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9章 小脚美人
    半夜我也睡不着,想着以后要往大了做生意,指不定还要找人投资,像是纪蓉蓉这种,跟普通富二代不太一样的富二代,多交流一下也不是啥坏事儿,索性就出去了。

     “你干啥去?”戴眼镜的大学生问我。

     “没事儿,我出去走走,你先睡。”

     “别惹张良。”

     这家伙提醒了我一句,翻个身侧卧:“张良不是好惹的,全学校人都不敢得罪他。”

     “知道了,谢谢。”

     说完,他见我执意要出去,也不再理我,之后,我很快找到了纪蓉蓉。

     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晚上穿了一身宽松休闲的运动装,脚上搭配了一双运动鞋,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儿,白月光下,看的我心神不宁的。

     “这么久啊,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来呢。”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都不害怕,我害怕啥啊。”看了看远处黑乎乎的山坳,我倒是无所谓,小时候在张家寨玩儿泥巴惯了,在山里面跟狼崽子一起睡过觉,更何况这是已经被部分开发过了的城外景区呢。

     我们俩慢慢往前走,纪蓉蓉问我:“你小时候肯定练过碑帖吧?你跟别人不一样,是很需要钱吗?”

     “嗯。”我点头。

     “方便说什么原因吗?”纪蓉蓉又问。

     “还是不说了吧。”我摇摇头看她:“哎对了,你为啥这么重视这个奖杯呢?”

     “从小到大,我都是第一!”纪蓉蓉说着,带了点儿近乎疯狂的追求,“所以,长大之后,我也不允许自己被人超越,包括我的公司,所涉及的项目,我都要做到最好!”

     “公司!?”

     我吓了一跳,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纪蓉蓉跟我一样,也是半路因为其他原因来练碑帖的,并不是这个大学全日制的学生,这就更让我肃然起敬了,原来她不是靠着家里吃喝的富二代,而是一个自己摸爬滚打的优雅女子。

     “佩服!”我竖了竖大拇指。

     “这也没什么,努力了谁都能做到的。”纪蓉蓉倒是很谦虚,我们俩边走边聊,比起白天的关系拉近,今晚算是差不多可以称之为朋友了。

     山里面有一条小溪,我们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掏出手机照了照,水尤清冽,干干净净的小溪水流淌着,被水波洗刷的干干净净的鹅卵石,安静的躺在水底,漂亮极了。

     纪蓉蓉见到这样的美景更是兴奋不已,脱了鞋子随便一扔,挽起裤腿直接跳了进去!

     “我去……”

     我无奈的摇摇头,精致的小脚,很白,加上干干净净水流的折射,她就像是一个快乐的天使。

     捡起了她的鞋子放整齐,我坐在小溪边点了根烟静静的看着她,纪蓉蓉,算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呢。

     不同于陈姐的温柔市侩,不同于小夭的温润如玉,以前,我还没接触过这种性格的姑娘呢。

     “江尘,你也下来啊,这水好舒服哦~”

     “不了!”我摆摆手抽了口烟:“你少玩儿会赶紧上来,水凉,对你身子不好。”

     “切,就你懂得多!”纪蓉蓉愠怒的白了我一眼,继续拨弄着水花。

     我躺在草地上,透过小溪边枝繁叶茂的大树,看天上月明星稀,忽然想小夭了,索性给她打个电话。

     不过这丫头一语中的,竟然没由来的问一句:“说,你是不是跟哪个女人在一块儿呢?”

     “我……”

     我忽然尴尬的不知所措,咬了咬牙不知道该说一个善意的谎言,还是实事求是的说实话。

     毕竟这大半夜的,我要是真说跟一个女孩儿在一块,即便是没发生什么,这也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哪有,你这小脑袋瓜子整天想的都是什么啊。”我笑着把烟屁股扔掉。

     “哼,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强的哦!”小夭搞怪的冲我笑笑:“不过我相信你!”

     “嗯,”我长出口气,心里满是幸福。

     随后又闲聊一会儿,挂了电话,看到纪蓉蓉坐在小溪边饶有兴致的看我:“你女朋友?”

     我都骗了小夭了,不能再背地里告诉其他女孩儿我没女朋友吧,那就真的禽兽不如了。

     “是啊。”我又点了根烟,“跟你一样漂亮。”

     “切!”纪蓉蓉忽然特别不爽:“你这样的,还能找到比我漂亮的,吹牛吧你就!”

     我这边儿就特别为小夭打抱不平,“实话实说啊,我女朋友跟你真差不多,只不过我俩门当户对,都比较穷,论经济实力,跟你不是一个量级的。”

     “唉,干嘛都把钱看的那么重呢!有感情在,有钱没钱的都扯不开距离。”纪蓉蓉像是在跟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摇了摇头,玩儿累了,可是不愿意出来,就耷拉着两条白皙小腿在蹬水。

     这种安逸的时光真是不多,我特别珍惜。

     不多时,纪蓉蓉忽然尖叫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打了个机灵赶紧冲过去:“怎么了!?”

     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一照,正看到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蛇在河边游走了!

     而再看纪蓉蓉的大腿处,已经出现了两个牙印儿,泛起了红色!

     到底是个女孩儿,就算是又固执又坚强,被蛇咬也是吓的直接窜了起来,血很快浸了出来。

     “这是滑蛇,滑蛇有毒的!”

     “啊!”我这么一说纪蓉蓉更是害怕,这娇滴滴的丫头都快哭了:“你确定吗?那怎么办啊?”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特别确定、”说完,我赶紧想办法。

     这地方想要送去医院难于登天,三个多小时车程呢显然不现实,而滑蛇的毒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不赶紧把毒素清理出来,后果就比较严重了。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了没照顾好你,这山是原始深山,蛇虫鼠蚁的本来就应该考虑到的,来,我帮你把毒素吸出来!”

     说完,我直接把她摁在草地上,让她平躺,带着愧疚,不由分说直接把纪蓉蓉的腿抱起来吻了上去。

     她的眼睛瞪得老大,被我的强势打击的连拒绝都忘记说了!

     接近大腿的部位,皮肤很白,柔光水滑的,像是绫罗绸缎,又像是羊脂玉膏,这丫头平时没少保养,再加上天生丽质,这大胆的动作弄的我真是浑身燥热。

     不过耽误之急是赶紧吸毒,这麻烦还真不是开玩笑。

     两分钟之后,黑血吐出了好几口,血色才渐渐变红,只要毒素没了,这蛇牙的小伤口就无所谓了,只要不再碰水就行。

     “好了。”我擦了擦嘴,看向纪蓉蓉。

     这丫头的脸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不知何时就红到了耳根:“你……吸我大腿啊,你不嫌脏吗?”

     “要说实话吗?”我笑着把她裤子弄下来盖好伤口。

     “嗯。”纪蓉蓉娇嗔一声,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不脏。”我咧嘴笑笑:“其实味道还不错,你的皮肤很漂亮,白白嫩嫩的,像玉石。”

     “你……”纪蓉蓉胸口有所起伏:“哎,混蛋!我要控诉你!严重怀疑这蛇根本没毒!”

     我真是比窦娥还冤,你这意思是怀疑我故意找个理由啃你腿么?虽然说我不吃亏,但是好歹老子堂堂正正,要真想弄点儿什么爽快事,这荒郊野外的,强了你都不是事儿,老子哪至于这么下作!

     当然,这话我没说出来,这时候正好看到刚才吐黑血的地方有虫子,虫子蹦达两下就死了,我赶紧给纪蓉蓉看,她看到并确认之后,对我的控诉才算是默默撤销。

     “真是不识好人心,要不是虫子大哥舍身取义,我这还蒙受不白之冤了!”我摆摆手拉纪蓉蓉站起来:“走了,这地方蛇虫鼠蚁太多,赶紧回去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

     纪蓉蓉没再说话,静悄悄的被我拉着胳膊回去,而回去的路上,我却见到了富二代何其大胆的一幕!

     这个张良,想要欺负纪蓉蓉不成,竟然把班里另外一个姿色还不错的女孩儿拉到了不远处的草丛里……

     听那女孩儿拼了命喊不要的架势,似乎张良马上就要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