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兽魔逆乱篇(二)
    “你来了吗?”

     兽魔一族的核心禁地之中,一个黑衣男子坐在一尊高大的雕像上,他的目光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是战场的方向,透过层层禁制以及一道道的阻碍,他能看见一个身着战装的少年正在战场中持剑厮杀!

     他是朽无,失踪了十年,没人知道他竟然来到了兽魔之地,而且看其在兽魔一族当中的地位肯定还不低,他身下坐着的是一尊雕刻的无比传神的雕像,就是傻子都能一眼看出来这雕像是按照他的模子刻出来的。

     这事情就显得很是奇异了,朽无与无朽不同,虽同为天道子,但他却不是生灵所生,不属于任何一个种族,他也没有本体,他就是道的直接表现,但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他本身的外貌特征却是与人族一致,至于为什么他选择人族作为化形种族?没什么,顺眼而已。

     一个人族怎会受到兽魔一族如此的尊敬?这自然是因为他与十年前的兽魔逆乱有关。

     雕像下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雕刻着一座座诡异的法阵,血红的流光转动之间其内竟有一个巨大的心脏在蓬勃跳动!而在平台外环绕着整个平台以及雕像的则是一个巨大的血池,一尊尊兽魔族的修士正将一个个凄惨嚎叫的俘虏杀死并投进血池中。

     魔道祭祀之法——命外续命!

     兽魔老祖元武霸能够活那么久还越来越强自然是有原因的,而这原因,自然就在于朽无的到来,他的到来给即将寿尽的元武霸送来了一场机缘,命外续命,这是上一纪元的魔道祭祀之法,为一个盖世魔头所创,当初朽无灭世时见这法门有趣便学了过来。

     这法门是用生灵的血肉以及灵魂来凝聚第二条命,强行续命,祭祀不断,受益者寿命不绝,且修为还会越来越强!

     这是背天逆道的禁术,施术者原本必遭天谴,但是朽无就是天道的化身,而且没有凡身,自然不在乎会有什么天谴!

     “只是为了活下去就不惜发动战争来掠夺俘虏血祭,所以我才说生灵们啊!”石像上,看着底下的人间惨状,朽无轻蔑的冷笑,他只是给了元武霸一种选择,如果当时被拒绝,那朽无转身就会走,不会再做其它。

     但修仙就是为了长生,即使是元武霸的修为再高也抵挡不了长生的诱惑,他甚至都没有犹豫过,立马就答应了,面对自甘腐朽的人,朽无是不会拒绝的。

     “不过你来了的话,如果你能走到这,”朽无突然笑了笑:“做哥哥的自然要送你点见面礼!”

     ……

     “怎么了人类?是不是发现使用的符箓很力不从心?”

     战场上,蛮少天冷笑,他一道剑光劈出,但是往往都会被无朽险之又险的避开。

     “这小子确实不简单!”虽然口头冷笑,但蛮少天到现在也没有把无朽给杀死,他能看出无朽的修为,二仙之境初期,就这种境界能跟他打那么久,虽说借助了不少法宝符箓,但是其本人肯定也不简单。

     “这家伙,好难缠!”

     对面,无朽此时已经浑身是伤,他不仅要防备四面八方随时会攻击过来的兽魔族,还要防备眼前的这个兽魔族修士,不知怎的,他的高阶符箓面对他完全就没有用,根本就打不到他!

     一拍储物袋,顿时有九柄泛着各色仙光的法剑被他召了出来,既然打不中,那就换更灵活的法宝!

     “哦?中阶法器九色子母剑吗?”

     没想到这种稀罕货他竟然也有,有些惊讶,面前九色子母剑瞬间攻来,方位变换间要将自己大卸八块,这确实就有点棘手了,不过只是有点而已!

     “低阶修士用这么多柄中阶高级法器,你的神识和法力,顾得来吗?”

     看无朽完全就是新人,蛮少天不想再陪他玩下去了,法剑的配合满是漏洞,一剑挑开一柄法剑,蛮少天大手一挥……

     符法,五雷轰顶!

     一道中阶雷符被他甩出,低阶修士在对决中做不到瞬发仙术,所以符箓是他们最常用的,术法瞬间发动!

     “不好!”

     躲不开了,无朽知道这次的对手他无论如何也杀不死了,咬了咬牙……

     “咦?”

     蛮少天轻咦一声,他的那道雷法打了一个空,眼前无朽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呵,高阶符箓挪移符吗?他倒是还是会用符箓的!”

     冷笑一声,蛮少天转身离开,刚才无朽用了挪移符从而逃走了,挪移符随着品阶的高低挪移距离和挪移所需时间也各不相同,无朽刚才用的就是高阶挪移符,发动时间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才能逃脱他的术法。

     不过这种符箓用在低阶战场上,呵!浪费!

     “不打了,被一个毛头小子坏了兴致!”

     摆了摆手,捏碎一张低阶挪移符,顿时一道道流光将其环绕,静等片刻,蛮少天也消失不见。

     而在另一边,在离战场百里之外的军营驻扎地的上空,无朽的身形突然显现出来。

     “回来了吗?”

     风落子第一时间就迎了过来,皱了皱眉:“伤那么重?战果怎么样?”

     无朽此时一身是伤,但这些都不重要,伤口可以靠着灵丹妙药痊愈,但难愈合的是心伤,那个兽魔族修士太强了,虽然境界之间差距很大,但是无朽知道,这已经不是战力问题了,双方的战斗经验以及斗法常识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自己的什么法宝都比蛮少天的等阶高,但却愣是被他打的难以招架!

     “前辈!”面色凝重,无朽突然朝着风落子鞠躬一拜:“晚辈有问题请教!”

     “问题?”上前将无朽托起,风落子有些疑惑:“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我想请教……”

     接下来,无朽就把他遇到的问题都说了一遍,而风落子的解释则让他感悟良多。

     据风落子所说,修士斗法之间以经验和智慧为首,其次是符箓法宝,再其次才是修为,修为低的修士也可以使用高阶法宝杀死修为高的修士,但并不是什么法宝低阶修士都能用的,这就得考验到一种对法宝符箓的配合问题以及自身的消耗问题,有的法宝会用的人即使是用低阶的也可以用出很大的威力,比如说之前的冰针术,而有的虽然高阶但你要是不会用也只不过是浪费而已。

     高阶符箓顾名思义就是高阶修士才能炼制的符箓,低阶修士使用虽然威力大但是完全发挥不出其真正的威力,也就比一般的中低阶符箓威力高一点罢了,甚至还不如。像无朽之前就是单纯的撒符纸而已。

     “原来如此,晚辈受教了!”

     郑重地鞠躬一拜,有的人需要好多次的经验才能做到改正,但无朽不需要,只需要明白他就很快能掌握,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天赋。

     “无妨!作为前辈指导你是应该的!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伤势好了重回战场吗?”

     “是的!”点了点头,战场是肯定要回的,他需要和那兽魔族修士做一个了断,不过在此之后的下一步……

     转过身,目光遥望那兽魔之地,他总感觉那里有熟悉的气息,于是无朽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