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chapter.24
    陈强没想到自己会被起诉违约,更没想到他拿了钱躲到了老婆娘家后,晚饭时间会被叩响了家里的门。

     知道陈强背信弃义离开公司并将承担重额违约金的妻子哭着问他为什么,陈强目光闪躲。

     对方公司给了他一大笔钱,当时他正需要,又想着自己公司的制度可能等黎子清真正红起来就会撤换经纪人,于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背叛公司。

     陈强不是个优秀的经纪人,他手下有五六个入圈的新人,除了运气好接到个一飞冲天的黎子清,其他几个公司砸了钱连个水面上的泡沫都没起来。陈强非常拎得清自己几斤几两,黎子清这条路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如果不缴付赔偿金,陈强可能会面临法院传票。

     当初是为了钱背叛了公司,陈强一字一句将道歉声明发到微波上也是为了钱。

     “……对此,我非常抱歉自己工作上的失职。”

     打完了这一行,陈强在银河传媒的要求下,将“背叛”的证据截图发到了微波上,五十万,工作人员看到这笔金额也是咋舌,像陈强这样的三流经纪人,一个月工资税后也不过四五千,果然是一笔巨款。

     一时间,风云变幻。

     黎子清微博下的评论分分钟又被洗了一遍,

     “(。﹏。*)我错了……!”

     “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娱乐圈太黑了,没想到啊,黎子清我不该骂你!”

     “所以这就是某人阴谋诡计?那陈池怎么回事?也是被陷害的?”

     “这次事情真的……好莫名其妙啊……竟然有人……胆子那么大……?”

     网友们骂完陈强,跑到黎子清微博下发表安慰评论后迅速来到陈池微博下:“陈池你也是被陷害的吗?”“骗人的吧?”

     “连他经纪人都发实锤了,黎子清可能是被陷害的,但是陈池没得跑。”

     骂完陈池,网友们继续跑,一会儿就来到了经纪人吴良下面:“你的实锤是真的吗?”“陈池真的是基佬形婚?”

     “你怎么不早一点曝出来?”

     跑完吴良这一班,网友们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安慰姚灵。

     “你别担心,陈池洗不白,我们永远支持你”

     “么么哒,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自己”

     “早点休息哦!”

     安慰完姚灵,大伙儿开始看看黎子清和陈池两人微波下的热评,开始点赞。

     这条路,永无止境。

     黎子清小三出轨的话题马上被推翻,有明眼人看出与陈强联系的人好像是与银河传媒分庭抗礼的钻石娱乐某工作人员,又有人通过蛛丝马迹,发现这位工作人员与吴良互相关注……

     #陈池黎子清拨云见雾?有心人作祟?#

     网上的舆论重新刷上了热度第一,这条有关陈强,钻石娱乐工作人员,吴良关系截图的微博转发量达到一万,不知不觉,网上的质疑绷成了一条线,吴良有没有问题?作为陈池的经纪人第一时间发的微博竟然是陈池是基佬?为什么那么巧钻石娱乐工作人员与吴良有联系?黎子清是清白的,陈池真的是出轨出柜而不是被人诬陷的吗?网民们的声援渐渐式微。

     林琅从早上上班到下午下班,见证了网络快速的传播速度以及舆论从一边倒到中立的顷刻变化。

     由黎子清开始的剥开真相,扇了扇翅膀,影响到了舆论龙卷风的中心陈池。

     --

     “吴太太,今天又来跑步啊!”关乃因见到林琅,下意识地跑上她旁边的跑步机,她余光打量,这位似乎已经跑了许久,脸上满头大汗,关乃因稍微放松了一些。

     “嗯。”关乃因朝林琅微微笑了下以示礼貌,她调了跑步机速度,从慢跑开始。

     林琅与关乃因跑了二十多分钟,林琅的速度慢了下来,她大口喝水,似乎口干非常。

     关乃因见到,说道:“跑完步不要喝那么急,也不要喝那么多。”

     林琅似乎愣了一下,她回头善意地笑:“谢谢你,今天上班太累,跑不太动了。”

     关乃因呼吸也相当急促了,她也慢慢停下来走路,侧头问:“在哪里高就呀?”

     “律师,没什么名气,打点小官司,”林琅有些不好意思,她朝着关乃因,刚运动过后脸红扑扑的,看上去挺实在,“因为我做的夫妻官司比较多,毕竟我国离婚率40%-50%,所以我就打打这种小官司,最近任务挺多,就累了点,不过我们小区旁边那家扇贝店你吃过吗?可好吃了!”

     林琅好似没见到关乃因突然抽了一下的表情,继续说道:“是叫飞龙扇贝吧?哦,晚上再点一个榴莲披萨,再累都没关系啦!”

     关乃因不想听这些扇贝啊披萨,但看着一个小区的也不好意思岔开话题,可人家还兴致勃勃地要继续说下去,关乃因顿时有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感觉。

     “您是律师呀?”

     “小律师小律师,”林琅双手推拒,明明脸上是自豪,手上却做着好像谦虚的动作。

     关乃因之前也是经纪人,看人脸色做事情,怎么会不知道对方现在心里自豪的很呢?律师这行,说出来还是挺有派头的。

     林琅继续说道,“我每天办的案件无外乎夫妻离婚,要我说,以前的女人太傻,离婚了还要帮男人背债,唉你知道那个臭名昭著的条款不?第二十四条?哎呀最近来咨询的都是这问题,真厉害!”

     “就是离婚了以后债务各负担一半那个吧。”

     “对!”林琅赞赏地看了关乃因一眼,“夫妻离婚财务问题重中之重,一定要先去公证,有些人家暴妻子被起诉离婚,妻子想要多一点财产精神损失啥的,可法院判离婚以后财产对半开,妻子有苦说不出,因为什么?这就是没证据。还有有些不明财产,老公没告诉老婆,最后还是跟着老公走,这老婆发现的时候资金已经转移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就是说这回事。”

     林琅滔滔不绝地说,越讲越开心,关乃因是笑着听的,看似敷衍,可眉目间的关注忽视不了,到底是不是真敷衍就看她自己了。

     林琅就说了好些其他案子,突然表情一皱,

     关乃因好奇,她问:“怎么了?”

     林琅从跑步机上下来,红着一张脸,“刚才说了那么多吃的,突然有点饿!老公等会儿就到家了,正好我绕个弯出去接他,顺便吃个夜宵!”

     关乃因怔愣,随即也朝林琅挥了下手,她有多久没有和吴良一起吃夜宵了,关乃因想到,现在她的老公或许陪在那个贱人身边,紧握的拳头指甲都嵌进了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