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chapter.37
    黎子清的目光安静又悠远,有可能喝了酒有些热,也有可能是吃太饱昏昏欲睡,有梦想的人背后的翅膀熠熠发光。

     黎子清的助手将两人送回了家。

     林琅走进家门,季谌正坐在沙发上办公,见林琅进来,脸蛋微红,身上有微微的酒气,不忍蹙眉。

     季谌倒了杯温水,放上一勺蜂蜜端到林琅面前,“喝点水。”

     他坐在林琅对面,望着林琅乖巧喝水的样子,微微露出笑脸。

     “今天你和黎子清去吃饭了,怎么不回我消息?”

     “没有看手机……”

     林琅放下杯子,倚靠在沙发上,脑袋里空空的。

     季谌接过空杯,又倒了杯温水,轻轻放在林琅桌上,“累了就去洗一下睡觉吧,起不来的话明天也可以请假。”

     话音未落,林琅蓦地站起来,两眼放空,懵懵地说:“我去洗澡。”

     季谌顿了一秒,林琅走得慢慢悠悠的,看似稳当,又下一秒就会摇摇欲坠,

     季谌三两步走上前,打横将林琅抱起来,林琅又轻又软,抱在怀里季谌心中一跳,压下不该继续的心跳,季谌轻轻地换了个姿势让林琅更舒服些,他走得慢慢的,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林琅的房间到了,季谌推门而入,林琅在他怀中半眯着眼似清醒又没有清醒的样子恍若一只小猫。

     “醒了吗?”季谌轻声问,

     林琅挪了挪腿,季谌放下她,盯着她的动作,“我洗好澡就睡觉了,谢谢季哥。”

     林琅相当乖觉地从阳台上拿下晒过日光浴的大毛巾,睡衣,一样不差。

     季谌点点头,退后半步,转身关了门。

     --

     林琅醒过来的时候早上五点,清酒喝多了也头疼,她格外清醒地摸下楼,给自己倒了杯温水,煮了一小锅牛奶。

     她在料理台边盯着小火慢煮的牛奶发着呆,脑海里想的是穿着衬衫,头发清爽,没有耳钉没有眼线,简简单单长相清秀,眼睛带着笑意的黎子清喝下一盅清酒的模样。

     单单是这副画面都赏心悦目,他说的话故意说给她听也好诗兴也罢,林琅不会简单到为了一段话感动得不可抑制。

     季谌下楼跑步,往往是寂静一片,今天却有牛奶味,还有小火煮的声音,他看到坐在料理台边捧着水喝的林琅。

     “今天起那么早?”

     季谌走到林琅身边,看了眼沸腾的奶锅,把火关上。

     “太烫了也不好。”季谌从消毒柜里取出一只大碗,把小奶锅里的牛奶倒入碗中,一只轻柔的手轻轻地捏住他的手腕,林琅不置可否地示意季谌让自己来。

     “季哥,你别对我太好,不习惯。”

     林琅只将牛奶倒了一半进碗中,“这是两人份的牛奶,季哥你等会儿跑完步要的话自己喝。”

     看林琅撒上麦片巧克力碎片,拿着个勺子捣着吃,季谌合上了欲说还休的嘴。

     “黎子清是不是要这两天开始宣传,陈诚那边?”

     “可能有点改变。”

     季谌干脆端了牛奶坐到林琅对面,“李导那里,选角提前到了明天,他明天会去。”

     “时间太短炒不起来,希望他能拿下这个机会,那么一切就好。”

     季谌不动声色地说着,仿佛是轻飘飘的一件事情。

     林琅问,“有把握吗?”

     季谌笑了,他抬眸,眼里看不出神色,“人选名单我看过,黎子清演技过关就没有问题。”

     林琅低头说了声哦。

     放在桌子上林琅的手机突然微微震动,季谌扫了一眼,顿时看到了“黎子清”三个字,季谌默默收回目光,却见林琅笑着敲了几个字。

     季谌心中闷气陡然间升了上来,“林琅,我重新追你,怎么样。”

     “咔——”

     林琅手机顿时滑落到桌子上,她哑然地望着季谌,

     对面的男人紧紧抿着嘴,盯着她,又有些不自在地看向一边,“怎么样。”

     林琅头大如斗,她的嘴角抽了抽,讪笑道:“季哥,你精神不太好吗?”

     季谌很快调整好情绪,低头喝牛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阐释道:“我们之前谈过一年半,我对你非常熟悉,能照顾好你,我也……爱你,你忘了一切没有关系,给我一个机会。”

     季谌终究放下手中遮掩尴尬的牛奶杯,他叹了口气,抬眸,望向明显不自在的林琅,心中的所有复杂情绪最后化为平静,

     “没有要你答应,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叫我季哥了,叫季谌。”

     面对失去了记忆的林琅,向来不用追求别人的季谌手足无措。

     “季谌,我认为你这是不甘心。”

     林琅摇摇头,她颇有些无奈,季谌钻进了死胡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我忘了,就真的对你没感觉了。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当时发生了什么?”

     这次换季谌哑口无言。

     他不想说,不能说。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卑鄙小人。

     季谌明显不想说的表情让林琅感到些微的讶异。

     --

     “芃羽,当时季谌对我做了什么?”

     “把你甩了呗。”

     芃羽摸了摸林琅软软的头发,“你用的什么洗发水,我最近想换瓶用用。”

     “蜂花。”林琅好奇问,“那你知道他为什么把我甩了吗?”

     芃羽手放下来,翻了个白眼,“大小姐,这事你当时捂得可紧了,我怎么问你都不说。”

     林琅奇道:“那我就没有露出什么征兆?”

     “我记得你当时说,”芃羽思考了一番,“季谌当时很紧张,很焦虑。”

     很紧张很焦虑?

     林琅脑海里浮现出季谌一贯的样子不是平静得几乎在装bility了,紧张焦虑也会出现在季谌身上?

     “反正啊,当时你超级惨,怎么忘都忘不掉他,走过一个熟悉的地方就想起他,就发愣,发完愣回寝室我们就发现你在偷偷哭,那几个月你真是个水龙头啊。不过呢,现在倒是忘得彻彻底底了。”

     芃羽叹了口气。

     林琅更加无法想象像水龙头一样的自己,“那我后来有再去找过季谌吗?”

     “有一次,下大雨,你去教学楼找他,回来以后就木愣愣的啥也不说了。”

     芃羽又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是那次之后,你就搬出了寝室,之后也没见你提起季老师了,是的,之后就再也没提起了。我很好奇啊,你怎么做到的,真把自己撞了一下?”

     林琅瞥了芃羽一眼,呵呵一笑:“是啊,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