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参观鬼宅新家
    车上久违的广播响了起来:“大学城十四号街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后门按铃。”

     呃!大学城后面怎么给加上十四号街了,以前只是大学城,没有十四号街啊,算了,不管了,这公交车都有问题,还能指望公交车上的广播没问题么。

     而且我能感觉到这地方,明明就是我们学院门前,可为什么感到有一点点陌生呢。

     咦!我们学院附近怎么时候有这么一条复古的街道,下车后,我突然发现学院附近不知何时多了一条古色古香的街道。

     两排红灯笼,像故宫一样的建筑,街上的人穿着很正常,否则我都以为走到哪个拍戏现场了。

     对了,这条街道对面的那个酒店,不就是当天我和问天结婚时的酒店吗?

     “娘子,怎么发起呆了,不走吗?”就在我思索的时候,问天的声音突然在我旁边响起,我忙抬头一看,可不是怎么的,就是问天,当场差点没吓一个跟头。

     问天虽说和天夏教授长得一毛一样,但这两人的声音很不一样,一个清冷禁欲,一个热情似火。

     所以他一开口说话,我就听出是谁了,惊恐的退后几步,我忙问道:“这位鬼先生,您为什么非要缠着我?”

     “娘子,不许叫为夫鬼先生,记住,叫我夫君或者天,否则我会让你三天下不了床。”说到最后一句,问天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邪魅与轻佻。

     再加上问天帅气的外表,瞬间我羞红了脸,不敢直视他。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算再完美也是鬼,可不是我能欣赏得了的,再说了,万一他这么帅气的外表是贴的人皮,或者画皮画出来的呢。

     想到这,我强制镇定心神,撇过来头,无语的说道:“叫你什么都行,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看上我哪处优点了,我改还不成吗?”

     “娘子,这可不好说啊,你的全身上下的优点,我都看上了怎么办?”问天转过头来,戏谑的冲我笑着说道,但他的眼底却是满满的宠溺之色。

     “什么叫全身上下的优点都看上了,我有那么多优点吗,我自己怎么不清楚,再说了,我是人,你是鬼,不知道人鬼殊途吗?”

     我见问天并没有多可怕,反而和之前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一样,特别会哄女孩子说话,就试探着反驳他道。

     “等我们洞房过后,当然也就不存在什么人鬼殊途了,娘子,你说是不是?要不我们现在就把洞房补办了?”问天眼里闪过一抹兴奋,立刻搂住我的腰,冰凉的薄唇贴着我耳边直吹热气。

     顿时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拂过一样,很闹挺,又很舒服,那是一种说不好的新奇感觉。

     不过转瞬间,我又惊出了一身冷汗,什么叫洞房之后,就不存在人鬼殊途了,那岂不就是说,洞房之后,我也就彻底变成鬼了吗?

     不行,我姥爷生死不知,我还没正式成为女人,养儿育女呢,我不想死,想到这,我忙拿出天雷符,拍到问天的脑门上。

     天夏教授当初告诉我,这天雷符只需要拍到对方的脑门上就成,连咒语都不用念,那天雷符会自己勾动天上的雷电,让上天降下雷电之力,灭了对方。【ㄨ】

     我没想到我会这么顺利的把符拍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没想到瞬间就是一道炸雷响起,这让我心里很激动,不知道劈没劈死问天,希望就算没劈死,也要劈个半死就好。

     可惜事与愿违,问天那货除了头发变成方便面造型状外,整个人压根没什么变化,也就是说这张符纸的雷电之力,根本伤不了他。

     不信邪,我又把其它的攻击型符咒挨个试了个遍,每个符咒都成功引爆了,但每次都只是像给问天挠痒痒肉一般。

     还好,问天并没有问这些符咒哪里来,也没有报复我。

     按他的话讲,娘子是用来疼的,娘子脾气就算暴点也无所谓,只要不给他带绿帽子就成。

     我没想到问天居然这么油盐不进,咦,也不是,他害怕我给他带绿帽子,那要不要我去试着找个男人,给他带带绿帽子,让他生气主动离开我呢。

     谁知我刚有这个想法,问天的脸上就带了怒气,板过我的身子咬牙道:“娘子,为夫劝你敢紧把你心里那个,想给为夫找绿帽子带的想法掐灭在萌芽状态,否则我就地办了你。”

     问天的话吓得我一激灵,不止害怕他会真的就地办了我,还恐怖他竟然能洞悉我的想法,那我在他面前岂不连半点隐私都没有了。

     可那又能怎么办,我现在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呃,不对,我还有禁神囚笼啊,我要把问天囚禁起来。

     于是我哆嗦着从包里拿出禁神囚笼,然后对着问天吹气。

     别说还真把问天给吹进去,可没等我笑出来呢,下一秒问天就从那禁神囚笼里出来了,而这时那禁神囚笼也到了他的手里。

     颠了颠了禁神囚笼,问天眯起好看的眼睛笑道:“娘子,谢谢你替夫君找到了我原来的豪宅,走,为夫这就带去你参观一下,我们的家。”

     虾米,这个禁神囚笼是我帮他找到他的家,这什么情况,我怎么有点迷糊,听不懂啊。

     见我愣在原地不动了,问天拉了我一把道:“别愣着了,我们敢紧拿着这钥匙去开门,好久没回家了,至从钥匙丢了,就没回过家,真的很想念家的感觉。”

     呃,原来天夏教授给我的禁神囚笼,不是豪宅本身,也不是什么收鬼的法宝,而是一把豪宅的钥匙,我想还应该是鬼宅的一把钥匙吧。

     难道天夏教授骗了我,那天夏教授为什么要骗我,他和问天长得那么像,他们这间难道有什么联系不成,或者说他是问天的双胞胎兄弟之类的。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否则他为什么要借我之手,把这钥匙送到问天手中,难不成,这是他送给他兄弟的结婚贺礼不成。

     唉,我真傻,明知道天夏教授有问题,还相信天夏教授,此时我无比懊恼。

     懊恼中,我们来到了那条古色古香大街上的一处最大的宅院前,只见问天把手中的禁神囚笼直接插入那大门对应的孔里。

     大门自动就开了,里面是灯火通明的,照得比白天还亮,里面的仆人更是数不过来。

     只是它们都没有脚,看来这里果然是鬼宅。

     鬼仆们见大门打开了,立刻站成两排对着问天齐声道:“欢迎大少爷回家。”

     摆摆手,问天就拉着我往大厅里走去。

     不过一进大厅就吓了我一跳,尼玛,大厅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棺材,颜色也各异,一看就很瘆的慌。

     谁知这时,问天突然指其中一口硕大的黑漆棺材对我露齿一笑道:“娘子,这个就是我们晚上住的地方,要不要我先去试试,看看舒不舒服?”

     当时就吓得我上牙和下牙一起打颤的摇头道:“不,不了,我还不困,要不你先去试试吧,我在外面等你。”

     “好啊,娘子,你可不要乱跑哦,为夫试试就出来,不会很久。”问天说完直接消失在我眼前。

     见问天真的听话去试睡觉的地方了,我忙转身就外跑,这大好机会,不逃我傻吗?

     还好那些鬼仆没有阻止我逃跑,他们就当没看见我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这让我心安不少,只是当我跑到大门处时,发现大门关上了,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气得失去理智的我,负气的冲着那大门吼了一句:“给我开门。”

     没想到,那门竟真的开了,真是怪了事了,难道这大门竟是贱骨头,需要别人吼它才能开啊,还是说它特别先进,是声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