度都无法更加完美了,我松了口气,直起身,准备摘下手套。

     这时我才发现,已经被人群给包围了。

     他们的脸上有的是欣赏,有的是震惊,有的是惊讶,有的是妒恨。

     我看了一眼孙征的作品。说老实话,纹的很好,层次鲜明,颜色艳丽,但很死板,一看就是个死物。而我纹的这束花,明明看上去并没有像油画或是照片那样真实的感觉,颜色搭配也不出彩,却有一种灵气,仿佛那束花就是自然而然从那块皮上长出来的似的。

     仿佛它就应该出现的那个地方,甚至那处硬结也和图案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惊讶的是林青瑶,她瞪大了眼睛,半天才憋出一句:“天,小孙纹的就够出色的了,你怎么可能……”

     那些质疑我的人,此刻就仿佛是被毒哑了一样,集体失声了。孙征看了看我的作品,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相信,但他没有轻易认输,死鸭子嘴硬似的强硬说辩道:“看来你还有两把刷子,我们也算是各擅胜场了,不过你那是非主流,我这才主流纹法,不过我大度,就算打平好了……”

     “是嘛,我也没看出这小子纹的有多好!”一个看起来跟孙征关系不错的青年也帮腔道。

     “你们别说了!”

     他们话还没说完,就被林青瑶制止了,她不满地看了一眼孙征和那个青年,喝斥道:“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要敢承认,要面对现实!你们这样,让我看不起你们!人家是那可以说是艺术了,打平?怎么打平?还有你,看不出来纹多好?眼光这么差,我店里不需要你这样低俗的员工,去财务那结算工资吧!”

     “林姐,我……”那帮腔的青年看来也是林青瑶的店里的员工,听到林青瑶这个处理方案,顿时傻眼了。

     可是我却不能让她这么做,爷爷从小就教我,做人不能把事做绝了,做人留一线,以后好见面。于是我劝阻道:“林老板,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孙征他们不服气也没什么。我也不需要他道歉,以后别上我那捣乱就可以了。还我跟人家苏老板是清白的,别平白坏了人家的名声。”

     林青瑶唬着脸对他们说:“听见没,还是人家何老板大度。这次算了,回去多看点书,别总是给我丢人现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