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鬼差替补员 下
    我拿着这些东西,放到布袋里,毫无头绪地走出鬼门关。

     走出来后,看了看周围环境,现在换了个角度,阴阳眼也打开了,看看这个以前经常逛的商业街,还真有点不一样。因为我现在眼睛能接收的波段增加了,所以看看这个灯红酒绿的商业街,色调有点偏暗灰了。再仔细看看一些比较黑暗的地方,也可以看到一些白色的鬼魂也在飘动。

     因为我现在肉身还在家里睡觉,现在没有了肉身的束缚,我现在轻飘飘的,可以自由飞行了,感觉还是不错的。我绕着商业街飞了一圈,小飞侠了一把。

     我还想往高处再飞点,发现比较吃劲了。再往上一点点,靠近点云彩的地方,好像看到有一个什么庞大的东西躲在云里。

     我稍微再靠近扫了一眼,吓了一跳,原来是一条巨龙蛰伏在云里,刚才看到的只是他尾巴的一部分而已。

     想起了霍去病刚才的叮嘱,我还是赶紧飞下来吧。龙是第四维度的生物,天空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区域,他们的地盘;作为阴差,主要活动的区域还是以地面和近地领空为主,把龙弄醒了万一找我麻烦我可不是对手。

     逛了差不多,看了看时间,该回去了。于是我一下又往回飞去。

     天亮了,一觉醒来,我也没感觉有什么异样,还蛮舒服的,于是照常上班去了。

     到了白天,我的第三只眼是处于封闭状态的,所以和平时无异,也看不到更多的东西。

     到了晚上,我也稍微提早点入睡了。到了夜里十二点,我的这第三只眼开始满电开机了,于是我准备出体,开始我的第一次正式独立捉魂工作去了。

     我在城市的夜色里飞飞停停,今晚比较安静,没发现有什么新魂升天。

     “一个城市里应该也不会每天都死人的。”我心想今天可能会比较清闲了,那应该到哪打发一下时间。

     我就一个人在大街上瞎晃悠,一路上也遇到了各种孤魂野鬼,各种颜色的,和他们的死亡时间和修为有关。他们一见到我阴差的号牌都自动闪开,看来阴差的招牌这些小鬼还是不敢惹的。不过他们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所以我也不管他们。

     反正也无聊,我突发奇想想找一些有意思的鬼聊聊。不过路上遇到的这些鬼也没啥可聊的。我想想我不是能飞么,那我能不能飞远点去玩玩?以前去哪旅游都要买机票,现在自己能飞,那要不试试?反正霍去病也没规定我不能到处乱跑。

     我看到路上有个民国的鬼,想必死得久了,知道的东西也多些,就上前抓住他问话。

     民国鬼一见我揪住他,吓得直哆嗦:“阴差大人,您看我也没犯事啊,您就放了我吧,我这有点小钱孝敬大人您随便花花……”

     我说:“你胡说什么呢,我可没要抓你,我只想问问你个事,我现在要飞到东京、香港、新加坡这些地方,可以飞去么?要多久?当天能回来么?”

     民国鬼松了口气:“大人,要说这飞行啊,您作为阴差,从一个城市飞到另外一个城市,一点问题没有,只要在月圆之夜,借助月光的能量,月光下隐藏一种暗流,就像河流一样,只要顺着这个能量,您可以到此时有夜晚的任何一个城市。美国那边是白天,当然不行,亚洲这边基本OK。”

     我问:“国外的也行?”

     民国鬼:“理论上可行,实际上不行,因为您没签证啊。这阴间的国界也和阳间一样,中国的地府就只负责中国这边鬼的收押投胎工作,RB的鬼呢有RB自己的地府来收,印度、菲律宾也一样。您没签证就要到别国去的话那和阳间的偷渡差不多,被RB地府的阴差发现要被遣返的。”

     “那香港总可以了吧!”我说,“该不会也需要什么港澳通行证吧。”

     民国鬼:“不用不用,香港回归后,香港那边的地府也合并过来了。”

     看来阴间的政治体制和阳间也蛮同步的啊。

     我一把放开他,于是开始按照他的方法找月光中的暗流去了。

     我在月光中寻找着,终于发现了这条暗流,很细小的,有点发紫。于是我就飞到这细流中,果然飞行速度很快加快了。

     我往下面看了看,转眼间已经飞过了一个个城市,比飞机快多了。

     我很快就看到了香港那著名的维多利亚港湾,在阴阳眼中看,色调和平日的有点不一样,好像被一个小孩胡乱用染料改写的油画一样。我于是离开暗流,飞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到香港哎,感觉还不错。

     我走在香港大街上,路过一座座大厦,这边晚上还是这么热闹,当然路上也能遇到一些孤魂野鬼。

     我经过一个大厦的时候,突然看一个低着头鬼蹲在地上,看起来很忧郁的样子,看着有点眼熟。

     我凑近一看,吓了一跳:这不是张国荣么!

     我于是慢慢走近他,问他道:“请问……你是不是张国荣?”

     他慢慢抬起头,看到我,说:“阿sir,我等会会走的,我就在这坐会儿,休息休息,不会影响到人类的。”

     看来他看到我阴差的号牌了,以为我是香港城管,来赶他的。我于是赶紧解释:“没有啊,你随便坐,我不是来赶你的,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你的歌曲和电影的!”

     张国荣稍微翘起嘴角苦笑了一下:“那都是生前的事了,前生荣华富贵又如何,死后还不是什么都不带走,冷冷清清凄凄惨惨,何况那冷落清秋节。”

     我说:“为什么讷?您生前又没做什么坏事,对每个人都那么好,还经常积极参加一些慈善活动做善事,地府在功过簿应该给您加分才对呀?早点投个好胎,您过得好了,我们粉丝们才能安心啊,不然看到您现在这样孤苦伶仃,粉丝们会很难过的。等您投胎下一世后,长大了还可以继续写歌拍电影,这样才是您的粉丝们愿意看到的事情呀。”

     张国荣叹了口气:“哪有这么容易,阴间有阴间的规矩,不会因为我是个明星就能特殊照顾的。”

     我疑惑了:“什么规矩?”

     张国荣:“我是自尽死的,阳寿未尽,所以每天都必须到自杀地报道,每天如此,直到阳寿到期的那一天,地府才会把你收押安排,走正常的投胎流程。不过您放心,我不会害人的。我前世没做什么坏事,死后也不会做的。我会每天默默的坐在着里,一个人独自看月出月落,等待着,等待着……”

     看着张国荣此时的孤单冷清,而又被他的生性善良所感动,我心里也一阵难受,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坐在这陪他说说话。

     看来他也难得有个说话的人,他也开始问我一些此时阳间的事情:“现在阳间的娱乐圈是什么情况啊?变得怎么样了?”

     我说:“现在的娱乐圈啊,也就还好,华仔(刘德华)伟仔(梁朝伟)还在奋斗着,王菲又离婚了,伟仔和刘嘉玲结婚了,学友哥半隐退了,以前和您拍霸王别姬的陈凯歌现在拍武侠片去了,青霞姐也上HN卫视的真人秀节目《偶像来了》了,好好玩的……”

     听到这些,张国荣本来忧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关心这些他生前的好友,会关心他们过得好不好,关心他们事业家庭是否幸福。

     张国荣对我说:“如果有机会,麻烦您转告一下我的这些生前好友们,让他们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我现在过得很好,叫他们不要担心我。”

     看到此时的张国荣还如此关心他爱的朋友们,我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了。

     我继续给他讲着娱乐圈的事情:“现在也涌出了很多新人啊,什么tfboy什么李荣浩,杰伦现在已经升天王了;您不在的这些年,韩流对中国娱乐圈冲击得厉害,青年女孩们都迷什么李敏镐,00后迷exo,日星倒是渐渐衰弱了,没几个人知道木村拓哉泷泽秀明了,不过*********倒是依然很火,其他的波多野结衣这些在单身男人中还是蛮有市场……”

     听到这些介绍,张国荣忧郁的脸上渐渐放晴,他说:“好久没人给我说这些消息了,我的娱乐圈的理解还停留在十几年前呢。真的很谢谢你,陪我这么一个孤独鬼聊了这么久。”

     我说:“不要紧呀,谁叫我也喜欢您的电影和音乐呢。我现在兼职阴差替补员呢,以后有空我会继续找您聊天,给您讲讲娱乐圈的一些最新咨询。”

     我看了看时间:“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不然被霍去病发现我擅离职守这么久,不骂我才怪。国荣哥,告辞了!”

     我告别张国荣,赶紧飞回我的城市去了。还好今晚那边也比较平静,没什么事,不然有新魂没人收的话,我可要被问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