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2章 是人是狗走一遭
    从七杀酒吧门外,到去老汽修厂的路,我是一口气跑回去的!

     路上我着急的打小夭的电话,一开始还能打通,只是没有接,可是到后来直接是关机了。

     我想,秦雪给我上药的那一幕,这丫头肯定是看到了,我内疚不已,徒步奔跑。

     我用了四十五分钟时间,托着两条腿跑到了汽修厂,可是到那时候,沐小夭根本就不在!

     慌乱之下,我赶紧去她的宿舍找,结果隔壁两个女孩儿都说,小夭一大早的去商场买西装,后来就再也没回来过。

     那西装,是小夭说要的要送给我的,可是现在……难道所有人都要让我带着愧疚消失在我面前吗!?

     隔壁的两个女孩儿拉着我:“哎,江尘,你这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去了龙岗区,就对不起我们家小夭了?”

     “没有的事儿。”我摆摆手,“她要是回来了,麻烦你们及时给我说一声,谢谢!”

     “好好好,你赶紧去找找吧~真是愁死人了~”一个姑娘嘀咕道。

     慌乱之下我径直走人,可是在汽修厂维修区出口时候,见到了罗耀。

     夜幕降临,罗耀手上拿了一个大号活口扳手,旁边还站着四五个人,好像在等人一样。

     我这边都快急死了,打算不理会罗耀直接走人,因为找不到小夭,别说睡觉了,今天晚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过,而且这城市鱼龙混杂,她一个单纯的姑娘,实在是让人担心!

     可是,我从罗耀旁边过的时候,罗耀突然过来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罗耀,什么意思?”我抖抖衣服,舔了舔嘴唇,可是心里,基本上已经有数了,周骏这家伙卑鄙,他想要开始整我,必定已经把消息传到了罗耀这儿,而大家都心知肚明,一旦周骏从我背后撤走,别说是罗耀了,随便一个罗耀的狗腿子,都能继续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

     而小夭的失踪,我忽然茅塞顿开,必然跟周骏有关系!甚至,或许陈姐的失踪,也跟周骏有关系!

     一想到这个,我更是着急的团团转。

     “罗耀,你让开,我还有事,没空跟你瞎玩儿,让开!”我故作镇静!

     可是,罗耀不上这个当。

     他表情夸张,他一脸讥讽,他甩着扳手似笑非笑的问旁边的狗腿子:“哟,这去龙岗混几天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啊?江尘啊,你什么时候敢她妈这么跟爷爷说话了?”

     “罗耀!”我叹了口气,“我今天真不想与你为难,让我赶紧走,咱们俩说好了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忘了?”

     “哈哈……”罗耀仿佛听到了国际玩笑,把手放在耳朵旁边:“你说什么?井水不犯河水?哈哈,我没听错吧江尘,你凭什么跟我井水不犯河水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打我?威胁我?板砖拍老子?我告诉你,要不是周骏前几天罩着你不让我动手,就算是你逃到了龙岗,老子也能把你活捉回来弄死!”

     罗耀说完,得意的笑笑:“当然了,今天开始,哦不,此时此刻,我得到了周骏的消息,你,江尘,从昨天开始,跟一个月前一样,继续当一条下贱肮脏的垃圾!对了,周骏还提醒我了,他说让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所以,这不,我带着兄弟来了,你不让我见见血,这说不过去吧?当然了,其实咱俩也算是无冤无仇,可我就是想玩你啊,这有啥办法,哈哈哈……”

     “哈哈哈……”罗耀这话说出来,旁边就有一群小弟在哄笑。

     在他们眼里,仿佛我就是一个小丑一般,人人尽可玩弄,但是,我从这讥讽声中,提高到了底气和肆无忌惮!

     “我问你,小夭失踪是不是跟周骏有关系?”我咬着牙看罗耀,感觉血液里,忽然有一种燥热的东西在流动!

     罗耀摇头,坚决表示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哈哈,小夭不是你女朋友吗?你连自己女朋友都看不好?啧啧,江尘啊,我要是你,我早从龙岗区摩天大厦跳下去了,兄弟们,你们说是不?”

     “哈哈,臭傻逼!”

     “就是,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今晚,法治社会都救不了你!”

     这群人,就是泼皮无赖!他们该死!

     可是这会儿,我真没空跟他们计较!小夭一定有危险!

     “罗耀,我劝你一句,你别逼我!”

     我使劲儿握着拳头,手心生疼,指甲抠进了肉里!

     “我呸!”罗耀破口大骂:“老子就逼你了,你能咋地!我还告诉你了,可能你那女朋友,这会儿已经在周骏的温柔乡了吧?我好羡慕周骏啊,我也好这口儿,可惜啊,小夭被人捷足先登了,我也只能以后找周骏要视频,看看解解闷了,哈哈,我问你,江尘,你想一想,到底是我逼你,还是这座城市容不下你啊?弱小是原罪,这不是你的错!!是你不该出现在这座城市,小山坳坳才是你的家,懂吗!?”

     罗耀说完,扳手忽然冲着我脑门“呼!”的一声抡了过来!

     我也连续上了四周的跆拳道课了,虽说这玩意儿不是三个月五个月就能练成的,但是,越是零基础,进步空间就越是大,四周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在战斗力上,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了!

     眼疾手快!

     瞬间侧身!

     躲过去之后,我顺势跳起来,左手抓着罗耀的头发,右手蜷曲肘部朝下,对准罗耀的后背砸了下来!

     “啊!!”

     只听到罗耀惨叫一声,毫无征兆的趴在了地上!

     “草!”

     旁边两个小弟一股脑冲上来,一脚踹在我身上,躲之不及,我也被踹在了地上。

     时间不容耽搁,我抄起地上掉落的扳手狠狠握在手里。

     后面一个家伙拿着废旧的汽车保险杠,“呼!”的一下抡了上来!

     “我尼玛!”我吓了一跳。

     我是真没想到这群人下手这么狠,必然是周骏撑腰!

     既然如此,我不打倒他们,他们就会弄死我吧?

     不说活得像个男人,我江尘,起码要活得像个人!

     下过几次处,我抡起扳手,迅速的迎了过去!

     只听到“彭!”的一声!

     扳手和废旧保险杠砸在了一起,黑暗中,冒出了火花!

     可是,保险杠这种合金的玩意儿,那里比得上活口扳手,被砸弯了之后,扳手又霸道的冲向了为首家伙的头部!

     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溅在了我脸上脸上,保险杠的铁渣也割破了我的脸,血当场就流了下来!

     我也下死手了。

     动物尚且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何况我是个人,是个男人!

     另外三个人,不敢冲上来了!

     人之将死,谁不是勇者?

     无欲则刚,有欲,怕是更所向无敌!因为我要去找小夭!我要活着站在小夭面前!

     “这是你们逼我的!就别怪我了。”

     这句话,我是对他们几个人说的,也是对周骏说的!

     这几个人不敢上了,我就不和他们纠缠了,我把扳手揣在腰间,直接回七杀酒吧!

     脸上还流着血,路上拦了好几个出租车,司机一看我这副模样,已经摇下车窗了却又一脚油门一溜烟儿跑了!

     没办法,我紧接着又徒步跑了回去。

     血,夹杂着汗,从我的脑袋上,发梢上,眼睛里,一个劲儿的往下淌,此刻,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有多狼狈。

     可是我知道,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么还有什么资格每天吃三大碗热乎乎的白米饭!

     我跑回七杀酒吧时候,浑身热的快要爆炸了!

     可是,场子里,好似突然之间也着了火,老王,阿刀,肥仔,向奎等几个人都在客厅焦急的徘徊等着,见到我回来,赶紧迎了过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了?”我赶紧问。

     阿刀咽了口唾沫:“刚才酒吧正在营业,冲进来几个人,带走了秦雪,肥仔说,那是周骏的人。”

     我看向肥仔,肥仔点点头:“是的,我在七杀酒吧有两年了,周骏有一个贴身保镖,叫胡说,是个吃生牛肉蘸辣椒酱的变态家伙,膀大腰圆很有特点所以我不会认错!就是他带走了秦雪……”

     说到这儿,肥仔顿了顿:“江尘,都怪你不听我的劝,如果你早一步找王汉东,东哥重情重义怎么会不管自己的兄弟,可是现在,你还有什么靠山啊……”

     肥仔也是扼腕惋惜:“周骏这步棋很明显,要狠狠的玩儿你啊!”

     “闭嘴!”阿刀吼了一句,拿出手机:“我给周骏打电话!”

     “手机给我。”我把手机夺过来:“我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