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苹果钓活人
    我觉得不太可能,要不还是忍忍吧,饿一会儿又死不了人。

     正好肚子里有了尿意,我忙起身捂着肚子,对问天道:“那个,鬼先生啊,等会再点,我肚子痛,要去厕所,你先带我去厕所吧,可以吗?”

     其实我只是小便,但为了让自己显得着急些,才故意装成要蹲大号的模样,捂着肚子,再说了,说小解,问天要是让我在这房间找个盆解决,那就尴尬了。

     不止尴尬,万一他再对我耍流氓怎么办!

     综合考虑了一下后果,我决定还是借着大解的晃子去小解。

     “娘子,你刚刚叫我什么在,我好像没听清,能重叫一遍吗?”谁知问天突然脸色一沉,危险的眯起眼睛,咬牙道。

     虽说是疑问句,但任谁听了都知道如果不按照他之前的要求叫,我肯定没有好果吃。

     真想不到问天说话的时候,也有这么危险的一面,鬼果然是鬼,总是阴晴不定的,看来等以后找机会离开,得另请高人摆脱它。

     不过眼前我的小命还在问天的手里攥着,还是顺着他叫吧,叫声‘天’也死不了人,于是我忙很狗腿的撒娇道:“天,我肚子痛,要去厕所,你陪我去好不好?”

     问天见很上道,立刻又恢复了往昔的表情,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了地上大厅里的卫生间,原来地下室没有卫生间啊。

     这可不错,我还在想着,怎么借着上厕所的功夫,尿遁呢,虽说有问天看着,但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办法想想总是会有的。

     尤其是当我一个人在卫生间的时候,可以静静的、慢慢想,还没有人打扰,可以拖延很长时间。

     谁知我刚脱下裤子就看到了小内内上竟见红了,没想到万年不准的大姨妈,竟然在今天到访,这可真是让我惊喜不已。

     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大姨妈可以克制伤害鬼,那个带血的姨妈巾叫什么骑马布。

     想到这,我有了一个绝佳逃跳的好主意。

     忍住得意的小心情,我翻出兜里的姨妈巾赶紧垫上。

     还好我的兜里随时都准备两块,谁让我的大姨妈总是不准时呢,万一哪天突然造访,我要是没带的话,那可就得出丑了。

     垫好一块后,我在厕所里蹲了一会,等大姨妈侵润得这条姨妈巾湿了一半时,我忙小心的把姨妈巾拿起,放在旁边地上。重新垫了一块,收拾利落自己后,又拿着刚刚放在旁边的姨妈巾藏在身后,志在必得的出了卫生间。

     刚一出来,就看到问天有些焦急的张望,见此,我二话不说,直接把新鲜出炉的姨妈巾,直接整个呼到问天脸上。

     瞬间问天的脸开始冒青烟了,顾不上再继续看了,反正目前看来,知道这姨妈巾果然可以伤害鬼就可以了。

     再说了,我也没指望姨妈巾真的能把鬼伤害到什么严重的程度,只要给我一点机会,让我有功夫跑出这座鬼宅就好。

     之前跑过一回,知道就算我跑掉了,这鬼宅里的鬼仆也不会过问的,在我想来,这里可能尊卑特别严格,我是这里高高在上的女主人,除了男主人,没鬼敢对我不敬。

     这是我猜测,当然我也是在赌,如果赌赢了,我今天就是人生的赢家,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重头再来,暗暗的给自己打气。

     果然我赌赢了,一口气再次跑到大门那,直接叫了声开门,门也很听话的,再次开了。

     心里那个喜啊,太好了,终于逃出去了。

     哪知太高兴了,直接撞到了一个人身上,还是个女人身上,呃,漂亮得不要不要的女人身上的那对36D傲人的上围上。

     我要是个男人,估计得乐疯,可惜我是个取向正常的女人,撞到和我差不多身材和美貌程度的女人,只能暗道:“真晦气,不知道老娘在逃命吗,还挡路。”

     刚一这么想,我顿时心里一突,不会这货是问天安排拦截我的吧。

     谁知正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那漂亮的美女开口问道:“您好,这位小姐,能告诉我下,问天少爷是不是回来了?”

     呃,她不认识我,是来找问天的,看她口中叫到问天这个名字时,眼里露出那种爱慕的神情,我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大美妞不会是问天的旧情人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有她这个旧情人缠住他,我就更有机会逃走了。

     于是我忙佯装很恭敬的冲这大美妞鞠了一躬,点点头道:“没错,少夫人,问天少爷才回来不久,刚刚还叨咕少夫人您怎么还没过来呢,您快去找少爷吧,别让少爷等着急了。”

     果然我又猜对了,大美妞见我直接叫她少夫人,立刻连脸都羞红了,轻轻的啐了一口:“就你嘴甜,不过本小姐爱听,等本小姐见过你家少爷,重重打赏你。”

     大美妞说完一溜烟的跑了进去,找问天了。

     暗暗的祈祷问天和这大美妞能成功的双宿双飞,同时脚上更是加了把力,跑得飞快,一直向来时的方向跑去,既然那里通公交车,我想那应该是这鬼宅到阳间的出口。

     按理鬼宅一般就应该在阴间,我怀疑我现在正处在阴间,想回阳间只有从来时的路返回,否则我可没本事在阴间开辟一条路返回阳间。

     可是为毛公交车站明明看着就在眼前不远,只要跑几步就到了,我跑得嗓子都冒烟了,还是只能看到公交车站,而到不了近前。

     就像望山跑死马一样,难道这就是阴阳路的特性。

     还是说必须要有什么手续才能通关阴阳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被困在了阴间,那我的肉身呢,现在的我是灵魂还是肉身也在。

     瞬间被这问题搅得一个头两个大,心更是惶惶,冷汗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我现在了一方面怕问天追来,一方面又担心自己永远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唉!逃跑的过程中很顺利,还有神助力,那个大美妞帮忙,怎么眼看成功在望,运气就开始衰了呢,难道刚才一下子把好运都用光了不成!

     又跑了一阵子,又渴又累的我,实在跑不动了,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想着,要是能有一个苹果就好了,即解渴又顶饿。

     正想着,突然眼前凭空多出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苹果,散发浓浓的果香,顿时让我狠狠的咽了下唾沫。

     手也不由自主的直接抓住了苹果,就要递嘴边。

     谁知下一秒我就被苹果带着吊到了半空中,抬头一看,苹果的屁股上有根透明的丝线拴着,现在我要是想松手都来不及了,凭我这半点法术不会的人,从这半空中掉下去,不死也得残。

     这特么谁啊,拿苹果当诱饵,吊我这条小虾米玩。

     悲哀得想掉眼泪,可是风一吹,又把我刚孕育出来的眼泪吹干了,想哭都哭不出来。

     被吊在半空中好久都没人来管我,我的胳膊都麻了,眼看就坚持不住要掉下来了,突然听见脚下有人喊道:“小七,松手,我会在下面接住你的。”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好像是天夏教授的声音呢,不会是我被吊得太久了,出现了幻听吧。

     不敢置信的低头一看,呃,不是幻听,竟真的是天夏教授。

     他此时正紧张的张开双臂,好像真的要接住我似的。

     刚要庆幸,终于有人救我了,但又一想到我被天夏教授坑了,把鬼宅的钥匙说成什么禁神囚笼,就又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