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世界只有你的时候
    今天又是普通的一天,早晨的阳光下,我走在上班的路上。

     路上人来人往,人们都为了生活奔波忙碌,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无暇他顾。

     我看着这些人群,和以往并无不同。但我此时脑海里突然又冒出来小时候曾经困扰过我的念头:我从哪里来?他们是谁?我出生前我的意识在哪里?

     我看着这些路人,心里想:他们是否也有过和我一样的这种念头。难道,真的只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想法。

     我是一个程序员,我知道,当一个系统对自身产生怀疑的时候,就是产生了BUG的时候。此时,系统就会有两种反应:一是修复掉这个BUG,很快恢复原来的平静;二是BUG越来越大,直至使整个系统崩溃。

     如果我的这种念头就是一个BUG的话,它已经被修复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被我强迫回到波澜不惊。但每次的强行修复,却可能导致下次的BUG会更大。

     我被这个从小的想法困扰很久了。这个世界看起来越正常,我越觉得它不正常。尤其是当我也学会编程,学会用数字来构造一个个虚拟世界的时候,我就越是觉得,我现在的这个世界就是被人为设计出来的。包括周围的一切,和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可能只是设计出来的道具。

     但书本告诉我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上,地球又在太阳系里,然后外面就是无穷黑暗的宇宙。

     所以,我每天晚上看着星空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星空是真实的吗?谁能保证它会不会只不过是一块显示器,就像LED液晶显示屏一样,其实它只是投影出来是这样的而已。

     我觉得这个BUG已经越来越大,该是对系统产生影响的时候了,而不是每次都被系统修复。

     那怎么才能突破这个表象呢?我不想每天都像看电影一样活着了,好像周围的一切其实都是表演给你看的,每个人都是演员,一切都是布景。

     还好我操作系统知识还够用。这个世界太有序了,物体受到重力会下落,灯通电会亮,世界上每个物体都遵循牛顿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但越是有序越像是人为设计的。因为我也可以编程编出这样一个系统,规则我定。

     我已经开始意识到,其实我是世界上唯一的人类,其他的一切环境、物体、人,都是设计出来的幻象而已,只是用来欺骗我的眼睛,让我一直沉睡下去。

     就像一个在梦境中的人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做梦一样。

     突破系统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出系统的薄弱的地方,或是漏洞,然后冲击它,直至死机。

     我摸了摸旁边的墙,实体,看不出破绽。

     但我知道,一个系统如果一个漏洞也找不到的话,那它就全部都是漏洞。

     于是我就要做一些违反常规的事情了。突破了设定的规则,系统才会死机,电脑才会蓝屏。

     如果这个世界是为我设计的,那我在这个世界应该是永不挂的。但我又不可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万一不是呢?那不就白搭性命了!这个赌注太大,输不起,不敢赌。

     我摸了摸旁边的墙。我知道我之所以知道这是墙,是因为有触觉电信号从我指尖的触摸神经传导到我大脑里,产生了触觉。

     于是我做了一个大胆决定:我要向这个墙壁冲击!如果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客户端,那系统一定不会让我这个客户端断掉。但这样有可能有两种结果:一是我会撞个头破血流,二是系统无法接受这种反常行为,逻辑错误,死机了。

     当我越来越强烈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客户端,其他的都是表演和布景的时候,我下决心试一下。

     我目测这这个墙的距离,我要计算好冲击力。冲击力不能太大,万一不成功还不至于受太大伤;也不能太小,不然系统不会死机。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就等待时机了。

     我知道当系统变化交替的时候,是系统最薄弱的时候,选这个时候冒险,成功率会更大。

     而正午11点,午时的时候,是一天中阴阳交替的时候,这个时候系统交替,系统最脆弱,也最容易死机。

     我看了看表,已经很近了,开始倒计时了。

     于是我从本来的闲然自得,突然一下子向着墙奔去,闭着眼一下猛撞了过去。

     一阵天昏地暗。

     我爬了起来,看了看,身体还好没有受伤。我站起来看看周围,全是灰色的,什么也没有。

     我再回头一看,我出来的墙,是被我撞出了一个大洞。

     我来到洞口往里看,洞里面依然是我那个熟悉的世界,那里车水马龙,行人匆匆,有高楼大厦有繁华的街道;但洞口的另一端,全是灰色,什么也看不到。

     我成功了!

     也再次验证了我的猜想没错,我原来生活的所谓人类社会,其实只是一个布景,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高楼大厦、自然风光、天空海洋、里面的每一个人类,其实都只是布景,可能是数字合成,也可能是道具。其实,那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活人,而其他周围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演给我看的。

     我也突然想到,我以前从电视、报道里看到的新闻,比如美国攻打伊拉克,******会见****,南非世界杯,这些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而且也根本不存在这些人。我每到的一个地方,肉眼见到的每个人,都是系统设定好的;而我不处在的地方或城市,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和人。比如我计划好要从上海出发飞到泰国的曼谷,在我踏上上海出发的飞机的时候,曼谷这个城市的布景才临时搭建起来,目的是为了让我“看到”确实有曼谷这个城市,和城市里的人。而我平时电视、新闻里看到的曼谷,都是纯编出来的而已。

     我突然醒悟了,原来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周杰伦,没有******,没有崔健、张学友、碧昂丝、莱昂纳多、梅西,只有我“需要”肉眼亲眼见到他们时,才会合成出这些人的形象让我看到;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大,只有我周边那么一小撮大小的地方;其实美国、日本、欧洲都不存在,也只有我“需要”去到这些地方的时候,才会把这些地方布景搭建起来,只为了让我看到,并让我认为它们是存在的。

     星空、天空、太阳、月亮也都是假的,那只是在我头顶布的一个巨大的LED显示屏而已,让我肉眼看到,以为那是天空。

     更可怕的是,太阳系、银河系、甚至宇宙,也是不存在的,那些都是媒体书籍编出来让我相信的东西而已。

     我唯一确定的是,我的意识本身是存在的。

     我在洞口犹豫了一会,我是要继续回到那个为我编织的世界,里面有阳光沙滩、明星政客、有世界各国,继续在那里傻傻地舒服地生活,欺骗自己这些都是真的,一直到老;还是要放弃那个熟悉的假象,往那遥远的未知走去,不知道会走到哪里,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虽然我知道我原来的世界很舒服,虽然是假的,但我完全可以这样昏昏噩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生,但我还是决定放弃一切,放弃一切美丽的美梦,去寻找真实。

     毕竟这是我从小就会思考和困扰的问题。只是人类社会的花花世界,每次都让我掐掉这个念头,继续做梦。所以,这次我决定要真正醒过来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洞头弄平,重现封好,对我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布景,要告别了,我要去真实的地方去寻找真相去了。

     我毅然往前面看不到头的灰色地带走去。

     原来我是这个世界唯一存在的意识,或者生命,佛教里说的世间万物皆色相,看来是真的了。

     盘古开天地,混沌初分。我现在又回到了混沌中。

     但我依然有个强烈的直觉,我并不是孤独的。既然能有为我搭建的世界,应该还会有其他的世界,应该是为另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搭建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要专门给我搭建这样的世界,设计出这样的人类社会给我,让我也认为自己其实只是人类社会的一员。那在我意识到我“出生”在这个人类社会,这个地球之前,我在干什么?我的意识在做什么?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在那个为我构建的人类社会生活太久了,原来我一直是在看电影而已,一切都是演给我看的戏。究竟是谁设计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在这个灰色地带里走着,除了灰茫茫什么也看不清,好像是一个马赛克的世界。我不知道要走多久,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也不知道是否有尽头。但我只能这样往前走,无限。

     原来我是如此地孤独。

     我现在已经开始有点想通了,我开始发现物质并不是根本,意识才是一切的根本,只要有意识,你可以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物质世界。意识没有形状、实体、重量,那意识就创造出物质来承载意识,所以我才以人类的形象出现在我的那个地球。意识是比物质实体维度更高的,它似乎只是一个能量流,汇集到一起就可以思考,然后从虚无中创造出物质出来。

     我想起了周易里的:无极生太极,太极生阴阳,阴阳生万物。

     连现代物理学都认为,宇宙始于一个奇点,没有任何空间和时间和体积的点,然后突然形成了所有物质爆炸出来。这就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过程,现代物理学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虽然这个宇宙也是被人为设计的,应该说是某个意识设计的。

     大脑的思考是大脑皮层里的神经元放电的过程,不知道意识的工作也是这样么?也需要电荷么?但意识是没有体积、重量的啊。

     意识可以创造一个宇宙,而我自己也是意识,那意思是,我也可以创造出一个按照我的规则制定的世界了。那会不会,宇宙就是我自己的意识创造的呢?

     我突然陷入一种深深的恐惧,我恐惧的是答案本身,可能会很无情。因为我想,我已经发现答案了:其实,我就是唯一存在的意识,没有产生没有灭亡,无限地存在着。但我又害怕孤独,所以,我的自我意识无中生有地创建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里面有太阳有月亮,有山有水,万物遵循万有引力定律,遵守牛顿定律、量子力学、相对论力学,里面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类,有秦始皇有爱因斯坦有周杰伦,甚至我的女朋友也是我的意识创造出来的一个角色而已。同时为了让我入戏,我强迫自己对自己催眠,让我相信我也只是几十亿人类中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我和其他人一样,遵循三界定律,会生老病死。我强迫自己忘记其实这个世界是我的意识自己创造的,以此让我不再孤独。

     这个世界没有上帝,或者我就是上帝。

     但我,终究还是醒过来了。

     我继续在这灰色的没有任何景象的地方深处走着,我想知道更深处的远方是否会有不一样的风景,还是无限地一成不变。就像小时候玩的46位电子游戏机一样,通关了之后,是否就是一片凌乱的代码。

     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呢。也许,我会遇到另外一个和我一样无限存在的意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