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到2001年 下
    这时空裂缝里光影交错,看到很多画面都是弯曲的,看来这里真的是高度弯曲的时空。

     我就看着这些凌乱地影响摸索着往前走。因为时间被定义了方向的,所以我听过琐碎的画面能摸索出方向,还不至于走反了。

     安达刚才告诉我他在2016他当下的位置做了标记的,只要我找到他做好的标记,在他提前开好的口子挤进去就能回到我原来的时空了。

     因为毕竟我们的时空结构是严密平顺的,就像一辆长长的火车,不是每节车厢你都能随便挤进去的。没有足够的能量把时空切开一个口子,你就只能一直被困在时空的裂缝中徘徊。

     但偶尔也有例外。因为种种原因,就像一个大大的西瓜,表面看起来光滑平整,但有时候也会自己裂开一个小口子。

     我靠着对混乱的光影的辨识,一路摸索着往前走,只要看到了安达做的记号,在附近找到他切好的口子,就能钻回去原来的时空了。

     虽然我没看到记号,但我好像摸到了一个口子。

     是这里么?口子倒是摸到了,但没看到标记啊。

     也许他不小心弄掉了呢。

     管他呢,应该是这里了,反正有开好的洞口,直接进去就行了。

     于是我就从这口子钻了进去。

     当我出来时,发现这落地点好像不对啊。

     因为按照设定,我从安达切好的口子出来,落地点应该是我出发时的安达实验室才对啊。但这里好像不是。

     看来估计是走错了,那赶紧先回时空裂缝里吧,不然回不去就麻烦了。

     但我正想找到我刚刚爬出来的那个时空的口子的时候,发现那个口子突然消失了。

     就像你刚从一个门进去,想出来的时候发现门被反锁了。

     那个口子已经无影无踪,我已经回不去了。周围是一片寂静,不知道是什么年代。

     完蛋了,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遇到“时空气泡”了。

     这个时空气泡就像水中的气泡一样,会突然出现,也会突然消失,一般仅出现那么几秒钟。当它出现的时候,你可以进出时空的裂缝里,但若在气泡消失前你没没回去的话,就只能停在原地了。

     既来之则安之。还好我和安达还能通过中微子电话联系,在他联系我之前,我先确定一下现在所在时空的时间和地点吧。

     我走了一下,发现这路我认识的,这不就是曹路嘛,我以前经常去的。因为那里有我喜欢的一个人。

     现在是晚上,我找到报刊亭,买了一份当日报纸。这是知道当下日期最便利的方式。

     我看了看报纸的时间:2010年9月28日。

     看来离我的目标地2016也不远了嘛。

     我现在就像一个下错火车站点的旅客,下错了站,本来想去北京却到石家庄就下车了。那就想办法重现登上正确的列车了。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下错了车,那就欣赏一下这错过的风景吧。

     2010这一年的我,二十多岁,刚工作不久,在这个城市一家公司上班,工资也不高,资深单身狗,不过当时喜欢一个女生,经常约她出来玩,虽然没成,但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虽然现在早已没联系,但既然回到了2010年,那我就突然想再看看她,想再看看那份一直久藏心中不曾忘却的回忆。

     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iPhone也还没出现,安卓机也还没露面,大家用的还是直板的非智能机或厂家自制的系统,记得当年和她聊天都发的短信,每个月短信量都爆棚。短信和微信不同,短信每次只能写70个字,每个月都买几百条的短信包,所以当年短信聊天都字字珍惜,也都舍不得删。不像现在微信,写多少字无所谓,也不会去回看聊天记录。

     我坐上公交车,去她在的地方。

     还好她2010年时候的手机号我还记得,所以我到了后,随便附近找个座机打她电话约她出来就可以了。当年一般晚上下班后,也大概这个点,我都会和她出来吃个饭,逛街,看电影什么的。当时工资不高,但我乐意全都拿来贡献给她。

     公交到站了,我下来,到我们常去的她家附近的那家甜品店附近,用座机给她打电话。

     当年打座机的地方很多,一分钟几毛钱,而现在外面的座机已经绝迹了。

     电话拨通了,响起了她那熟悉的带点娃娃音的声音。

     我说:“是我呀,我到你家楼下了,下来吃饭么?”

     她慵懒地回答:“刚才不是说今晚不出来么,怎么又突然过来了。”

     我说:“临时改一下计划嘛,而且我今天有礼物哦。”

     “是不是让你淘宝买的美瞳到了?这么快啊。”

     “不是了,是另外的礼物。”

     “好吧,那我出来了,五分钟后,老地方。”

     我于是在甜品店等着她,几年前天天等着她的感觉回来了。

     过了十分钟,她终于出现了,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的样子。我高兴地走过去,说:“子茹,你今天好漂亮哦!”

     她说:“我每天不都这个样子吗?怎么你好像好多年没见过我的样子?”

     我说:“没有了,可能今天心情比较特别吧。”

     她也有点疑惑地:“你今天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大一样,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服装风格也有点不一样了,好像更有品味点了。”

     我说:“好了,别纠结这么多了,我们先吃饭去。你今天想吃什么?”

     子茹:“就火锅吧,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随便吃吃好了。”

     于是我们来到了我们常去的那家火锅店。

     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老板娘。虽然其实到2016这家店早搬了,但看到她还是觉得挺亲切的。

     子茹:“你不是说有礼物吗?拿来看看呀。”

     “稍等啊!”我在包里翻了翻。我把大部分东西都送给2001年的我了,不知道还剩下什么东西。

     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充电宝。对哦,2010年充电宝好像还没在国内出现的,更没有普及。

     于是我把充电宝拿出来:“哈哈!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子茹:“不知道是什么。快告诉我!”

     我让她把她的诺基亚3310和数据线拿出来,然后接好,连接上充电宝,于是手机开始充电了。

     子茹高兴的拍起手来:“好棒哦!竟然这样就能给手机充电了耶,你去哪里弄到的这么神奇的东东啊?”

     我说:“我当然神通广大了,这算什么。”

     吃完饭,我和她像往常一样,逛街去。还好我带了些老版的百元钞,还是可以在2010年用的。我就对她说,喜欢什么随便买,钱不是问题,管够。

     她一下买了好多衣服和护肤产品。她疑惑地:“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以前你给我买件衣服都犹豫半天的。”

     我说:“别管那么多了,你买就行了。”

     我当年确实穷,刚工作没多久,没多少钱给她买漂亮的衣服,昂贵的化妆品;但现在我有能力买这些了,她却已不在身边。所以,有钱又有什么用呢?在正确的时间有足够的钱,遇上对的人,才是人间小幸运。虽然此时她就在我身边,但那是2010年的她,而2016的她已不知在何处。但不管怎么样,此时此刻,我和她在一起,我有足够的钱,这是确实存在的事实。虽然不会持续太久,可能很快我就要返回2016,但这一刻,我们是温暖的。

     在商场里,看着橱窗里的花花绿绿和各种镜子里的我和她,我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正在忙着挑选衣服的子茹看到我,奇怪说:“咦,你怎么哭了?因为我买的衣服太贵了?那我少买点。”

     我说:“别别,这和钱没关系,只是因为我今天喝太多水,附近又没厕所可以排泄,所以我就让水份从泪腺里排泄出来了,省得老上厕所,耽误你买买买。”

     我们正在购物,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们旁边走过,那个人也回头看了我们一眼。

     我们顿时都傻了。

     那个人就是2010年的我啊。而我是从2016年过来的。

     2010的我走过来,对子茹说:“子茹,你今天不是在家里么,怎么跑这来了?还有,这个人是谁啊?”

     子茹惊讶得长大了嘴,好半天才说:“他……他不就是你么?怎么会有两个你啊,我这是在做梦么?”

     2010年的我也疑惑地看着我。

     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没办法,只好说实话了。

     于是我请他们到附近的咖啡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们解释了一遍。

     子茹和2010年的我这才解开了疑惑,表示理解。

     子茹追问:“那你说说到2016年我们会怎么样?还和现在一样好么?”

     “这个……”我犹豫了一下,毕竟我们不再联系的事实,说出来的话,让他们知道只会徒增难过,没有什么意义。于是我说:“不好意思,根据时空穿越法则,我是不能剧透你们未来的,那样会有打乱历史的风险。其实不管2016,2017你们会怎么样,你们只要珍惜当下,不就好了么?好好珍惜每一分钟和你在一起的人,不管未来怎么样,和谁在一起,这都会是你们的独家记忆,永远存在着的,任何力量都不能改变的。”

     他们半知半解地点头。

     这时,安达给我来电了,这中微子手机终于有信号了。

     安达急匆匆地:“你现在在哪呢?急死我了。你刚才下错地方了,跑到其他年去了吧。好不容易信号有了,你赶紧告诉我你此时的年份时间地点,我在你那的时空再切口,你就赶紧回来吧。”

     我说:“我现在在2010年9月12日晚上21:05分,曹路220号。”

     我拿出我的中微子手机给他们炫耀了一下:“看到了没有,这是中微子手机,在任何时空都可以打电话的,也不需要充电,会自动吸收空气中的电磁波自行充电的。不过我马上要回2016去了,你们加油。记住,人世间的所有分别都是合久必分。与其回忆过去,不如回到过去。再见!”

     于是我匆匆和他们告别离去。

     经历了一番折腾,我终于还是回到了我原本的年份,2016年,回到了出发时的安达的实验室。

     安达问我考察的结果怎么样,我说先缓缓吧,我先回家睡个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