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8章 暗示
    “对!”我暗暗偷笑,将计就计又坐下了。

     我倒是真不介意坐不坐在纪蓉蓉旁边,可是张良这孙子,宾利车不给我坐,大巴上又没有其他座位,我站起来了我坐哪儿?

     正好有了纪蓉蓉这句话,省的我跟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超级二代正面交锋了。

     “妈的!”

     张良骂了我一句:“小子,你作死啊?”

     说着,他抬手一巴掌就打了过来!

     周围看笑话的人不少全班同学都看着我呢,纪蓉蓉这丫头也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张良会这么嚣张!

     “锵!”

     我不出意外的狠狠钳制了张良的手腕儿,让他动弹不得!

     且不说我当修车工时候干的都是农民工的活儿有一股子劲儿,就算是这几周我跟着美女唐老师练跆拳道的进步,也轻松打得过这个没了爹妈只能回家玩泥巴的富二代了。

     “张良,你别太嚣张,老师就在前面呢,更别给自己找不自在。”谈话间,我手上猛然间加大了力道,这家伙也就是爱面子忍着没叫出声来。

     其实在我眼里,无非就是一个毛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罢了。

     张良不是不知道深浅,皱着眉头咬咬牙,说话声音已经软了下来,“你,你特么能不能先松开我!?”

     “嘴巴放干净点!”说着,我轻轻的松开手,这家伙哎哟一声连连后退!

     不过临走时候还是装逼的给我撂下狠话让我等着,我见怪不怪了,也就无所谓,周骏都让我等着了,我还真不差一个初出茅庐的张良。

     很快大巴车就出发了,张良下车之后,班上注意到我都人就更多了,时不时有人回头看我一眼,意思就是说,我是班里第一个敢正面刚张良的人。

     就连这个大小姐纪蓉蓉也对我刮目相看了,中途吃零食时候,还忍不住戳了戳我:“呐,你吃不吃面包?”

     “不吃,谢谢。”我摆了摆手,认真的温习白崖山的资料,这次的奖金,我是势在必得!

     “切!”

     大小姐白了我一眼:“道貌岸然!”

     我懒得理她,倒是让这大小姐来了兴致,车子摇摇晃晃了三个多小时,快到白崖山的时候,她又过来主动跟我搭讪了。

     “江尘,这次的第一名,我势在必得!奖杯上,只能写我一个人的名字!”

     “嗯,可以。”我点头不多说话,自己心里也打定主意,奖金我也必须拿,既然不合,那就不理她。

     “你……”纪蓉蓉显然落败了,从没有一个男人对他这么冷漠过,一路上这丫头就像是个斗败的小公鸡,吃东西都心不在焉的。

     我们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到白崖山景区的,老师给我们讲好了一些安全细则,就让每一个小组自由到景区发挥了,下午六点钟之前必须原地集合。

     也是布置课题时候我才知道跟纪蓉蓉必须搭档的理由,老师让我们给白崖山配上一纸书法,要求是必须有白崖山上劲松的苍武有力,又要展现出山脉连绵的细腻美感,一刚一柔,除非一男一女,否则真做不出来这课题。

     纪蓉蓉也聪明,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开始不愿意妥协,最后自由活动进山之后,忍无可忍了,还是她主动上来跟我说话。

     “喂,江尘,这样吧,第一名的奖杯是我一个人的,奖金我给你!”

     “只一万?”我面无表情。

     纪蓉蓉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也不知道我是想要点儿加成:“不然呢?你什么意思啊?”

     “奖杯让给你的话,我要一万五。”

     “噗……”

     我的话瞬间获得了纪蓉蓉这个大小姐的极度厌恶,估计我的形象也瞬间落成了小矮人,不过我不在乎,我太需要钱了,办烧烤城需要钱,给小夭一个家需要钱,而且耽误之急,阿刀的妹妹做眼部手术也需要钱,别人怎么看我,我还真不在乎。

     “你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行,我给你一万五!”

     “随你怎么说了。”

     我无所谓,像她这种大小姐,钱包里随随便便都是好几万零花钱的主儿,哪里会懂的穷人的苦楚,我也懒得理她,既然成交了,索性老实干活,有了共同目标,不那么抵触就好了,不过我倒是挺疑惑,为啥她这么想要这个虚名呢?

     而且按理说,就算是我拿了第一名,也有搭档的一份,她为啥要要求只写她自己的名字呢?

     不过我也没问,关系倒是缓和了些,用了三个小时时间,我们登上了342米的白崖山最高处。

     远处烟雾缭绕,承接绵延万里的秦岭,的确是恢弘大气的感觉。

     山顶的风光让我意外,这丫头的体力也让我意外,三个小时的不间断爬山,她竟然没喊累,而且一直没有停下来休息,一点不输于我一个男人。

     现在不知道多少矫情的女同学还在半山腰揉着小腿肚大大的诉苦呢,倒是让我挺欣慰的,同时,纪蓉蓉这个富二代,可能真的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站在高山之巅,我们俩都挺有感触的,我很快有了灵感,写下了八个字:“苍松劲柏,心若磐石!”

     纪蓉蓉也不示弱,得意一笑,写下了照应绵延主题的八个字:“风扬千载,慰我心安。”

     这四句话配在一块儿,说实话,我这个审美能力不怎么样的贱民真是眼前一亮,挺满足了。

     前面两句铁画银钩,带着一点苍松劲柏的味道,而后面纪蓉蓉的字,字迹娟秀,线条柔美,的确是慰我心安。

     不过这个纪蓉蓉整体拿起来看了看,竟然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太烂了……”

     “烂!?”

     我一阵无语:“这还烂?”

     说着,纪蓉蓉重新拿出纸笔写下了风扬千载,慰我心安八个字,“这次还差不多……”

     哦,我才明白,原来这丫头是对自己的要求足够高!

     我把纸接过来,也再次加上了自己的八个字,看起来的确是比刚才的一遍成熟稳重多了,可是这认真固执的丫头又觉得哪里不对。

     我们俩就一直这么循环重写,八个字写了足足五个小时,她得意的举高,看远处高山恢弘大气,手上纸笔书香淡雅,这才满意的放入了收纳盒,跟我默契的击了个掌:“任务完成!”

     我们俩都挺高兴的,好像是一下午的分工合作形成了很大程度的配合意识和默契感,相视一笑,想继续坚持自己的固执吧,心里又有点儿小欣慰。

     这时候,我才有兴趣仔细的看看这个丫头的样子,原来惊喜之处颇多。

     白皙的皮肤配上小巧玲珑的瓜子脸,不长也不短的大波浪卷头发披在后面,站在山顶上随风飘动,夹杂着缕缕发香吹入我的鼻孔,沁人心脾。

     她个子不是很高,胸也真心不是很大,一掌握之绝对没问题,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感,反而她全身上下都都精致玲珑四个字诠释的恰到好处。

     纪蓉蓉,真的像是那桃花岛绝世黄蓉一样的漂亮姑娘,跟我的小夭比起来,似乎毫不逊色,反而多了三分小夭这个穷苦人家姑娘身上所没有的灵动韵律。

     我们晚上回去时候,大多数人课题都还没有做好,今天根本就没有进展,倒是我们,明天都没事儿干了,只能赏赏这山里景色了。

     晚上老师安排的是两人一个帐篷,当然了,这就不是我跟纪蓉蓉俩人搭配了,国内的大学还没开放到约炮都组团的程度,老师安排的是男男一个帐篷,女女一个帐篷。

     跟我搭档的男同学是个戴眼镜的大学生,不善言辞,我俩也没说两句话。

     我随便泡了一桶方便面,吃过就准备睡觉了,一天时间完成了任务,明天没啥事,我打算仔细整理一下烧烤城的方案,第一桶金可能就要向我招手了。

     可是,晚上十一点钟时候,纪蓉蓉悄悄的手机给我发了个消息:“出来走走吧。”

     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确定是纪蓉蓉之后当真大跌眼镜,这个目中无人的丫头,出来走走竟然能叫上我,看来对我的敌意是真消除了……

     不过,这大半夜的,绝佳机会,这丫头是在暗示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