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鬼差替补员 中
    阴差:“是的,这些报应的执行者,有的是由我们阴界的执行,有的是由高级点的神灵来执行,有的是纯靠天道的自然规律。从本质上说,我们和神灵差不多,都是拥有精神力的灵体,不需要借助肉体就能发生力量,或者可以说我们是以大自然为躯体。只是我们在阴界,他们在天界,但我们都会管人界的事情,这三界本就是平行时空,相互重叠。”

     我问:“那你们一般要等多久才执行报应呢?”

     阴差:“这个不一定的,有时候甚至立刻执行的都有,但一般都会隔个几年才把这个报应显现出效果,一方面允许对方有改过的机会,一方面也为了有个缓冲,过渡自然一些,不能干预得太明显。其实报应就像银行的活期存款,每隔一段时间结一次息,并且累积下去。”

     我说:“难怪很多人做坏事后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后面运势越来越差,各种坏事发生,包括疾病、意外这些。”

     阴差:“对,这些变坏的事情,一般是我们阴界的在执行,你们看不到我们,我们却可以有力量做一些事情,就像你爬梯子我们就可以把梯子弄断让你摔下来。不仅仅是我们阴界的公务员,一些游离在制度外的灵体,比如修炼多年的精怪,厉鬼,也有能量做这些事情。所以没事憋招惹这些精妖,他们都是有道行的,要整你小菜一碟。”

     我说:“坏事你们做比较多,那那些福泽天下的好事,是不是神灵执行的比较多啊?”

     阴差:“嗯……也可以这样说,但其实我们的分工没有这么明确的,好事我们也可以做,惩罚的事情神灵也可以做,并没有什么很明确的规定。但比较多的是,大的事情和大的人物,神明介入的会比较多些,比如获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啊,保你打下江山啊,帝王将相这一类的人物的事情,大方向的事情他们管的多;而我们阴间公务员,主要负责平头老百姓的福祸事情了。”

     我说:“哇噻,那么说的话,如果我得到神明眷顾,那说明我就是大人物了?”

     阴差:“等你有那个资历再说吧,不然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我们辖区的管理范围内。总之一句话,只要你做的正义的事情,所有神明鬼神都会保护你;如果你做坏事,所有神明鬼神都会找你麻烦。”

     我说:“照你那么说,那些帝王将相人物的斗争,其实也就是背后的神明间的争斗了?比如解放前的毛蒋之争,其实也是他们背后扶持的神明间的斗争了?”

     阴差拿手指堵住我的嘴:“嘘……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小子胆子真大,这些话都敢说。有些事情呢,你知道的话藏心里就行。这些大人物的事情,不是你我这样的小人物有资格管和过问的,我们可还没到那个级别。抬头三尺有神明,谨言慎行啊。”

     我说:“我谨言慎行没问题啊,但你要捉的魂呢?”

     阴差环顾一看:“呀呵,这家伙趁着我们聊天的间隙竟然偷偷溜走了。跟我追!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我跟着阴差四处搜寻着刚刚逃跑的那个贪官的魂。

     只见阴差拿出一个好像指南针的东西,里面指针在旋转着,还有一个强弱变化的指示灯。

     “这是鬼魂探测仪,”阴差说,“它可以指示附近鬼魂所在的方向,还有指示灯的亮度代表距离远近。”

     “真是高科技啊。”我不禁赞叹道。

     “你以为只有你们人间能发展科技,我们阴间就不行了?你以为阴间里的人都像电视剧里一样还穿着唐朝时候的古装吧?早换成阿迪达斯了!”阴差道。

     我们很快就在一个天台上找到了这个不想走的鬼魂。

     贪官哭着求饶道:“我真的不想走啊!我还有很多牵挂啊,我银行的资金还没转移到我儿子那里,我的房产、我的情妇们都还没安顿好……”

     阴差:“你都挂掉了还惦记这些干嘛,那些东西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乖乖跟我会地府审判席,我们会给你个公正的评价的。本来你阳寿没有这么短的,但谁叫你做的坏事太多,自减阳寿,自己挂掉了能怪谁?”

     阴差递给我一个铁链:“这是锁魂链。去,把他锁了带走。”

     我拿着锁魂链走近贪官,贪官已经瑟瑟发抖。

     我将锁魂链向他扔出去,链子自动就锁住了他的手,他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我拖着他向阴差走去。

     阴差:“干得不错,走,我们把他送到地府去。”

     阴差带路,我拖着锁链连着的贪官跟着走。

     阴差:“幸好发现早,如果被他逃跑,他对人间又过度留恋,或产生怨念太深,那就会成为厉鬼,那就不能去投胎,遗留人间成为祸害了。”

     我问:“为什么怨念太深会成为厉鬼,就不能投胎呢?”

     阴差:“因为这样他对上一世的记忆就无法删除,孟婆汤都无法洗干净他的记忆,那假如强行投胎,会导致他前世的记忆一直伴随他的一生,那是很不利于他的新轮回的成长和修行的,而且还会另他的灵魂力倒退。”

     “我们每活人生一世都是修行?我怎么没感觉。”

     “其实人类之所以一世一世轮回,其实就像是在一轮轮考试,每一世结束就做结业评估,在不断轮回中人的灵魂才能提升。有少数直接在人间就提前完成任务的,那就是升仙得道,直接毕业成仙了,不再受轮回之苦。”

     我若有所思:“好复杂。人类的生生死死,轮回投胎,结业考试,还有阴界公务员在执行维护秩序,这好严谨一个系统啊!这是谁设计的这个系统啊,好厉害。”

     阴差:“是造物主啊。你们人间不是也流传很多创世的传说么?盘古开天地,上帝造人。其实这些都是真实的,只是人传人,一代传一代,就变成这样玄乎的了。你看过《黑客帝国》么?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只是更高级的智慧生命设计的系统里面一个小小的元素而已。你们人类也开始要自己做造物主了,等人工智能流行,机器人也有了思想,你们就是新的造物主。”

     我有点晕了:“好复杂。算了,以后再捋捋。我们现在去哪啊?”

     阴差:“去鬼门关啊。鬼门关是阴间和阳间的通道,我们通过鬼门关往返与两界,把旧魂送走。鬼门关就像是太极阴阳鱼里白鱼的那个黑点了。基本上每个人口密集的城市里都有一个鬼门关,开在不同地方。鬼节的时候我们阴差们就会大开鬼门关,送一些鬼魂来人间怀旧。”

     我跟着阴差来到了鬼门关。

     我看了一下,这里是一个大商业中心的旁边,因为我已经开了阴阳眼,所以是可以看得到的。

     “哎哟,我们城市的鬼门关原来在这个商业街这啊,我在这好多年都没发现。”我惊叹道。

     “当然,没有阴阳眼,是看不到的。以后你捉到新魂,就送到这就行。我会给你个阴差替补员的员工牌,这样你就能自由进出了。”说着阴差递给我一块牌。

     “这造物主真会设计啊,就像是游戏公司设计一款新游戏一样,各种设定,各种装备。”我举一反三。接过员工牌。

     这不会是爱因斯坦说的虫洞吧。应该不是,虫洞是时空扭曲点,阴间和阳间其实是镜子的两面,中间钻个孔就阴阳通了。

     此时贪官开始慌张了:“我不要进去,我不要进去!两位兄弟,你们只要放了我,我就把我家里保险箱的密码告诉你们,里面还有几百万零花钱,你们随便拿去用。”

     阴差:“企图贿赂公务人员,罪加一等。别做梦了,你这套在阳间用用还可以,在阴界可是行不通的。”

     阴差对我说:“知道什么叫神不知鬼不觉吧,在阳间的一切活动,都逃不过鬼神的注意。”

     阴差向鬼门关的看门人出示令牌,就带着我们进去了。

     我跟着阴差走进了鬼门关里,这算是正式踏入阴曹地府了。

     果然在门口,设有几个宗教办事处,几大宗教都一应俱全,基督佛教道教,各自有负责人,负责有相关宗教信仰的鬼魂的分配。

     我看到除了我们,鬼门关里也陆陆续续进了好几个其他的阴差,他们也各自押了一些鬼魂回来。

     有个人还过来和我们打招呼,他对和我一起的阴差说:“喂,霍去病,你今天收获不错哦。”

     我顿时大惊:“什么?你是霍去病!西汉名将霍去病?”

     霍去病:“对啊,有什么奇怪的么?能当上阴差的也不能是普通人物啊,一般都是有从军经验的有将军官衔的优先。而且现在和我们说话的这位阴差大人也不是普通人啊。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明代名将戚继光。”

     我顿时又凌乱了:“什么?抗倭英雄戚继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们竟然现在都做阴差了。”

     戚继光对我说:“你就是霍去病刚培养的阴差替补员吧,看上去还可以嘛。小兄弟,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阴差是公务员,不是每个人想当就能当的,有钱也买不到的。阴差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阴界的规矩可比阳间严格多了。”

     我说:“说起来也是啊,那我能当个阴差替补员也蛮荣幸的了。但我有一点不大明白,霍将军您从汉代到现在都一千多年了吧,怎么还是干阴差啊?怎么不升个大点的官啊,就不用那么奔波了。”

     霍去病哈哈大笑:“你想多了,阴差在地府的地位可不低的,而且阴差也有官衔的,我算是一个中队长吧,手下还有人的。而且在阴界一千多年的资历也不算什么,这里各个朝代的名人都有啊,春秋战国的都还有呢。”

     我惊讶道:“真的吗?那能不能咨询一下我的偶像——唐代的著名命理师天文学家——司天监李淳风现在干嘛去了么?”

     霍去病:“淳风啊,他是命理界的,得天道的人,现在应该在天界当官了吧。像刘伯温、张良、诸葛亮等这些高人,在阳间时候辅佐君王即位,又是玄学大师,得天机,属于循天道者,比普通人更早悟出天道的运行规律,自然容易博得天界的欢喜,一般在天界工作呢。”

     戚继光跟我们告别:“我今天带了个基督徒,耶稣那边的,我先带他到基督教办事处去移交了啊,你们慢慢聊。”

     我此时真是眼界大开啊,竟然还能遇到这么多古往今来的厉害人物。

     贪官此时拉住我们衣角:“两位阴差大人,我也有宗教信仰的,要不你们也也把我弄到宗教办事处去吧!听说宗教那边的都蛮舒服的,不是极乐世界就是天堂,比地府里的舒服多了,据说地府里还会上刑具呢。”

     霍去病拿出一个ipad,调了这个贪官的生死簿出来看了看:“你的资料没显示你这世有宗教信仰啊,你信的啥啊?难道你信的春哥?”

     贪官支支吾吾地:“我信……我信马克思的,这也算信仰吧!”

     霍去病:“算倒是勉强可以算,但遗憾地告诉你,马克思没在我们这里设置办事处,所以你还是要去地府里报道的。谁叫你死在这里了,如果死在德国也许他老人家还能罩罩你。”

     贪官:“那我信周杰伦行不行啊!我超喜欢周董的歌的。”

     霍去病二话不说拉着贪官就走:“别在这瞎BB了,周杰伦还没死呢,拿什么罩你?少废话,跟我去报道去。”

     霍去病回头对我说:“你是阴差替补员,也就只能走到门口这里了,里面就不能随便进了。今天收鬼流程都给你介绍清楚了,以后你到点上下班就行。好好干吧,我先走了,你直接从鬼门关出去就行。”

     霍去病把锁魂链和鬼魂探测仪和一个布袋给我,于是拖着贪官到地府去了。

     他还回头叮嘱了我一句:“切记啊,你只负责抓新魂,其他的灵体不要轻易招惹,尤其是厉鬼、修炼多年的老鬼、修炼成精的动物精怪妖,这些不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只要你不要主动招惹他们,他们也会给我们地府公务员几分面子的。还有见到神佛要有礼貌,见到龙不要惊扰他们。”

     我拿着这些东西,放到布袋里,毫无头绪地走出鬼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