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分家
    “轰隆”一声爆炸,他们面前的砖窑突然爆炸了,一下子飞沙走石,整个砖窑轰然倒塌。

     这一次,砖窑的工人死了七八个,伤了十几个,唯独彩云和老九,因为毛驴突然踩到砖块,停止了前进,砖窑塌陷的地方,离他们只有两步远。他们除了一身尘土外,没有受到一丁点伤害。

     但是毛驴子就没那么幸运了,它在踩了地上的砖块后,又往前移动了两步,为老九让开了位置,而自己,却被塌陷下来的砖石给埋在了里面。

     可是谁也没有看到,在毛驴往前走那两步的时候,是多么的艰难,好像每迈出那一步,都是无比的沉重,在回头看了一眼老九和彩云后,眼睛里流下了两行清泪,对着彩云点了一下头,神情坚定地迈出了那两步,好像在说:为我照顾好主人,有你我可以放心的离去!。

     动物的感官,是人的无数倍,它们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能听到人听不见的声音,甚至能够感应到即将发生的危险,比如地震前老鼠过街、鸡飞狗跳;下雨时蚂蚁搬家等,这些都是它们的第六感应,因为所有的动物,都是半步通神。如果不是人为的圈养,在大自然的灾害下,动物的丧生率比人要少很多很多倍!

     老九和彩云,在老爷子和白虎神的提醒下,本来是可以躲过这一劫的,可是因为他俩沉陷于爱欲之中,将一切抛至九霄云外,在灾难即将到来的那那一刻,毛驴念及老九对它的恩情,用自己的命,换了彩云和老九的命。

     一九三九年腊月二十一日,接近年关,只有十几岁的王老九,天还没亮就跟着爷爷进城,马上要过年,他们要进城买点年货,他的几个哥哥,都被征兵进入前线了,家里就留下了一个最小的他。

     就在他们刚进菜市场时,天上传来嗡嗡的声音,很多人都高兴的喊着是飞机。的确是飞机,不过是日本人的飞机,他们在飞机上还向下面的招手问好。可是飞机突然一个俯冲,接着就开始机枪扫射,顿时血肉横飞,后面的飞机直接投下了炸弹,整个城里,顿时一片火海,哭喊连天。

     老九被他爷爷拉到一个墙角躲着,飞机还在轰炸着,突然间老九看见一只大驴在街道慌乱的跑着,后面不远处有一只小驴在追着跑。一个炸弹,那头大驴直接被炸飞了起来,一下子被炸得血肉模糊,尸首分离。那只小驴追上被炸飞的大驴后,并没有跑开,而且一直徘徊在大驴的尸体旁边。

     “嗡嗡”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日本飞机的第二次轰炸又来了,如果这一波轰炸过来,小毛驴绝对会被炸的毛都没有,老九突然一个冲击,冒着炮火将它抱了过来,刚跑到墙角,后面的轰炸声就传了过来…

     王老头子差点吓死,看到老九跑过来,就是一个耳光,老九没哭,只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小毛驴的脖颈,小毛驴那双好像会说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老九,眼角挂着泪水。

     之后老九就将小毛驴带回了他家,将他安顿在自己的屋里,谁都不让碰,最后实在是整个屋子里就像个驴圈,臭的人都没法进去了,王老地主就赶紧在后院给驴建了个厩,老九才把它从自己的屋里给拉出来,他对毛驴就像自己的兄弟一样,除了迎娶彩云和这一次,从来都没有骑过。

     毛驴被拉出来的时候,老九哭成了个泪人,死死地抱着毛驴,死活不肯放手,最后老九就将它葬在了小屋的旁边,每天都会过来看它。

     一头驴,都知道感恩回报,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恩人换回一命,因为老九将他当兄弟,它视老九为主人,可以为老九付出一切,包括生命……(此处省略若干字,本来想说点什么的!)

     老九将彩云接回家后,他们的噩梦,并没有因为毛驴的离去而离去,反而是越闹越凶,最后在王老地主扔出了两麻袋生虫的麦子声中告一段落,但还没有结束。

     在彩云生下第一个孩子坐月子的时候,彩云的娘看着自己的女儿女婿可怜,就抓来了一只鸡,为彩云在月子期间补身子。因为分家时,王老地主只给了他们那一间婚房,所以就将鸡养在了烧炕的炕洞里,每天会有一个鸡蛋,老九就早早起来给彩云煮了荷包蛋吃。

     可是没多久,老太太就发现了鸡,起初老九就发现异常,看到老太太一直在炕眼徘徊,不过也没想什么,可是一连好几天,愣是没发现一个鸡蛋的影子,老九就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彩云喂奶,身子越来越虚了,都瘦了一大圈了。

     这天老九起的特别早,突然他听到鸡在咕咕的叫着,他就爬窗户上向外看了一下,就看到老太太抓着鸡正在掏鸡蛋呢。

     原来如此!老太太每天天不亮,就会跑过来,把鸡抓出来,然后从鸡屁股里把鸡蛋挖走,难怪呢!老九很生气,可是因为是自己的奶奶,就没有怎么责难。

     “奶奶,你在干嘛呢?”,老九爬在窗户上喊了一声。

     老太太听到声音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将手里的鸡蛋藏到了身后,不过那动作太明显了。

     “没什么,我看这只鸡怎么像突然得病了,给它检查检查!”,说完就惦着小脚急急忙忙地跑了。

     不过从这以后,就再也没有丢过鸡蛋,但好景不长,老九发现那只鸡不见了,就到处去找,经过厨房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一股肉香味,快半年没见过肉星子了,他对这个味道特别敏感。

     他就到厨房打开锅盖一看,锅里煮着的正是他们的那一只鸡,因为他看到地上的盆子里,是那只鸡的毛。

     老九真的气坏了,以为是他奶奶,就打算去兴师问罪,刚到门口就碰到了他娘。

     “哎?九儿正好,今天我买了只鸡,刚煮上,一会好了给你媳妇端一碗补补身子。”

     老九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我的娘啊,你什么时候去过市场买过鸡,又什么时候亲自下过厨房!!!

     老九就去把这件事告诉彩云,彩云叹了口气说:“算了,既然她们不让喝,那就不喝了,不过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孩子都没奶了。”

     不过那天也好,王母做好后,就叫老九去端,大概有三分之一的鸡呢,他赶紧给彩云端了去,彩云只是把汤喝了,一口肉都没吃,原因是不爱吃,叫老九吃,其实老九知道,她哪里是不喜欢吃啊,以前最喜欢吃鸡肉了!

     老九就将鸡留下,然后每天倒点水,煮上半天,给彩云端去让喝了,让孩子能保持有奶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