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画皮传说
    虽然我没什么直接的证据,来证明,但这确实是我的直接感觉。

     “怎么了?你一直看着我?”林雪瑶走到汽车旁边,打开车门准备坐进去,却发现我还怔怔地看着她,于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我没好气的回到,拉开车门,跨进车里,一屁股坐下后,赌气似的把门用力关上。

     做完这两个动作之后,我就有些后悔,平时我并不是这样粗鲁的人。就算林雪瑶是为了拉生意,可是那只是因为她并不了解,我们这行需要面对的是什么,有怎样的副作用。

     不过我并不是一个擅长道歉的人。

     在小学的时候,我曾有个要好的同桌,我们也是邻居,父母辈关系都不错。因此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这种情况到了初中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在男生中流行不跟女生玩儿。

     如果谁跟女生一起玩,那将会被男生们集体看不起的。

     于是分在不同班的我,在她来看我的时候,当着很多人的面,对她恶语相向。

     只不过过了几天我就后悔了。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不看的起呢?她是我童年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仅有的几个,我爷爷允许我来往的小朋友。

     她那天受伤的表情,迷茫的眼神,我一直都记的很清楚。但我没有去道歉,我也不知道我在胆怯什么,还是放不下可笑的自尊。

     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我跟一个同学正在路边买水果,这时一个女生骑着单车停在我们身边。

     是她!

     虽然她以前单薄,瘦弱的身体已经变的很丰满,也留起了长发,漂亮了很多,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也行可以很自然的打个招呼说,好久不见。

     但不知道是因为可笑的自尊,还是胆怯,我仍然没有开口。

     她的眼神看向我,是那么的陌生。很快,她买了几个苹果,跨上单车,很快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从那天起,我再也没在现实里见过她。

     就在我脑袋里思绪飞舞,再一次被矛盾的情绪左右的时候,一只温暖的手放在了我的手背上。

     林雪瑶,语气很诚恳地说道:“我隐约知道,你们这门手艺禁忌很多,我不是很懂,但帮帮徐姐吧,这是做善事,善恶终有报,不是吗?”

     林雪瑶没有用那三十万来压我,这让我心里不由一暖,一句道歉的话居然就这么说出口了。

     “对不起,我喝的有些多了。我答应的,我一定会做到,不管有多么的困难。”

     林雪瑶听到我说的话,却是愣了一下,她追问道:“怎么?这事比肖老师那件事还要难吗?如果实在为难就算了,据说徐姐那边心理治疗也有一些进展。而且通过大腿内侧两块还算完好的皮肤,可以勉强先把脸给恢复一些……”

     我摆摆手,拒绝道:“答应的事,就不要反悔了,只不过到时候,有一些注意事项需要她,注意和同意,否则我帮她刺青只会害了她。”

     林雪瑶闻言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虽然几次见识到了刺青的神奇,但这次的事情好像不是一个系统的,我还怕你是赌气答应的。原本,只是制造个机会,给他们几个老板开开运的,没想到却要去给一个毁容的人纹身……”

     我没说话,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刺青的种种神奇,其实对于我来讲,我也只是个新手。内心又何尝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双手制造奇迹呢?

     聊斋志异里曾有一个故事叫做画皮。讲的是一个妖怪穿着画的非常漂亮的人皮,引诱了一个叫张生的书生。

     有一天一个道士告诉他,可能有什么不祥的东西缠住了他,但张生却没有相信。不过有一天张生无意中看到她把皮脱下来,铺在床上用颜料着色,吓的魂飞魄散,立刻飞奔去找了那个道士。

     后面自然是道士收服了妖怪。

     但我听爷爷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却跟聊斋志异里记载的有一些出入的地方。

     爷爷说这个故事确有其事,但不过是一个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的女人,在我家祖上先辈帮她刺青后,在别人的眼里恢复成一个相貌出众的美女而已。

     但这个手法,也有局限性,就是在每个月的月圆之夜,刺青的障眼法会消失,她会恢复到原本的样子。

     但具体的操作方法和禁忌爷爷说让我自己看书琢磨。

     刚好我中午的时候躺在床上看过这一段。

     并不是像帮肖老师纹身那么简单。

     肖老师和苏嫣身上纹的都是正统神兽,而这次则是有些邪,不但原料邪门,难以寻找,而且操作不当,或者不懂禁忌,肯定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人总是有些忘性的,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痛,过的太舒服了,不免就会放松精神,酿成大错。我不想给别人纹这种,就是因为人性的这个弱点。

     明明是好事,不想最后变成悲剧。

     在我思绪万千之中,随着车缓缓地停下,林雪瑶把我送到了店门口。

     “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等一下,先别走,这次需要准备一些原材料。”

     “什么原材料,我们不是合伙了吗?这边店里东西你想用什么,尽管拿啊。”林雪瑶不解的问道。

     “不是那种普通的东西,你等我一下,我拿工具,一会我们去趟市医院,还要用到你的关系。”

     林雪瑶虽然不解,但也没说什么,老老实实地坐在车里等我。

     不一会我从店里出来,拿着一只灰不溜秋的青铜壶。这里爷爷店里的一只老壶,原本是用来装颜料的,不过我嫌它太老太旧,还长着一层绿绣,就没用它。买了一套新的工具。

     爷爷之前一直告诫我,店里的老物件千万不要丢,以后我会知道有什么用。

     当时我没放在心里,今天精读了那本书才发现,做我们这行,这只摄魂夺魄壶是必备不可少的法宝。

     虽然它不像神话故事里,叫声人名,就能把人吸进去那么神奇,但它确实可以收集一些散落的魂魄,在刺某些邪门的图案时,有那些原料才会有效果。

     在古代,收集那些东西最好的地方是义庄,乱葬岗。先辈们有很多人为了收集原料,没少在义庄呆,有很多人本身都兼职当了仵作。

     现在流行火葬,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这工作,只能在医院和火葬场进行了。

     林雪瑶在医院有关系,否则我一个普通人想要接近太平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到了医院,我打发林雪瑶去找院领导,能不能让我参观一下太平间,有人陪同也没关系。我先去看望一下父母。

     林雪瑶虽然有些疑惑,但她并没有问出口,点头答应去就雷厉风行的去办事了。

     她这点,也让跟她一起共事的人,感觉很舒服,有一种信任的感觉。

     我走进病房,老妈看见我,却伸长脖子望我身后看,弄的我一头雾水,拉着她说道:“妈,你看什么呢?爷爷在家呢!”

     “我那里是看他啊,他能照顾好自己,不让我操心就好了。我是看上次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姑娘,叫林什么瑶来着。”

     “林雪瑶。”

     “对对,我这记性,人老了。她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老妈拉着我袖子,追问道,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人家就我一个朋友,还老来看你们啊……”

     “你这孩子,怎么不多长点心?那么好的一姑娘,不好好把握?何诚,你看你儿子,这么大了还像个木头似的,以前小时候跟老杨家闺女那么好,原以为青梅竹马的,结果说不在一块玩就不在一起了……”

     老妈说的兴起,嘴巴像机关枪一样扫个不停。老爸赶紧打断道:“好啦,别唠叨个没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况他还小,不要着急。”

     老爸解决了手术院,住院费,也定下了手术的日子,心情好了很多,脸色也比之前好看些了,但听到老妈的唠叨,还是有些头大。

     我跟爸妈聊了会,无非就是不要省钱,多吃点有营养的补补身子,实在忙不过来,可以找护工。老爸老妈也是很感慨,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聊了差不多半小时,林雪瑶那边还没消息,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事有困难,还是她没找到管事的人,跟父母告别,去找她的时候,经过走廊听到那头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

     我顺便看了一眼,却看见,一群人迈着杂乱的脚步,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白衣白帽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推着一张床位,上面隐约躺着一个人。

     而他们的后面则是一群家属,一个疑似病人母亲的女人,一边紧紧的跟着床位小跑着,一边痛哭不止,而她身后跟着的高个男人,面色阴沉,满脸的怒容。看上去像是病人的父亲。

     这两个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也就三十多,四十的样子,我不禁有些好奇,难道躺在床位的是个少年人?他倒底得了什么急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