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诡异的变化
    事关重大,我不敢耽误,所以立刻报上地址。同时怕老爸老妈担心,脸上还是装的很平静,说林雪瑶来接我,我们有点事。

     老妈追着我说,要我对林雪瑶好点,要是欺负也,看她怎么收拾我。

     我暗自笑道,谁欺负谁啊,她不欺负我就算好事了,说句不好听的,我感觉我现在简直就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

     出了医院的门就看见林雪瑶把车停在马路对面等我了。

     上了车,我问她怎么回事。林雪瑶说她也不太清楚,是张大伟告诉她的,说电话里说不清楚,让我们赶紧去她城外的别墅。

     不清楚倒底发生了什么,我也只能从最坏的地方开始推断。

     障眼法阵并不是全天候有效的,在阴气最盛的那个时辰,如果被人撞见便会现出原来的样子,而且不可修复,这也是我让徐姐从晚上十点之后就不要见人的原因。不光不能见人,连自己都不能见。

     也就是说镜子也不能照。

     破阵的问题还不算最大,最大的是刺青法阵里的那个魂魄,会因此被释放出来,有了人的载体,它很可能会被间接上身,久而久之达到夺舍的效果。

     原本夺舍这种事,不是有些道行的鬼怪是无法完全的,但刺青法阵把魂魄封在人的体内,便提供了天大的机缘。

     这种副作用,也是这个法门被视作邪法的原因之一。

     我在路上一直祈祷千万不要是出现的这种问题,一旦被夺舍,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身体还是那个身体,人却不是那个人,然而说出去又有谁相信呢?

     最好的结果是被送到精神病院关起来,人的三魂七魄,各个功能不同。

     有的主官情感,有的主管读取记忆,有的主管理智。而夺舍的魂魄因为并不完整,而且情感和记忆都和原体的大脑相关,脱离本体大部分只剩理智中的一部分,没有情感的理智,所以大部分都会是冷血,嗜杀的存在,这点一不留神就会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影响。

     很多所谓的武疯子,就是这样的存在。

     经过几十分钟的行驶,车子在徐姐家别墅外停下。我们走下车,便看到张大伟在别墅门外急的团团转。

     他看到我们,立刻快步走过来说道:“你们可算来了,快,去看看秀英吧!”

     秀英是徐姐的名字。

     我疑惑地问道:“徐姐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不给我们打电话而是你来通知?”

     张大伟回道:“你看到她就知道了。”

     于是我和林雪瑶又是好奇,又是不安的走进别墅。

     我们在徐姐的卧室见到了她,只见她平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眼球在眼皮下快速的转动。这是人在睡眠中做梦的表情。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徐姐的脸发生了变化。

     障眼法阵并没有被破,这说明徐姐还是遵守了我告诫她的话的。但是她的样子却微妙的发生了变化,虽然她闭着眼睛,暂时看不出这人类最重要的特征有什么变化,但她的鼻子,嘴巴,额头,眉毛都发生了一些改变。

     变的不像徐姐本人了,这种改变,让我觉得有另外的一种熟悉。

     “你们看看,秀英本来说午睡一下,结果怎么也不醒,而且样子也发生了变化!小何师傅,我知道你有通天的手段,你倒是说说,她这是怎么了?”张大伟很急切的样子,和称呼徐姐名字的方式,表现出他和徐姐并不一般的关系。

     关心则乱,这可以理解。

     我看着徐姐的脸没说话,脑袋里有一个想法正在慢慢变的清楚。

     “何青,你看徐姐现在是不是很像那个人啊!”林雪瑶声音带着一些颤抖,看来她也发现了问题所在。

     是啊,徐姐现在的样子越来越往那个被人捅杀的女孩子发展了,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人的相貌属于七魄功能之一,样子的改变说明刺青法阵里的魂魄开始向着主体渗透,有替换的可能。

     这种可能,那本漆黑的书上也有记载,但是它虽然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但我觉得那个并不妥当,无法用在当今这个法制社会里,而且出于个人的情感,我也下不了这个手。

     那个方法自然就是从肉体直接消灭。

     这怎么可能,就算我愿意,林雪瑶和张大伟也不会同意,就算我硬来,搞不好还会被以故意杀人罪被抓起来吃枪子。虽然我有刺青术,但本人还是肉体凡胎,一样会怕疼,一样会死。

     等着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我只好掏出电话打给二叔。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不过那头却没人说话,我喂了两声,终于有人说话了,我能听的出来是日语,但是完全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接着又听到两声枪声,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一脸蒙逼,这是什么情况?

     没办法,一时半会,二叔是指望不上了。

     我只能自己想办法。

     我在想,是不是用摄魂壶,再把那个女孩子的魂魄重新收回来,于是跑去林雪瑶车子里,从包里掏出摄魂壶。

     当我拿着摄魂壶再次走进徐姐的房间时,徐姐不停转动的眼珠停下了。

     纯粹就是瞎碰运气,居然蒙对了?

     这时徐姐的脸已经完全变成了那个女孩子的样子。我拿着摄魂壶走了过去,想把她的魂魄吸回来试试。

     但是百汇穴上的阵眼已经被我封住,刺青术一旦完成,可不像纹身那样,不喜欢还可以用激光洗掉。这是完全不可逆的。

     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打开阵眼,也就无从吸取魂魄了。难怪那本书上只有消灭本体,或者禁锢本体这两个方法。

     然后这两个方法,在当今社会一个都没法用。

     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徐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我们。

     “我这是在那里?”

     张大伟激动的半跪在徐姐的床上喊道:“秀英你醒了?”

     徐姐看着张大伟的脸,却是一脸的害怕,身子往后缩着,声音颤抖地问道:“什么秀英?我不是秀英,我也不认识你!”

     看着徐姐的异样,我心里一动,会不会是那个女孩子已经夺舍,或者说暂时取得了徐姐身体的控制权?

     我赶紧捅了一下林雪瑶问道:“那个女孩子叫什么来着?”

     “叫陈……”她赶紧掏出手机搜索,:“叫陈美真!”

     果然林雪瑶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徐姐看向了她,然后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你们又是谁,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他为什么叫我秀英?”

     林雪瑶是个漂亮女生,上了徐姐身的陈美真显然对她的戒备要少于我和张大伟。

     于是林雪瑶担负起安定她情绪的工作。

     我向林雪瑶做了一下双手下压的动作,示意她先稳定陈美真的情绪。

     林雪瑶是个人精,她一看我这动作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于是她走过去,把半跪在床过的张大伟拉到一边,坐在床边,露出亲切的微笑,对陈美真说道:“你还记得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吗?”

     我则走到张大伟身边低声说道:“你先别跟徐姐说话了,一切有我在。”

     张大伟一脸的焦急,但他又没什么办法,只得叹了口气,走过卧室去了。

     陈美真听了林雪瑶的问话,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她说:“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林雪瑶于是说:“我们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是我们从河里把你救上来的,可能当时你落水了吧,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能想起你住什么地方,或者家人的电话吗?既然你醒了,我们可以帮你联系他们。”

     陈美真却说:“我只记得我是XX学校的学生,但是父母的电话我记不清了。”

     “好的,那等会我们就把你送到XX中学去。”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忽然心里现出一个想法,于是我问道:“陈美真,你父母叫什么名字?”

     果然“陈美真”张了张嘴,想了半天最后说:“我想不起来了。”

     得到这个答案,我一把拉过林雪瑶,对陈美真道:“你先休息一下,我们先去打个电话查一下,XX中学是不是有你这个学生,如果有的话,放心,我们一定会送你到学校的。”

     我拉着林雪瑶走出房间的门。

     林雪瑶赶紧小声地问我道:“何青,你是不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有了点眉目,但还不是特别清楚。”

     据说一个人的性格是可以由血液,器官的改变而改变的。比如一个换了肾的人,很有可能他的性格会慢慢接近,提供肾源的那个人。

     这种情况在换了全身血液的人身体最为显著。

     在那本漆黑的书里,把这种现象叫做共情。

     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徐姐并没有被夺舍,只要障眼法阵没有被破,原本就不可能有被夺舍的可能性的。

     她只是共情了。

     残留的记忆让徐姐重复的做同样的梦。

     而我们都知道在梦里,基本都是第一人称视角的,把那些经历的东西,当成自己的经历来感同身受,这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