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震惊——他竟是简丹丹的表哥
    这不是天夏教授的声音吗,可能吗,还是人有相似,声音也有相似啊。

     猛的回过头一看,尼妹,还真是天夏教授。

     再看简丹丹她姨,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才不甘心的点头称是,好像天夏教授是她的顶级上司似的。

     更让吃惊的是,此刻简丹丹竟像快乐的小鸟一样,飞奔过去甜甜的叫嚷道:“表哥,你怎么下班这么早啊。”

     呃!这什么情况,怎么有种我被耍了的感觉。

     天夏教授倒还是那副清冷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下午没课。”

     然后转头看了看我:“白筱七,你跟我过来。”

     我没动,明知天夏教授有问题,我怎么敢跟他过去,现在我在想着怎么在这里脱身。

     简丹丹我也不能相信了,明明天夏教授是她表哥,她在学校还装成不认识的样子,现在又在这里遇到了天夏教授,还指名点姓让我跟他走,我有种被简丹丹卖了的赶脚呢。

     被天夏教授点名,简丹丹才想起我,没想到她一点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欢快的走到我身边,拉着我手,贴着我的耳边小声说道:“小气,不好意思啊,之前没和你说天夏教授是我表哥的事,你别生气,是表哥不让我说的,而我又特别崇拜表哥,你懂的。”

     呃!貌似简丹丹说得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是原谅呢,还是原谅呢,唉!想想之前她对我的好,我没有理由不原谅啊。

     只是这样一来,我也对天夏教授的身份放心不少,必竟他是简丹丹的表哥,应该是个人类没错。

     可是一看到他长得像问天,我的心底就不由自主的害怕,不敢跟着过去。

     天夏教授见我没动,还和简丹丹咬耳朵,立刻脸色一冷,对我下了最后通牒:“白筱七,还想活命,就马上跟我来。”

     “小气,快去,表哥不会害你的,表哥的本事连我姨都望尘莫及,不过表哥平时给人看事都讲究缘份,缘份不到,就算拿金砖银砖来求都没用,你太幸运了,表哥竟主动要求帮你破解。”简丹丹一推我,用羡慕的口气,又把天夏教授变相的夸了一番。

     有了简丹丹的话,再想想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一咬牙一狠心,我跟上了天夏教授的步子,向天夏教授的所在的房间走去,希望能争取一线生机。

     临走时,我回头再看简丹丹她姨,像是泄露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没精打彩的,好像熬了一夜没睡似的。

     我想这应该是大仙从她身上走了之后,带来的后遗症吧。

     “白筱七,别看了,快点,再晚,神仙都救不了你。”天夏教授见我还有心情回头看,马上催促道。

     忙收敛心神,快步跟上天夏教授,天夏教授的屋子就在大仙房间的隔壁,不过这里的布置很雅致,一进来,就有种让我赏心阅目的感觉。

     家具桌椅也很考究,都是上好的实木,有点像电视剧中古代的那些摆设。

     天夏教授进房间后,坐在了专属的椅子上后,直接递给了我一个像月光宝盒似的东西,对我说道:“这个你拿回去,把你的一寸免冠彩照放里,再买一杆中药店称中药用的铜称放里,最后用木匠用的墨斗线缠住,枕到头下。”

     小心的接过那盒子,触手冰凉之际,让我的心神也为之一爽。

     好神奇的盒子啊,不过我上看下看,看了半天,才发现这个盒子是无缝的,这要怎么打开放那些东西啊。

     没等我询问呢,天夏教授直接给我做了个示范,他把他的一根头发放在了盒子上,然后轻轻的往下一吹,那头发丝就飘进了盒子里。

     这顿时让我目瞪口呆,但转念一想,问题又来了,那要怎么把东西拿出来呢,难道还是吹一口气,东西就出来了。

     谁知还真就是那么回事,这太让我大开眼界了。

     天夏教授还告诉我,这个盒子,叫禁神囚笼,意思就是连神都能囚禁的盒子。

     对着禁神囚笼吹了口气,把天夏教授的头发丝吹出来后,我立刻很宝贝的抱在怀里,想了想又诚心的问道:“天夏教授,这样真的可以保证我的安全吗?”

     没想到天夏教授只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可能吧!”

     这什么话,什么叫可能吧,那岂不是说他也没能力百分百保我安全吗。

     不过又一想,人家要是不给你这个盒子,你连可能吧三字的标准都达不到吧。

     想到这,我忙向天夏教授道谢,顺便告辞,但天夏教授示意我我喝杯茶再走,他还要画几张符送我,以确保我平安。

     瞬间我对天夏教授的好感升华到了一定高度,就差哭着喊着要投怀送抱了。

     天夏教授泡出来的茶真的很好吃,喝了一杯后,让人想喝第二杯,结果那一壶茶差不多都让我喝光了,我还有些意犹未尽。

     最要命的是,这茶喝得太舒服了,竟让我困了,而且还一个没忍住,直接睡着了。

     再次醒来,我发现我躺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柜里,外面缠着很多黑色的线,脚下是一杆铜称,玻璃璧上贴着我的一寸彩照。

     这,难道我睡着了,把自己装了进来,可是不对啊,彩照和铜称我还没准备呢,怎么就都跑这里面了。

     咦!在我的一寸彩照旁,竟是问天结婚那天穿着喜服的照片,也是一寸的。

     这究竟是怎么事,我赶紧使劲的冲这玻璃柜吹气,希望把自己吹出去,可是现在竟毫无反应。

     又用力敲了敲玻璃壁,还是没用,这个和禁神囚笼一样,都是无缝的。

     唉!我真是单纯,明知道天夏教授有问题,我还相信他,现在好了吧,我把自己囚禁起来了,好在这里还有空气让我吸收。

     否则憋也得把我憋死,但这样也不是办法,如果长此以往,没有饭吃我也一样会被饿死啊。

     正发愁呢,突然玻璃柜里凭空多出一个人,仔细一看竟是天夏教授。

     瞬间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对天夏教授哀求道:“天夏教授,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我还没嫁人生子,体验全人生呢,这让死我真的不甘心。”

     “娘子,我是你的夫君,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天夏教授。”谁知我以为是天夏教授呢,结果闹了个大乌龙。

     “你,你是问天,你,你想干嘛?”我顿时吓努力的要把身子往柜旁边挤,这还不如是面对天夏教授呢,至少天夏教授是人。

     “白筱七,醒醒,醒醒,别睡了,你看口水都流了我一桌子。”耳边传来天夏教授的声音。

     突然一阵猛烈的晃动,眼前的景像全部变虚了,然后又凝实,只是凝实后的景像变成了,我抱着禁神囚笼睡着了,口水都滴到了天夏教授的桌子角上了。

     “呃!原来是做梦啊,真是吓死本宝宝了。”我一拍胸脯后怕道。

     “白筱七,做梦了,别害怕,这壶茶叫七盏入梦,你刚刚喝了不少于七盏吧,做梦很正常。”天夏教授平淡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刚刚的梦好吓人,那个天夏教授,你会解梦吗?”想想刚才的梦,我就害怕,那种感觉太真实了,所以想让天夏这位厉害的人物给我破解一翻。

     “不会。”天夏教授连眼皮子都没抬,直接回绝我,接着递给我五六章黄色的符咒,并一一告诉我用法。

     接着就催促我,赶紧去准备他刚刚让我准备的东西。

     看看时间,果然不早了,告别天夏教授,由简丹丹陪着我,很快把东西准备好了。

     今夜简丹丹还是搬到我的床上,和我同住。

     只是没想到,没等到睡觉的时间,突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姥爷打来的,马上接了,谁知道说话的压根不是姥爷,而是我们村的村长大叔。

     他一开口就焦急的说道:“小七啊,你姥爷不行了,你赶快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