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龙头宝地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附在四儿身上!”疯子双手紧握,一副随时出手的样子。

     “哈哈哈!你今天不告诉我四魂人和小屋的秘密,我就杀了你们,一个不留!”,我被疯子的反应差点逗笑,但看他对小屋那么紧张,就决定吓吓他,看能不能套出小屋的秘密来。

     “你别过来,过来我就不客气了!”,疯子看我一脸凶神恶煞的向他走去,还因为我比较虚弱,走路摇摇晃晃的,真像被附体一样。

     我没理他,继续往前走,疯子也不停的往后退。

     “嘭!”,我就感觉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狗曰的疯子,还真对我动手,而且下手不是一般的重,一拳就打的我眼冒金星,我被他一拳直接打倒在地,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

     过了会,我感觉稍微好点,就慢慢的爬起来,疯子就那样双眼瞪得跟狗眼一样,看着我慢慢爬起,他开始往后退,当我爬起来的时候,感觉鼻子在流血,都流嘴里了,我用舌头添了舔,一股咸咸的味道。用手擦了下鼻血,就当我抬头看疯子的时候,他做了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表现。

     可能是因为我舔血的动作和抹的满脸都是的血,显得比较恐怖,他竟然直接抬腿就跑,跑的时候没看脚下,扑通一下摔在地上,他翻起来又跑,都被绊倒很多次。

     到底是什么能让疯子如此恐怖,被我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吓得连滚带爬的逃走,我突然感觉我爹他们更加神秘了,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关于鬼修或者阳魂秘密?但这都是我爹他们在阴间告诉我的,可是他们都活的好好的!

     我本来身体比较虚弱,又被疯子一拳,这会更加的没力气了,我慢慢走到房间的时候,老远疯子手里拿着的,竟然就是当初泼向我的血瓶子。君儿手里也拿这个木棍子,一脸紧张的站在门口。这让我更加的肯定,阴间的事情,绝对不是梦那么简单,因为我从来没有翻过他们的包裹。

     “疯子,别乱来,你那个东西臭呼呼的,我可不想再吃一次!”,我老远的对疯子喊道。

     “你别过来,我们有话好说,你先离开四的身体!”

     “我说十三叔,你仔细看看我是不是四儿?”,我根本不知道疯子他们的排行,只是胡乱的猜测,因为五人里最疯子年轻。

     “什么十三叔?你胡说什么,还说你是四儿,四儿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他叔。”,哈哈,猜对了。

     “好了,不跟你玩了,你下手可真没轻重,看我都被你打流鼻血了,你跟我爹聊天我都听到了,你不是我叔,你干嘛叫他九哥啊!”

     “你真是四儿?不是被鬼附身?”

     “真的是,要真是鬼,还会让你跑了啊?还有闲心来跟你聊天啊?”。

     疯子将信将疑的慢慢向我移动,手里的瓶子也打开了盖子。就在他靠近我只有一米距离时候,我突然玩心大起,然后对着他“啊”了一声,吓得他差点摔倒。

     突然就把瓶子里的东西向我泼来,久违的感觉立马袭击而来,腥臭味让我再次吐了起来,感觉胆汁都吐出来了。草你大爷的疯子,你还真泼啊!不对,他是我叔,骂他等于骂我,忍了。

     “我说疯子,你撒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啊,这大白天怎么会有鬼!”感觉吐的差不多了,我才能说出话来。

     疯子看血泼我身上我没反应,才相信我说的话了,感觉把我抱进一个水缸里,洗掉了脸上的东西,又漱了漱口,才感觉好多了。

     “我说四儿,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疯子边给我擦身子边说道。

     “我看你那么紧张,想逗你玩玩,谁知道你玩真的啊!”

     “那你是怎么知道四魂人和祠堂的事?”

     “你跟我爹没事就往小屋里跑,我在窗口偷听到的!”,我只能拿这个来编慌了。

     “记着,这件事以后不准再提,你必须烂肚子里,否则你小命撒时候丢了,你都不知道!”

     我看疯子这么严肃认真的,也点了点头,表示不会再提,现在我敢肯定,那间屋子就是我家的祠堂,虽然对于那个梦的真实性比较怀疑,撇开阴间的事不说,就拿疯子的血瓶来说,这个梦,我必须重视起来。

     天快黑的时候,我爹他们回来,疯子就把我吓他的事给我爹说了,我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但是没有说什么。

     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我爹他们在讨论着什么,就仔细的听了起来。

     “九哥,四已经知道我们是表兄弟的事了,而且他还知道四魂人和极阳人。”

     “怎么知道的?是你告诉他的?”

     “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他,就是因为他问我这个,我才把他当鬼上身了,你看有些事情,是不是得让四知道了?”

     “不行,在那个人没有出现之前,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以后这件事就不要再提,到此为止!……”

     之后声音越来越小了,我也就渐渐地睡着了,我是被一个声音给吵醒了。于是就悄悄的下床,看看是什么人。

     “九爷,你们终于来了!”说话的是一个高瘦的男子,满脸胡渣,要是晚上出现,真能被当成鬼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

     “最近不太平,已经有三十多个人挂了!我在这里等你们。”

     “你们是不是又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疯子嘴里嚼着一口馒头,又咬了一口大葱,说话是四处乱飞。

     “不是我们招惹…”,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然后就静静地盯着我,尤其是他那双猫一样的眼睛,让我有点发毛。我爹转过头看到是我。

     “四儿,你怎么下来了?”,顿了顿又说到:“没事,他是我儿子,有些事他迟早是要知道的。”

     “不是我们招惹,是村里有个人死了,是我看的风水,是一个龙头宝地。”

     “那不是很好么?又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人命道太薄,压不住?”

     “我们根本就没来的及下葬,就已经出事了,因为挖坟的三个人都疯了!”

     “是动了里面的东西?”大胡子男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