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迷魂子
    我也跟着躺了下去,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直到被我爹叫醒。

     “好了,大家都起来赶路。”

     我睁开眼睛,看到天已经很黑了,旁边也燃烧着一个火堆,我爸和同村的几个人,都围着火堆坐着。

     “晚上有很多野兽活动,我和羊疯子就走到两头,土墩子、马架子和黑豹子,你们三个人走中间每隔三人一个,注意照顾他们,四你跟我后面,大家行动吧!”我爹安排到。

     大伙开始按照我爹的吩咐站好,然后我爹就让大伙都记住前边一个人的小名,开始慢慢地向着森林深处前进了,刚开始大伙心里都很紧张,连大气都不敢出,慢慢地就发现没撒事,也开始边闲聊边走了,大约行进了三公里的路程,前面传来了阵阵哼哼的声音,大伙吓得都不敢走路了。

     “不好,是野猪,快上树。”只听我爹一声大喊,然后把我一把抱上一个有我一抱粗的大树。

     “快上。”

     我飞快地爬了上去,地下就只剩我爹他们五个了,他们每人拿手里一把老土枪,警惕的看着前方。

     “爹,在前面大树下面。”透过月光,我看到一头黑色的猪,跟家猪很像,不同的是身上会发光,而且嘴比家猪的要尖。

     “老子叫墩子,再不长记性,把你嘴封住。”我爹气愤的说道。

     “嘭嘭嘭…”一连五声枪响,我就看到那头野猪被打的倒在地上,但下一刻,它又翻了起来,朝着我爹五人就冲了过来,我的个娘亲,子弹打不死啊?

     我爹他们因为用的是老土枪,打一下就要装一下钢砂,无法开第二枪,就赶紧朝着自己旁边的大树爬了上去,我爹就朝我的这棵树爬上来了,刚上一半,那头野猪就冲过来,然后一下子跳了起来,虽然没有够着我爹,把我也吓得惊叫了一声,一紧张,爹就喊出来了。

     我爹他也乘着这个空隙时间,爬了上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但那头猪还不放弃,开始猛地撞击树干,我差点被摇了下去,被我爹一把给抓住,野猪撞了一会,就不撞了,但开始啃起树干来了,日啊,这是要啃断这棵树啊。我爹这会也已经把枪又装好了,对着野猪的脑袋又是一枪,我看到野猪的脑袋都冒血了,但它又爬起来了,而且比之前更疯狂的啃起了树干。

     “疯子豹子,你们谁的方向能看到猪眼睛,打它眼睛,这家伙全身都是树胶,打别的地方,根本对它造不成多大伤害,只会让它更加疯狂。”

     原来,野猪生活在森林里,喜欢在松树上蹭痒痒,树上的树胶把整个身子粘的满满的,子弹根本打不透。

     “嘭!”不知道谁开了一枪,那只野猪就开始疯狂乱窜了,不停的撞在一棵棵大树上,过了好一会,终于躺在地上开始抽搐了,慢慢地就没了动静。我爹装好钢砂后就慢慢地下去,走到那头猪旁边,用枪捣了捣见没反应,就喊大伙下来。

     “哈哈,明天有野猪肉吃了,多久没有开荤了,老天就送头猪来了,差不多有150斤啊!”羊疯子边笑边说,从后背包里拿出条麻绳,豹子和墩子砍了两个胳膊粗的树干,就抬着赶路了,此时大概天都快亮了吧。

     天亮后,我们就美美的吃了顿野猪肉,肉很糙,不像家猪那样嫩滑,但没有一点的肥肉,嚼起来很有嚼劲。剩下的肉被煮熟后,分开装几个人背包里,就美美睡了一觉。

     到了晚上,我们又开始赶路了,大伙也都一个劲的赶路,没有人说话。走了很久,我突然感觉背后阴沉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背后,本能的用手向后抓了一下,没撒东西,我就继续往前走着,但老感觉后面有人,想起我爹的话,就没有理会,可是越走感觉越强烈。

     “啪!”我的背上有人拍了我一下,还把手搭在我背上,一直搡我,吓得我突然一哆嗦,一股热流就顺着裤子流了下来。

     “爹!”我直接被吓哭了,一把抱住我爹,我爹猛地转过头,问我怎么了,我才敢出声了。

     “后面有人拍我!”

     我慢慢转过头,就看到君儿在我背后,抓着我的衣服,弱弱的来了一句我想上厕所。我才“(⊙o⊙)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爹当时就气爆了,直接一脚把君儿给踢飞了去。

     “狗娘养的,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了啊,说了有事喊小名,你拍我的个腰子啊拍,快去!”豹子他们也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们有事,叫小名吗?怎么就忘记了?”

     “我害怕不敢说!”君儿委屈的也哭了起来,边哭边到旁边撒尿。

     完了我爹就把我抗肩上赶路,哭着哭着我就慢慢睡着了,睡梦中迷迷糊糊看到我家,我娘一直在门口叫我,我也边跑边答应着,可是就那么一点距离,我始终跑不到,我能看到我家的灯还亮着。

     可是跑着跑着,要么就遇到一条河,要么就是一个悬崖,我甚至都能听到山崖下面的滴水声,好像有个湖泊一样,不得已就只能绕着别的路往回走,走啊走啊,慢慢地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突然听到一声野鸡咕噜咕噜的叫声,我被突然吓醒了过来,此时天已经亮了,但是却发现我旁边没一个人,我急忙想大声叫我爹,但突然想起我爹叫我喊他小名,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墩子,豹子,你们都在哪呢?”喊了好一会,我才看到我爹和豹子还有疯子从不同的方向朝我跑了过来,近了我才发现,他们每个人鼻子嘴里耳朵,全都是红窖泥。

     “不好,是被迷魂子给迷住了!”简单的都清理了一下,就开始找起了其他人,在不同的地方,几乎都被找到了,全无例外,满嘴耳朵都是红窖泥,但是平儿,始终是找不到,最后大伙建议分开找,找了很久,才在一个灌木丛中,把他给找到了,此时的他,已经面部发黑,红窖泥把耳朵,鼻孔,嘴巴塞的满满的,没有一点点缝隙。

     我爹他们赶紧给他把泥巴全部都掏掉,可是,已经没有用了,他早就已经断气了。

     原来,迷魂子会在夜晚时出现,然后模仿你的家人朋友,如果在这个阶段,你别理会,就不会有事,但是同伙中有一个人答应了,那么迷魂子就开始让所有人在一个地方转圈,并且不停的往你的鼻孔嘴巴塞红窖泥,直到你被窒息死为止,只有狗叫或者鸡叫,再就是清醒的知道自己被迷魂子给迷住了,往旁边的树使劲摇,才能吓走迷魂子,幸运的是,那只野鸡救了我,否则我们一行人,都会跟平儿一个结局。

     “高兴了吧?舒服了吧?再三叮嘱你们,有人叫你们大名不要答应,到底是谁他娘的答应了?啊?”,疯子已经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