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一个人的公交车
    当时我就蒙了,姥爷的身体很好,一直到送我到学院报道时,也没见姥爷的身体有什么不适。

     好半天,我才打着哭腔,不甘心的问道:“村长大叔,姥爷是病了,还是受伤了,怎么能快不行了呢?”

     “小七,一言难尽,你回来看看就知道,唉,造孽啊!”村长大叔说到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就挂了电话。

     造孽,这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姥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否则怎么会用上造孽这词呢。

     思及些,我赶紧起身对简丹丹拜托道:“简简单单,我姥爷快不行了,我得连夜赶紧回村子一趟,见我姥爷最后一面,你帮我向导请几天假。”

     我刚才接的电话,话筒声音很大,简丹丹也听见村长大叔说的话了,知道我说的是实情,忙点点头,起身帮我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就送我下楼。

     还好现在的时间还早,没到封寝的时间,我顺利的出了校门,和简丹丹告别后,马上打车去了火车站,订了一张回老家的站票。

     谁知检票上车的时候,却被挡住了,说我的火车票过期了一天,不信邪的我,拿过来一看,可不怎么的,日期真的是昨天。

     这可真是怪事了,我又不是从黄牛党那买的票,怎么就变成昨天的了呢。

     没办法,我只好和乘务人员说这是同学帮我买的,时间太急我还没来得及看呢,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先上车后买票。

     乘务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可能是看我长得漂亮吧,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不过临上车之前,却要了我的手机号。

     为了能顺利上车,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利索的把手机号给他了。

     不过他不是我的菜,怕他纠缠我,上了车之后,我一直穿过这节车厢,走到最拥挤的一节车厢里才停住脚,找了个比较舒适的位置站着。

     我想就算他在这里找到了我,这里这么些人呢,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对我做点什么。

     在等车开动的时间里,我无意中再拿出手中的火车票看了一下,咦,不对啊,这张票也没过期啊,难道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忙把自己的票让旁边一位大妈帮着看一下,大妈听了我的要求后,又看了看票,立刻像看精神病一样,看了好几眼后,默默的拎起包,远离了我。

     呃!不就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票是否过期了吗,至于这么想我吗!

     不死心的我,这次找了一个小朋友帮着看,还好小孩子心思单纯,告诉我没错,就是今天的票。

     顿时我一阵胆寒,不会是问天不让我回老家吧,他可是说了今夜就没人能阻挡他找我了。

     不过想到包里的禁神囚笼,还有天夏教授给的我那几张黄色的符咒,我心里多少能有点底气了。

     这时可能开车的时间快到了,车上的广播响了:“旅客朋友们,由奉城开往广州的列车……”

     我只能到了这,就感到脑袋嗡的一声,完了,坐错车了,我要坐的是往北方哈尔滨方向的车,怎么坐上了往南到广州的车。

     赶紧小跑着挤到了最近的车门,还好车门刚要关,还没关呢,见此,我马上以箭一般的速度,在乘务员惊诧的目光中冲下了车。

     刚一下车,列车门就关上了,拍了拍胸口,暗道了一声:“好险。”

     然后看了看时间,呃!还有二分钟才开车呢,忙跑到月台上执勤的乘务人员面前询问,我手中车票上的车次在哪上车。

     结果那乘务人员看过之后,很抱歉的说了句,刚刚开走的那辆就是。

     我忙反驳道:“不可能,我刚刚就是听那车上的广播喊的是从奉城到广州的列车,才飞快的在临关门的前一刻跑下来的。”

     “这位小姐真抱歉,刚刚是我们的广播口误,报错了,不过马上就改过来了,但您也跑下车了,您看您是退票,还是改签。”执勤的乘务员一脸抱歉的问道。

     执勤的乘务员刚问完,我的手机就响了,接听后里面响起了,朝我要手机号的那个乘务员的声音:“美女,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下车了。”

     我立刻打着哭腔道:“我以为我坐错车了,结果是广播员报错了。”

     “美女,我当时就猜,你一定是听到广播后,以为坐错车了,当时我在月台上看到你,以为眼花了,结果打电话一问,你还真下车了,唉!”朝我要电话的乘务员小伙子,说到最后都很无耐了。

     接着又随便应付了两句这小伙子,我忙挂了电话对正等着我回话的乘务员说:“改签。”退票是不可能了,当然得改签,紧接我又马上问了句:“对了,改签后几点有车。”

     乘务员用更加歉意的眼神看向我道:“抱歉,小姐,要明天早上六点半呢,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您要是入住我们铁路旅店,可以为您打半折。”

     天哪,看来我今天是真的回不去老家了,不过我可没那闲钱住旅店,看看时间,还有公交车,我还是做公交车回学校宿舍住一晚吧。

     就算再着急也没用,家离得远,我也飞不回去,包车回去,没有千把百块是下不来的,我手里此时一共也没有这些钱。

     垂头丧气的往公交车站走的时候,我拿电话又给姥爷打了一遍,没想到电机里竟是忙音,好像信号被什么干扰似的。

     想着等会再打应该能好了,在我们山区,这是经常的事。

     好在公交车很快就来了,只是现在时间也不算太晚,车上竟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司机无聊的听着音乐。

     这车上的音乐一听就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歌了,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听的。

     投了一块钱硬币,随便找了张座位坐下,我开始打起盹来了。

     车子速度很快,只不过,一路上车上的广播都没报过站,想想,这也很正常,公交车上广播坏了的很多,我也没在意,只是这车子压根没停过一站,有点让我心里犯嘀咕了。

     就算车站上有人摆手,司机也像没看到一样,根本不停,到最后连红灯都闯。

     顿时我再也坐不住了,走到车门赶紧按铃,示意我下站要下车。

     下站很快到了,可我一直按铃,那铃声提示音也一直提示着请开门,司机却像聋了似的,压根没反应,就知道开车。

     这下我毛了,冲到司机身旁礼貌的说道:“师傅,我要下车,麻烦您开下门。”

     谁知司机转过头来,诡异的一笑道:“小姑娘别着急,你还有两站才到呢,到站我才能开门。”

     司机说得没错,这个公交车到我们学院确实还有两站,可是他怎么知道我到哪呢。

     一想到这,我整个汗毛孔都立起来了,失声的尖叫道:“谁告诉你我还有两站,我家就在这附近,我要在这站下车,你快停车开门,否则我打12345市长热线投诉你。”

     没想到这次司机冲着我旁边一指,无辜的说道:“是你男朋友说的不让停,他告诉我,你们还有两站才下。”

     他说身边有我男朋友,我怎么看不到,难道是问天在我旁边吗!

     强制镇定心神,试探的冲空气里喊了句:“问天,是你吗?”

     好半天也没有声音回应,这让心情放松不少,心想不会是公交车司机见我漂亮,想把我拉到偏僻的地方想那啥我吧,怕我现在报警,就故意吓唬我。

     想到此,我果断走到车子的最后,偷偷的拿出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热线。

     再次没想到的是110报警热线竟然占线,我打N多次都占线,这让我的心开始恐慌到了极致。

     对了,实在不行我就从打开的车窗跳下去,虽说有危险,但总比可能丧命的强。

     就在我打定主意,准备跳窗户的时候,公交车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