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梦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摔碟子的声音传了出来,王母又在为难彩云了。自从老爷子去世后,王老地主和王母还有老太太,就不停的刁难难彩云,而这个时候,彩云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肚子都已经很大了,可是王母还在逼着他干家务做饭。

     这不,老九刚陪着彩云做完饭,又被王母给推翻了,想起彩云挺着个大肚子擀面时吃力的样子,老九满脸的心疼,不知道背着彩云偷偷的流过多少次泪。

     “彩云,我来吧,你说你个个大肚子擀面太费劲了。我看着憋屈!”,老九说着就想拿过彩云手里的擀面杖。

     “没事,你一个大老爷们,擀什么面啊,传出去多丢人,做饭生孩子,本来就是女人的事,把火看着就行了!”,彩云说着,就将老九摁到一个小木凳上,给了他一个香香的吻。

     好不容易做好了饭,就盛好端到了上房。

     “爹、娘、奶奶吃饭了!”老九高兴的喊道。

     自从王老爷子走了后,王母把做饭的王嫂打发回家了,非要让彩云做饭,说什么王家不养闲人,身为王家媳妇,就要下的厨房进的厅堂,没办法,彩云就只好去做,每天顶着个大肚子在厨房里转悠。

     身为平民的她,大鱼大肉不会做,就只有做个手擀面了,每天都变着花样,就怕他们吃腻。

     “看吧,我就说嘛,彩云绝对是这镇里最好的媳妇。”老九兴奋地的说着,端起一碗就“噗嗤噗嗤”的两口吃完了!

     王母和王老地主也端起了碗,王老地主也吃了一口,点了点头,王母闻着香味,本来也想吃,但看着王老地主不停点头,一下子就醋坛子翻了。

     “这是喂猪的还是人吃的啊,我们王家哪一顿不是大鱼大肉,你天天做个手擀面,让人不腻啊?”,说着就“啪”的一声,将桌上的面给扔到了地上。

     “娘,你干什么这是!天天大鱼大肉才腻,彩云做的面,王府上下哪个都不说好吃啊!”,老九一下子来气了。

     “怎么?有了媳妇就忘了娘啊,教训起你娘来了啊?难道你要为了那狐狸精打你娘啊!来、来、来,你看看她,除了一副狐狸精的面貌,再会什么,连个饭都不会做。”

     “你……”

     “好了老九,坐下!”,彩云把老九拉到了凳子上:“娘,大鱼大肉我是不会做,因为彩云从小家里贫寒,除了做面,别的都不会,您不要生气!”

     “知道自己是个贱骨头了,那还死皮赖脸的勾引九儿,现在如意了吧!嫁进门没几个月,就克死了老爷子,你就是个扫把星!”。王母刚骂完,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老太太又接着骂了起来。

     她是老九的奶奶,也八十多岁了,她一直说,是彩云克死了老爷子。每天看到彩云,不是瞪她一眼,就是故意碰一下,然后跌倒在地,说什么你克死老爷子还不算,想也吧我撞死咋的?再要么就直接拿着拐杖对着彩云的脚捣一下,然后就接着大骂,什么瞎啊、走路不长眼啊什么的……

     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彩云一气之下就跑回了娘家,老九就想着,回去住几天也好,少受点气。可是一连等了七天,还是没有见到彩云回来。

     这时候老九也坐不住了,就想着去把她接回来,毕竟怀孕了,待娘家出点什么事,都不好说。

     女人出嫁后,就不属于娘家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对娘家来说,是客;对婆家来说,是外人;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他的男人了。这个时候,作为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你给不了她足够的爱和安全感,试问,配做个男人吗?

     老九就牵着迎娶彩云时的毛驴,到了彩云娘家接彩云去了。可是跟彩云说破了嘴,彩云就是死活不肯回去,老九也是个倔性子,就直接跪在了彩云娘家的大门口,这一跪就是一天一夜,怎么拉都拉不起来,最后昏倒在家门口。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老九再加一条,还有跪媳妇,反正在家又没人看见,还能让媳妇不生气,最好是手里拿上一束玫瑰花,效果更好。不过话可说回来了,别像王老九一样,跪在大门口,醉倒在家门口可以,晕倒可就不好说了。

     睡梦中,他梦到自己和老爷子睡在村头的一个砖窑里,到了半夜他突然听见有人和他说,“小伙子你往旁边睡一下,我今晚和老爷子再喧一晚上,明天就要走了!”,然后他就迷迷糊糊的往旁边挪了一下,然后就模模糊糊一直听到有人在说话,他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头疼厉害,而且嘴上起了好多的水泡!

     彩云终于要跟他回去了,她告诉老九,她晚上做了个梦,同样在砖窑的地方,她看到了一只白虎,在她经过的时候,钻到了她的身体里!她告诉了他娘,她娘就告诉她,这是白虎神在警告她,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叫她赶紧回去!

     老九听后,也是脸色一变,要说以前,他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但是现在,要说谁最相信,莫属老九了。因为老爷子去世后,跟他谈了一天一夜后,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老九将彩云放在了毛驴上,在路上时就高兴了哼起了歌子,将梦忘的过过的了:“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很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摔了一身泥!”。

     在老九唱完一段后,彩云深情的看了老九一眼,也接着唱了一遍,顿时毛驴上就传来了铃音般的歌声,最后俩人又一起合唱了一遍。

     但是,正沉侵在美妙的旋律中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此时的他们已经快到砖窑底下了,他们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做的梦,现在在他们眼里,只有彼此,陷进爱的海洋,还有美妙的歌声中。

     “咯噔”一下,毛驴子踩上了一块砖头,措不及防的彩云,一下子被从毛驴的背上给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