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变化
    张大伟也给我了一个三十万的红包。

     要放在以前,哦,不,就是在我没看到徐姐给我的钱之前,我都会觉得张大伟很豪爽!但两者一对比,三十万完全提不上我的精神啊。

     “对了,我们是合作伙伴,我得分你多少钱?”我正美滋滋的时候,忽然想起,吃水不忘记挖井人,这生意不是林雪瑶给拉的吗?我们是合伙人,也得给她分一点。

     “你看着办吧,我就动动嘴,没多大贡献,我还没感谢你帮了我的朋友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有心,就捐点给那个女生吧。”

     本来我还觉得林雪瑶这家伙,给我拉生意也是存着利用我的手艺,帮她赚钱的想法,可是听到她这个提议,我不由有的惭愧。

     是啊,我怎么没考虑到,应该分一些钱给那个被杀害女生的父母。没了女儿,可想而知他们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我刺青术能那么完美,也有他们女儿很大的功劳。

     可是捐多少呢?

     我在林雪瑶的车上考虑了一路,最后下了决心。

     “你要全部捐掉?你确定?”林雪瑶听到我这个决定,看我的眼神都不一定了。

     我心里有些肉疼,也有些得意。心疼是因为这么大把钱,还没捂热就要捐出去,得意是为了自己的思想觉悟,为了自己的决定小小的震惊了林雪瑶一把。

     “也不是全捐,张大伟那个是我跟他打赌来着,我可以留着。”

     林雪瑶给我比了一个大拇指,道:“行,那捐款的事就交给我了,不过这么大一笔,我怕别人会乱想。就捐给一百万吧,剩下的用于援助山区的小朋友上学,建一所学校,你看怎么样?”

     不得不说林雪瑶考虑的比我更周到,我当时就同意了她的构思,把钱转到了她的卡里。

     哎哟,我也算是当过千万富翁的人啦。

     在心里小小的给自己定了一个位之后,我感觉以我现在的境界,貌似看这个世界,都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给徐姐纹身花了差不多近两天的时间,精力有些透支,回到店里,我澡都没洗就上床睡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靠着刺青术赚了很多钱,也做了很多慈善,走上了人生的颠峰。成了一个名人,肖老师代表市政府给我发了一个本市十大杰出青年的荣誉。然后迎娶白富美。

     那是一个盛大的婚礼,我老爸老妈,爷爷都笑吟吟的看着我,二叔也从日本赶了回来。

     我牵着新娘的手幸福地走在红地毯上。

     只是我看不清新娘的样子,在心里闪过苏嫣,林雪瑶,还有杨怡的样子,我的新娘会是谁呢?

     在梦中,我扭头向她看了过去。

     吓!

     我从床上差点蹦了起来,我坐起来,心脏嘣嘣的跳个不停。刚才在梦中见到的那张脸,现在仍在我眼前闪现。

     那是那个惨死的女学生的脸!

     被这个梦吓醒之后,我无心睡眠,拿出手机上网开始查关于那起杀人案的消息。

     这个事件是在最近非常火,本市因此很多女生夜晚都不再敢出门。论坛上了是各种小道消息。有人说,那个女生是因为感情纠葛,被男友所杀。

     有人说,是因为当了小三,被原配所杀,有人说,是因为师生恋,凶手是某个老师,否则怎么解决杀完人之后,所以摄像头都没拍到,校门口的保安也没看到陌生人进出呢?凶手一定要熟悉地形才行。

     不过这个说法也是被批的厉害。那所我也读过的高中靠近市区,有很多市民都喜欢在早晨和晚上来学校的操场锻炼身体,虽然是高中,但校方也并没有禁止市民的进出。

     熟悉那所学校的人太多了。

     被传的最广的一则传闻是说,那个凶手是有身份,有地位人家的孩子,看上了那个少女,但那女孩子不同意于是杀了他。因为压力来自高层,所以案子迟迟没有进展。

     甚至有个帖子说凶手已经乘机前往了美国,说什么有十年期的签证,说的好像真有这么回事的样子。

     我倒是分不出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这方面我一点也不专业,看个名侦探柯兰我都猜不出凶手,更别提这种现实中的凶杀案了。

     据说现实中警察办案跟二次元的侦探们办案,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手段来的。前者最主要是排查和收集线索和证据,后者主要是逻辑推理。

     显然我的逻辑推理能力不强,甚至我还没怎么发现我有这方面的天赋。至于收集线索和证据,我更是七窃通了六窃,一窍不通了。

     从被恶梦惊醒之后,我在床上看了很多相关的新闻和帖子,但都毫无头绪。只能暗暗祈祷,警方其实已经有了线索,只不过暂时还没抓到凶手而已。

     一直看到手机快没电,我才又睡意上涌,慢慢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敲门声给弄醒的,我睡眼惺松的跑过去开门,又是林雪瑶。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俩跟连体儿似的,除了睡觉就没几分钟不是在一起的。

     “干嘛呀,就不能让我睡到自然醒吗?”

     “打你电话关机,你都睡了两天了,还睡?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呢。”林雪瑶没好气的说道。

     “两天?”我有些蒙了,我有睡这么久吗?我怎么感觉还有点困呢?

     “先不说这些了,徐姐约你吃饭。另外还有些事情想请教你。”

     听到林雪瑶提吃饭,这时我才感觉到肚子很饿,就是那种几天没吃的感觉。

     我立刻回到屋里,洗了把脸,刷了个牙。换了一身衣服,就急匆匆跟林雪瑶上了车。

     “有没有吃的,先让我堑一下。”

     “只有口香糖,要不要?马上就吃饭了,你这是想替徐姐省钱啊?”林雪瑶开玩笑道。

     “我是真饿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那么久,我还以为只睡了两个小时呢,到现在头还有点晕,对了徐姐找我问什么问题,你知道吗?”

     林雪瑶握着方向盘,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回道:“我也不知道,她电话里没仔细说,听说也是做恶梦。”

     我撇撇嘴道:“我只是个纹身师而已,又不懂解梦。”

     “主要还是为了感谢你,别娇情,别人有事请教你,是看的起你。”

     “那请你们别看的起我行吗?”

     “你这逼装的有些过了!”林雪瑶不屑的说道,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她的表情却没一点不屑的样子。

     看来我已经适应她的风格了。

     今天的路况不错,可能是徐姐牢记了,她晚上十点就必须在家单独呆着,所以把饭局定在了中午。

     今天又不是休息日,所以金陵饭店的人少了不少。这次吃饭,就我和林雪瑶加徐姐三个人,张大伟听林雪瑶说,忙着做生意,实在抽不开身,所以没来。

     我想这家伙是怕我了,还见到我再破财,亦或是给了我一个三十万的红包,有些心疼,想加班加工,从别的地方再赚回来。

     徐姐一上来就对我表示了感谢,干了一杯红酒,以示敬意。我也不敢托大,虽然这个时候摆个架子更有世外高人的样子,但我性格不是这样,也装不起来。于是也陪着徐姐干了。

     “其实这几天应该是我从被烧伤之后,最开心的几天,失而复得才知道拥有的东西是多么的珍惜,小何师傅,真的非常感谢你!”徐姐说着说着,眼里还泛起了泪光,她继续说道:

     “你不知道,我烧伤后,我都不敢见我儿子,怕我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吓到他!是小何师傅你,给了我第二次人生!你不知道,昨天我看到儿子,我是多开心,儿子又是多开心!要是没遇到你,那个人跟我打官司抢抚养权,很可能我会败……”

     我虽然没有为人父母,但做为子女多少也能体会到一点徐姐的心情,尤其前段时间因为老爸的病情,我真的是压力山大,原本还是只想着玩的年龄,因为这些事,好像一夜之间就成熟了很多。

     面对徐姐的感谢,我也客气了一下。

     “不过,我前天就开始做梦,而且梦的内容都一样,小何师傅,我是严格按你的吩咐做的,你是不是帮我看一下是什么问题?”

     前天?那也就是刺青完徐姐第一次睡觉啊。我听到这里不由皱起了眉头。障眼法,说起来也是跟精神有关的,狐狸,黄大仙都是通过身体散发出的气体来迷惑人的神经的。

     爱钱的在那气味中就能看到钱,好色的就那气味中就能看到美人。

     难道是因为这个影响到了她在睡眠中脑细胞的活跃程度吗?

     “徐姐,你能仔细给我讲讲你倒底做的是什么样的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