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鬼差替补员 上
    我叫安达,程序员,单身狗一枚。大学毕业后在一个不痛不痒的公司找了个不痛不痒的程序员工作。工资也不痛不痒,高也没高到富甲一方,低也没低到食不果腹,反正就是个稍微漂亮点女生看不上眼大龄剩女也就多看两眼的完全不引人注目高不成低不就的无不良嗜好英俊不潇洒风流不倜傥的24K纯光棍儿。

     既然也没什么女朋友可谈,于是我就将我无限的热情投入了我无限的代码世界里去。至少在那个由二进制构成的世界里,我可以构建出我的城堡,甚至设计出自己想要的女朋友,和想要的浪漫爱情故事。

     为了工作经常我也经常要到深夜还在敲代码,反正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烂命一条,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随他去吧。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搞的,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半梦半醒中好像总听到有个声音在叫我:“要上班了,要上班了,醒来,醒来。”

     难道是我们老板晚上也不放过我,托梦也要告诉我要加班?这老板真是够狠的,比阴魂还会纠缠人,梦中也要逼我干活。

     在某一次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大叫一声:“谁呀,快给我出来!天天叫唤,烦不烦啊。”

     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了,站在我的面前。只见他身材高大,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像个摇滚歌手,身上穿着一套蛮奇怪的制服,侧面还有一个有点像小李飞刀装飞刀的那种工具包,上面排满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工具。

     我再看看周围我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像雾一样迷迷糊糊的地方,似明似暗,看不清楚风景。

     我于是问道:“阁下哪位啊?是不是你每天晚上在我耳边嘀嘀咕咕的?”

     那个人回答到:“没错,正是在下。”

     他的声音很低沉,又好像有点魔力,让人听了从心里透出一种寒意。

     我继续问:“那你是干嘛的?”

     他说:“如果说我的工作的话,那么我是阴差。”

     阴差!我民间小说看的可不少,阴差我是知道的,像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那些,专门勾人魂魄的。

     我心里一阵拔凉拔凉的,继续颤抖着问:“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阴差答道:“这里是阳间和阴间的交界处。”

     我顿时两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阴差大人啊,你看我也没干啥坏事啊,顶多也就偶尔随地吐痰、偶尔随地小便了而已,怎么就这样就收了我啊?我连女朋友都还没有呢,她的手我还没有牵到过呢,怎么就这样没了啊……”

     阴差:“真是个软包子,你哭个什么劲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来又不是要你的命的,恰恰相反,我是给你带点福利过来的。”

     我顿时擦干眼泪:“真的?什么福利啊,给我加个几百年阳寿?”

     阴差:“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还几百年,你干嘛不直接当神仙去得了。”

     “有事您说话,”知道不是坏事,我就放心了,“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小弟我愿效犬马之劳。打个劫,劫个色,这当然干不了;揍他几个小坏蛋,还是绰绰有余。”

     我知道这阴差可是阴间的公务员,这可是万万得罪不了的,得好茶好吃的招待好咯。

     阴差:“你这嘴啊,可贫得郭德纲似的。我确实有点事情,你可以帮得上的。就是给你个兼职,你干不干啊?”

     兼职?听起来像是蛮好玩的样子。于是我继续问:“请说,愿闻其详。”

     阴差:“最近呢,我们阴差有几个请假去参加一年一度的斗武大会去了了,所以现在人手有点紧缺,忙不过来。所以呢,需要在阳间招些阴差替补员,先来顶上一阵。”

     “啊,还有这种事情啊。那么,为什么选到了我呢?”

     “我们选择替补员当然也是有标准的,首先八字阴柔度要正好,不重不轻,重了在阴界活动不便,轻了又压制不住那些阴魂;人品也不能差,要心存善念。而且你是夜猫子,我观察你有段时间了,经常熬夜到半夜的,也就是在阴阳时徘徊,能适应这种阴阳交替的变化。还有你是程序员,逻辑思维不错,一个虚拟世界都能构造出来,对我们阴界的适应力肯定不错。最重要的一点,你是个单身狗,不需要经常陪女朋友,这点最有用了。”

     “听你这么夸我,我怎么开心不起来呢?”

     阴差:“哎呀,别管那么多了,就是你了,我观察了你几日,你各个方面还是蛮符合的。”

     “那么当这个阴差替补员有什么好处呢?”

     阴差得意起来:“好处可就多了。你想想,你替我们阴间政府部门办事,能亏待你吗?阳间的很多事情,也是靠我们阴间来维持秩序的,你帮我们干活,以后自然也会得到我们的庇护。而且再牛掰的人,也总会有挂掉的一天。当过阴差替补员的,肯定有加分,就像你们高考加分一样,会得到好的分配;甚至做的好的,有希望转正,在阴间政府任职,这可就是大大福利了。怎么样?你没什么意见吧。”

     我赶忙拱手回答道:“既然承蒙大人慧眼看中,自然不敢推辞。”

     我哪敢推辞啊,阴差哎,那可是得罪不起的,那可得好好打好关系了。

     阴差:“那就好办了,从今天起你就开始干活吧。我先带你几天,熟悉一下流程,后面你就可以自己行事了。”

     “好啊,那我们现在要去哪。”

     “当然是去索魂了。”

     眨眼间,我已经和阴差大人出现在大街上了。此时已是午夜,街上空空荡荡,没什么人。

     “我们这是在巡逻么?”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下在慢悠悠往前走的阴差。

     “对,相当于巡逻。以后每到晚上23:00到凌晨3:00就是你的巡逻时间,到点下班。主要工作就是看看有没有新的天魂升天,有的话就过去把他的地魂勾来,带到地府去等候发落。”

     “什么天魂地魂的,能解释一下么?不好意思,我这方面是小白。”我跟在他后面搓搓手道。

     “你们这些人类啊,在这方面真是无知得很啊。我就给你普及一下:意思就是说呢,人的灵魂,其实是由三魂七魄组成。这个人挂掉后呢,这个天魂归天,通过一定的通道直接上升到月球去,那里由天界管理;而我们阴差呢,就负责把他的地魂捉到,拿到地府去,由相关的有一定级别的工作人员对他的一生过失功德进行绩效评判;而人魂呢,还留在人间,福泽他的后人。这就是三魂。然后投胎是要排队和分配的,没轮到之前,就在地府呆着,这里有市场有饭馆有游乐场,就相当于一个社会了,可以暂时在这边生活。到了七月十四这样的鬼界节日,还可以放到人间逛逛,见一些老朋友什么的,到点必须回来。而投胎轮到他了呢,就由专门的人员派送即可完成。”

     “那我的职责就是把地魂送到地府门口就行了?”

     “聪明。不过遇到那些有其他宗教信仰的,那要送到地府门口的各教派办事处窗口即可,各个教派都会在地府门口设置办事处,那些鬼魂由他们信仰的教派带走处理,那些鬼魂不归我们地府分配。主要有佛教办事处,基督教办事处,道教办事处等。”

     “那我能看到鬼魂么?”

     “放心,我已经把你的第三只眼开光了,你可以看到一切灵体。因为普通人的两只眼睛只能感应光线形成图像,而这第三只眼可以感应电磁波和磁场,直接还原成图像,厉害吧。”

     “太棒了!也就是所有鬼我都能看到了。”

     阴差:“当然了,这世间还游离着很多鬼,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投胎,古往今来的很多你都能看到。他们或者因为天魂丢失,或者自己怨念太深,或者是阳寿未尽……总之很多原因了。而且还有一些修炼的灵体你也都能看到的说,比如狐仙啊,蛇仙啊,修炼多年的老鬼啊,各种各样都有,比你们阳间的还多还丰富呢。”

     我惊叹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神奇的世界啊!我这真是开了眼界了。”

     阴差:“阴间和阳间本来就是两个同时共存的世界,两者互相对立,又一直都有联系,就像是道教太极图的阴阳鱼,互相黑白对立,但又黑中有白,白中又黑,那两个黑白点,就是黑白两界沟通的渠道,比如我,就是那白中带黑的那个点。”

     “以后你还会看到各种各样的鬼的,古代的侠客,现代的名人等等,不过这些都是制度外的鬼,你不用管,你只要负责新鬼就行。”

     突然,我看到前方远处有一个光点,缓缓顺着月光上升,似乎在向月亮升去。

     阴差告诉我:“看,那说明有新的天魂升天了,这时你就要过去把他的地魂找到,拉到地府去。”

     阴差拍了下我,拉着我向光点升起的地方飞去。

     我竟然能飞了!我好惊讶。

     阴差解释说:“很奇怪吗?这很普通啊,你的肉体还在床上睡觉呢,现在是你的灵魂在外面飘,而人的灵魂密度和空气差不多,当然可以在空气中飘了。而且魂魄可以吸取月光的能量,活动就更自如了。这就是为什么月圆之夜鬼经常出没的原因。而且鬼节七月十四也是月圆之夜。”

     我突然想起,我们很多人都在梦中有梦到自己会飞行的经验,原来那不是梦,那是真实的,那是在睡眠中我们的灵魂出体了,在空气中飞行。

     很快,我们飞到了那个天魂升天的地方。那是一个医院。

     阴差轻车熟路地很快在急救室找到了那个新死的地魂,这个新的地魂还迷茫地看着前面正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他可能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挂了。

     阴差过去拍拍他的肩:“别看了,你已经挂了,跟我去报道吧,有什么牵挂的等头七的时候会带你回来走一趟的。你现在要跟我们走了,我们的审判席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评估的,作为你这一世的结业成绩。”

     这个新魂:“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挂了呢?我可是高官啊!我有很多钱,还有很多情妇,怎么能就这么挂了呢?”

     阴差:“对,你是有钱没错,但你也丢了很多东西。你自进入官场以来,都一直在处心积虑,一边算计别人,一边怕被人算计,你受贿,拿了奸商的钱,替人消灾,害老百姓,你拿到了很多钱,却也带来了担惊受怕,你自知害人过多,怕人报复,另一面也怕被反腐机构查到坐牢。所以你虽然锦衣玉食,但没有一天是不担惊受怕的,没有一天是轻轻松松的,造成了你松果体分泌过多有害毒素,浸入你的血液里,血脂凝聚,健康受损,心脏压迫大,久而久之,不挂才怪。”

     阴差对我说:“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心里坦荡荡的人才会长寿。”

     我说:“原来如此。看来报应虽然会迟到,但迟早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