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有问题的解剖学教授
    紧接着周围似乎恢复了平静,我也睡得越来越沉了。

     本以为今夜就这样了,我应该可以睡个好觉。

     谁知耳边又传来了一道若有若无的轻叹声:“月丫头,护你到成年,也算对得起当年你们家了,明天之后的事,我也无能为力,你保重,我走了!”

     声音刚一响,我立马听出了这是绿爷的声音。

     虽说绿爷从没在我面前口吐人言,但我就是能感受到那是绿爷的声音。

     绿爷这是在向我告别,是真的要走了,瞬间我的心一痛,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嘴里忍不住的叫嚷道:绿爷,别走,求你了……

     我这样卑微的请求绿爷留下来,并不单单是想让绿爷帮我化解明晚的危难,更重要的是我是真的和绿爷有感情,舍不得绿爷走。

     “小气,怎么了,做恶梦了吗,咋还哭了?”

     我没有成功的挽留住绿爷,哪怕是绿爷的再一次轻叹都没有,倒是被简丹丹给摇醒了。

     此时的天已经大亮了,我怎么觉得只是刚眯着呢,顿时我陷入了呆愣之中。

     “小气,你没事吧,不哭了,怎么又开始发呆啊,对了,绿爷是谁,你刚刚在梦中一直在求他留下,他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见我没回答她,简丹丹又推了我一下,很八卦的问道。

     “不是,绿爷是一只绿色的小乌龟,它走了……”我悲伤的低声道。

     “原来这样啊,小气,别难过了,等一会儿路过市场我再帮你买一只。”简丹丹一听,立刻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她一定是当绿爷真的是我的宠物。

     我刚刚之所以那么说,也有让简丹丹这么理解意思,否则我还真不好解释,梦里为什么哭着喊着让绿爷别走。

     顺着这坡,我又光明正大的缅怀一会绿爷,才和简丹丹梳洗一翻,出门去阴街找她二姨。

     外面的天气格外好,我的心情确很沉重,我不知道我惹了什么样的存在,今夜到底还有没有命活,唉!

     叹了口气的功夫,一抬头,我竟看到问天大白天的出现在了我们学院的林荫小路上,手上还捧了二本书。

     “鬼啊……”来不细想,我顿时指着问天失声尖叫了起来。

     没办法,只要一想起问天的照片出现在学院的停尸柜上,我就没法不恐惧。

     “鬼你个头啊,你竟敢叫天夏教授鬼,你莫不是疯了不成。”我这声鬼刚喊出声,头就被简丹丹狠狠的敲了一下,怒斥道。

     “呃!天夏教授,你说他就是教我们解剖的天夏教授?”我立刻一脸蒙逼的小声反问道。

     “不是他,还能是谁,你看咱们学院谁能比得过,咱们天夏教授这样的禁欲系的男神,这个我可是有专门调查过哦。”简丹丹满脸崇拜道。

     接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把食指竖在了嘴唇边上,轻轻的“嘘”了一声,又说道:“不过我们现在可是逃得是他的课啊,唉!好可惜啊!不过小气,你放心,我不是那种重色忘友的小人,我说陪你逃课去,就陪你逃课去。”

     简丹丹再次让我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汪汪的拉着她的手,开玩笑道:“简简单单,我突然发现其实你就是我的菜!”

     “呕……”

     简丹丹更是佯装做了一个夸张的呕吐表情,鄙视的一翻白眼:“可惜你不是我的菜,而我的菜已经出现在我面前的路上了,我得找个机会去表现。”

     简丹丹说这话的时候,我能看到她的眼神可是一直瞟向天夏教授,凑巧这时天下教授手中的一本书被风吹开了,一页精美的小纸片被风吹了起来。

     这顿时让简丹丹欣喜若狂,直接甩开我的手,开心的咧嘴笑道“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天夏教授掉的纸,可是我接近天下教授的大好机会,小气,别和我抢,否则我和你急。”

     我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抢他,哪敢啊,就算白送我,我都得躲着点,就凭他和问天长得一毛一样,我都不敢接近他半分。

     谁知命运像是故意捉弄我一样,那小纸片竟鬼使神差的飘到了我的手上,而且上面还带字,竟是用毛笔仓劲有力的写道:“娘子今夜午时我在宿舍楼下等你,落款问天。”

     当场我的手就像被烫了似的,直接打算甩飞这张小纸片,可是这张纸片像是粘到了我的手上,根本甩不开。

     这顿时惹得简丹丹不高兴了,一抬手就要夺走,哪知这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问天不悦的声音:“娘子,我的东西要是敢落在不相干的人手上,别怪我废了她的手。”

     本来想着正好给简丹丹,让她达成夙愿呢,可是被问天这么一说,我还哪敢啊,这个恐怖的存在,肯定会说到做到的。

     再说,这个天夏教授肯定和问天有脱不开的关系。

     敢紧一收手,躲过了简丹丹的抢夺,同时一脸尴尬的笑道:“嘿嘿……简简单单,其,其实,我……”

     我了半天,我也没想说什么措词比较好,我说我也喜欢天夏教授,这话我明显说不出口,我怕他还来不及呢。

     “你,你什么啊,小气,你不会也炒鸡喜欢天夏教授吧,哦,我知道了,你刚才指着他叫鬼,其实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小气,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心机girl啊。”简丹丹故意阴阳怪气的贴着我耳边损我。

     “简简单单,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是因为……”我脸色通红的想辩解,但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要我跟她说这个天夏教授有问题,可能就是那个鬼求婚中的男主角,简丹丹会信吗?

     还好这时天夏教授过来了,优雅的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拿过我手中的纸片,冷冰着一张面瘫脸淡淡的说了句:“谢谢同学。”

     我去,还真会装,之前怎么没看出问天,有禁欲系男神的潜质呢,我在心中吐槽道。

     表面上其实我的手都吓抖了,尤其是他在从我手中拿走纸片时,有意无意的捏了我的手指一下。

     就这么短短一句冰冷的话,却把简丹丹羡慕坏了,等天夏教授走了,她直接掏出一张面巾纸把我被天下教授碰过的手擦了N遍,美其名曰这上面有天夏教授的气息,她要好好保存。

     谁知简丹丹刚把这纸叠好,打算收起来,突然一股旋风刮来,直接把这纸刮倒了有六层楼那么高,然后持继上升,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让简丹丹欲哭无泪,又没办法,只能原地跺脚解恨。

     我则有一种赶脚,这一切都是问天搞的鬼,否则那得多少级的旋风能把捏得紧紧的纸刮飞,还一下子就刮到了六层楼那高。

     见此我更是下决心,要加快脚步去找简丹丹的小姨帮我看看了,这特么的力量也太恐怖了吧,如果没高人的帮助,恐怕今夜我真的过不去了。

     只是我和简丹丹刚要继续走,就看到本来已经走远了的天下教授又折回来了,一脸冰冷的盯着我们两个,很笃定的说道:“简丹丹,白筱七两位同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我的学生吧,看样子,你们这是打算逃课了,难道我的第一堂解剖课就不上,你们是想在这个学期挂科吗?”

     简丹丹听了,不但没有害怕倒是异常兴奋,一脸乖宝宝的模样低头认错后,竟轻轻的捅了捅旁边的我小声说道:“小气,看到没,天夏教授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真的好幸福,要不我们还是下午去吧。”

     我可没有简丹丹那么心思单纯,这个天夏教授能认出没见过面的我们,此时不会被问天附身了吧,瞬间我能感到自己的后脊背嗖嗖的冒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