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chapter.9
    幽幽的手机屏散着光,陈池带着耳机,视频里面的一对男女前后动作,陈池的眼睛红了。

     眼泪在陈池的脸颊上蜿蜒,顺着陈池已经不年轻的证明,从下巴滑到脖子上,落在陈池的手背上。如果眼泪有声音,可能会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视频里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爱人,一个是得力经纪人。哪怕陈池之前有怀疑也马上否定了自己选择相信妻子,可是现在——

     陈立川:您的公司可能资金已经被移走了。

     陈立川向来不是什么好人,林二的要求……更加有些孩子气。可是他就莫名其妙答应了,也照做了。

     陈立川又点燃一支香烟,黑暗里,除了电脑屏幕上的光,冉冉上升的烟圈,还有来自窗外星星点点的散落万家的灯光。

     陈池愣愣地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沉默着,双手捂住了脸。

     --

     陈头:已告知陈池。

     (七个小时前)

     林琅迷迷糊糊睡醒看了眼手机,

     林二:ok。

     现在不过七点多,林琅翻个身继续睡,手机却又震动,

     陈头:林二,年末联盟里有福利,日本七日自由行,去吗?

     八卦联盟为了表彰做出杰出贡献的娱记每年年末都会组织旅游,林二这名字在陈头底下的榜首多年,但神龙见首不见尾。

     陈立川私心是想见见这个神出鬼没的手下,但人家已经拒绝了加起来五年的邀请。陈立川“砰”地打开罐可乐,前几年还会对这个人特别想要了解,到底是男是女,好像除了钱对方也没有什么想要的了。同样组下的狗仔甚至说,要不反追踪吧,去看看林二到底是男是女,被陈立川笑着拍了一脑门,说归这样说,可也没根线可以搭到林二身上。

     林二组里的队员一概不加,除了这个群,只有陈头有联系方式。

     还有人说,林二本来就是娱乐圈里的人,说不定还是哪个明星……

     陈立川眯着眼看那个人:林二可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光凭直觉,林二就绝对不是明星,哪个明星那么穷。

     林二:能折现吗?

     等了好几分钟对面回来这样一句。

     陈立川气笑了,果然是林二的做派。

     陈头:你以前折过现吗?

     林二:没有。

     陈头:那还问什么呢?

     林二:妄想公司能变通一点,珍爱老员工。

     “哈哈哈哈哈哈!”

     陈立川不由大笑出声,办公室里早到的文手编辑们纷纷懵圈儿地抬起头,今天老大怎么那么开心?

     小夏手肘推了推旁边的老黄:“陈头是不是拿了什么大新闻了?”

     老黄是个看似保守实则腹黑的大龄女青年,她淡定地回头:“你什么时候看到过陈头因为公司上的事情笑得那么开心,我猜是网恋了。”

     小夏差点没喷出来,她惊讶地低吼一声:“网恋!?”

     老黄一副“你不懂”的眼神鄙视小夏:“大惊小怪什么,陈头也到年纪了,没看见陈头最近老是对着偷笑吗?”

     小夏:“???”

     老黄抿了抿嘴,看了眼对着电脑淡笑如春风拂面的陈头,示意小夏附耳过来,“男人,笑起来眼尾带桃花,就是有感兴趣的人了。”

     小夏懵懂地顺着老黄的视线望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黄姐,你说得很有道理哦,你怎么那么有研究的啦?”

     老黄缓缓抬起身子,坐得笔挺耸了耸肩,“不然怎么得你称一声黄姐,过来人!”

     说着,老黄把柜子里一整袋刚到的bl漫往里面再踢了踢,藏得更严实些。

     林二的头像是个企鹅,就是qq最原始的头像,可陈立川就偏偏对这只企鹅较上劲儿了,企鹅背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好不容易熄灭的好奇心随着陈池的事件又冒了出来,越是不知道的越想知道,或许知道了就没什么意思了。

     陈立川难得像个毛头小子,三十而立四十不惑,陈立川三十的年纪被人说有不惑的中年气息。四十不惑,不是对所有事情不感到疑惑,而是觉得,世事不过如此,不需要弄得太明白了。

     但林二就像逗猫的那根狗尾巴草,挠得人心痒痒。

     跟了他五年的小狗仔,诚实可靠,可在生活中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形象呢?

     鬼使神差地,陈立川发了条信息。

     陈头:这次陈池的事情做得好,请你吃顿饭吧。

     手机又震动了,不过手机的主人已经睡熟了,林琅嗜睡,睡熟的情况下任何震动都听不到。

     陈立川看着林二的头像暗下去,他嗤笑自己,怎么跟个毛头小子似的。

     --

     林琅中午是被叫醒的,她迷迷糊糊醒来,客厅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林琅推开卧室的门。

     一个长相严肃的俊逸男子正坐在客厅中,而她的妈妈林天蓝,坐在男子对面,看到她出来,两个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她。

     “这位是你父亲的哥哥,你该叫他大伯。”林天蓝开口向林琅解释道。

     林琅沉默了三秒钟,“我先去刷个牙洗个脸,再换身衣服。”

     林琅泼了一把冷水到脸上,镜子里的林琅一脸茫然,原来她有爸爸是真的,爸爸去世了也是真的,爸爸是银河传媒总裁的弟弟,也是真的。

     那个坐在客厅里的人林琅认识,是她实习地方的总裁季昭彰。

     如果说这是天上掉馅饼,这个馅饼也未免太大太不真实了。

     季昭彰非常严肃,只在林琅从卫生间出来后表情有一丝一闪即逝的柔和,“你是林琅吧。”

     林琅点点头。

     “我是你父亲的亲哥哥,你叫我大伯就可以了,我这次来,是想领你回家。”

     林琅看了眼林天蓝,季昭彰见到林琅的动作:“你的母亲我们已经为她购置了一套别墅,另外这辈子可以保证衣食无忧。但回家的,只有你。”

     林天蓝没有看林琅的眼睛,她低头玩手机,好像女儿要跟别人走了和她没什么关系似的。

     林琅收回自己的视线。

     既然知道自己被天上掉的馅饼砸到了,她自然乐意地捧着啃,但是有些问题要问清楚:“你们需要我做什么事吗?”

     林琅没说出口的是电视里看到的那一套:联姻啊……之类的,说不出口。

     季昭彰:“不用,是你奶奶,后悔了,想把你带回家里来,毕竟是季家的种。”

     “季家的独苗。”林天蓝玩着手机还不忘插一句口。

     季昭彰顿了一秒:“是,你是季家唯一的直系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林琅:“我也不需要为公司做什么吧?不是那块料。”

     季昭彰:“不用,公司的继承人已经在培养了。你……只要回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