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定身符
    “快把棺盖合上,不要让血液进入棺材!”

     大家开始往祭坛的棺材跟前移动,八只僵尸好像感觉到什么一样,突然“唰唰唰”的全站了起来,一起跳向离棺材最近的冷猫,八双干枯的手就向着冷猫的脖子直直插了过去。

     冷猫急忙一个低头,从缝隙里钻了出去,几只僵尸就碰在了一起,用鼻子闻了闻对方,又跳开了。

     此时胖子已经碰到棺材盖了,使劲往里推了推,推不动,一只僵尸跳了过了,一双僵硬的手横着一扫,胖子就已经飞到祭台下面的台阶上了。

     我这才看到他们的样子,顶戴花翎下是一个干枯了的脸,嘴巴里长出两颗长长的獠牙,是传说中的吸血僵尸。

     “大家小心点,被打到没事,别被它们咬了,尸毒会让你变成下一个僵尸,如果谁被咬了,我会立马砍下他的脑袋!”,小白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家伙还能传染?

     大棺材摇动的更厉害了,空中飘动的八卦血影好像变得更凝实了,八只僵尸竟然站成一排,将我们堵在祭台的台阶上,不让上祭台,我们分开跑,它们就在祭台上跳,就是不让我们上去。

     “奶奶的,这些家伙死了怎么还这么聪明,豹子疯子人体弹簧!”,小白咕叨一声,就对着豹子他们大喊着。

     豹子疯子就按照原先的样子支好,小白一脚踢上,就向着祭坛的方位飞了过去,一个人肯定不行,之后就是冷猫我爹,道士也飞了过去,不过这一次没有秀,可能是屁股还疼呢吧。

     可是他们刚刚起来,僵尸也跟着飞了起来,被我爹他们打飞了四只,但他们因为在空中无法借力,也被剩余的僵尸给扫飞了,重重地摔在祭台的台阶上叫唤着。

     我们下面的想借这个空子上祭台,可是几个僵尸又冲了上来,不得已我们又退了下去,吓得毛刀一个趔趄,就爬在台阶上,一只僵尸对着他就咬了下来,眼看就要咬到了,胖子急忙把他手里的驴蹄子腿从空隙里塞了进去,恰恰被僵尸咬到,毛刀才滚向旁边,满脸惊恐的向我们跑来,不过跑的太急,又向前跌倒,哧溜溜就从祭台的台阶滑了下去。

     再看咬着驴蹄子的僵尸,嘴里轻微的冒着白烟,不过看着没多大作用。突然一个转身,就向着胖子冲过去。不过他还真是一个灵活的胖子,在僵尸冲到他跟前的时候,一个侧身后仰,僵尸就从他旁边飞了过去,他还不忘拿手里的驴蹄子在后面敲打一下,不过僵尸很快就在空中一个转弯,向着祭台飞了过去。

     “这他娘的同样都是黑驴蹄子,为嘛老子的就没多大作用呢?”,胖子边咕叽边从祭台下来。

     “那是因为你道行太浅,发挥不了他的实力。”疯子笑着说道。

     “我说臭老道,做为一个道士,你好像没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啊,你那符纸不是对僵尸很管用吗?”,冷猫突然对着大胡子大声说道。就看大胡子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那个一紧张就忘记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符纸来,刚好八张。

     “你还能小气不,就给八张啊?”疯子不满的说道。

     “它们不就八只僵尸嘛,再说我就带了八张。”,大胡子委屈的说道。

     “好了,八张足够了,看样子用不了多久,棺材里的正主就要复活了。”,小白拿起一张符纸,在舌头上添了舔,“叭”的一下,贴在了毛刀额头上。

     “嗯,粘性不错,有点渴了,唾沫都黏糊了。”说着就打算拿下毛刀额头上的符纸,看到毛刀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用手推了推。

     “装什么装,你以为你是僵尸……”,话没说完,毛刀就“扑通”一声跌倒在地,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小白也被惊得定在了原地。

     “你这是什么符啊?怎么活人也能定住?”

     “额,忘了说了,这是定身符,对活人死人都有用的。”,大胡子有些心虚的说道。

     “快点吧,别一会他们的正主活了,我们就只有等死了!”,小白说着,起先跑上祭台,一驴蹄子将一个僵尸打飞了!

     我爹,冷猫他们就对付僵尸,我们也在瞅准机会,打算贴符纸,很快台上就剩余一个僵尸了,我爹和小白他们就拉住了僵尸,被胖子一张符纸贴了上去。

     接下来就以同样的方式,两只、五只、七只、八只,全被贴了符纸,大家就赶紧跑到大棺材跟前,准备推棺盖。

     此时阴阳爻里的血液,已经只剩三分之一了。在我爹他们!都用力推棺盖的时候,我发现大胡子还在原地站着,嘴里咕叽咕叽的念叨着什么。

     过了一会,他突然一声大喊:“急急如律令,赦!”,一个黄纸符就飞了起来,在空中燃烧了起来。

     此时棺盖也已经被推进去三分之二了,棺材的抖动明显慢了下来,空中的月影八卦也暗淡了不少,此时大胡子也跑了过去,加入到推棺盖的行列中去。

     但是我看他的动作,好像是在拉,而不是推。难道这个大胡子有问题?可是突然,血爻里就飞出很多身影,向着祭台飞来,明显是现代人的衣服。正在推棺盖的人被这一变故吓得都远离了棺盖。他们齐刷刷的围着棺材站了一圈。

     “这什么情况?这不就是我们村死的人吗?我都把他们埋了,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次是大胡子先说的话。

     可是我明显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像大胡子描述的那样,身体高度腐烂,而且本来就是一个骨头架子,只剩一张皮在脸上,就像被吸干了血一样。

     接下来就不是我们追着打僵尸了,是干尸拽着我们打,之前是八个僵尸,现在是三十几个干尸,两三个追着一个人,抓住就撕咬,可是他们明显没有那八个僵尸厉害,除了我和毛刀被追着满大殿乱跑,其他人都很自如的应对着,还能不时的帮着旁边的人。

     就连胖子的驴蹄子都能打飞一大片,高兴的他哇哇大叫:“我的道行加深了,我道行加深了。”

     不知道大胡子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将一个清僵尸额头的黄符给摘了下来,贴到一个追他的干尸头上,又一个转身,把另一个头上的给摘了,一连摘了四个,终于把追他的干尸给全定住了,拍了拍手,一个搞定的动作,用手捋了捋他的胡渣下吧。

     可是问题也来了,被他摘了黄符的清僵尸都全部又起来了,开始追着我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