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到2001年 上
    我有个朋友叫安达,他是个核物理学家,量子力学达人,在科学院工作,每天都在摆弄各种对撞机或宇宙粒子捕获装置,研究各种粒子。而我只会每天买各种栗子吃。

     有一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粒子,竟然能将量子力学和相对论力学的关系打通了。

     大家都知道量子力学和相对论力学有世仇,俩学派互相指责互不承认,早期从爱因斯坦和玻尔的对战,一直骂到现在。

     电话里他对他的这种发现很兴奋,好像靠这个发现他铁定能拿诺贝尔奖一样。但我奇怪的是,既然他有了这个重大发现,应该去找他们领导汇报去呀,找我干嘛?我隐约感到一丝疑惑:这小子肯定不安好心,或者没啥好事。但不管怎么样,有好玩的东西我可不能错过。

     我立刻坐车去到了他的实验室。

     安达热情地出来迎接。

     我打趣道:“大科学家,这次又发现什么新玩意儿了?可以拿诺贝尔奖了没有呀?”

     安达:“拿十次诺贝尔奖都没问题啊!来来来,进来我给你说说。”

     “得了吧,别又忽悠我,”他这套路我再熟悉不过了,“你忽悠我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你说你发现了能破坏金属原子核结构的超级粒子,可以把三个铁原子进行重组合并成一个金原子,结果把我的苹果手机直接变成石头;还有上上次,说捕捉到了侏罗纪时代的记忆粒子,结果等了半天连恐龙的毛都没看到……”

     “这次不一样了宝贝,这次如果再搞砸,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安达似乎对以前的黑历史选择性遗忘了。

     反正我也习惯了。

     安达带我来到一个仪器前,开始讲解:“你知道,根据相对论力学的时空观,所有的过去未来现在的时空,都可以放到一个坐标系里,先有过去还是有未来,这只是一个选择而已,选择权在宇宙的设计者手上。但对量子力学来说,则无所谓什么过去未来,时间在量子力学里其实只是一种概率分布。但现实的问题是,时空在动,而且还具有方向性,这个方向也等同于宇宙膨胀的方向。既然时空发生了物理性变化,应该会有大量粒子跃迁,应该会产生一定的辐射。但还没人发现过这种辐射。

     安达皎洁地一笑:“但还是被我发现了。”

     我诧异到:“真的假的?时空运动就算有辐射,根本不可能检测得到啊!”

     安达:“你先别管我怎么测到的,反正我就是侧到了。首先这个维度这东西,就是一个不断折叠的过程。从一根线折叠到一张纸到一个纸团,维度越来越增多,物体的尺寸会越来越压缩、变小,我们肉眼能看到的只达到第三个维度;但可以想象,压迫到第11维度后(因为数学计算目前只能算到第11维度),物体已经小得不能再小了,这个时候它变成了什么?粒子啊!所以每一颗粒子都是高度折叠的时空。”

     “然后呢?”我捧哏。

     这郭德纲版安达得意了:“所以,把每个粒子展开的话,就可以还原出特定时段的时空。而我,捕捉到了时空发生运动时产生的粒子,然后我把这个粒子展开的话,就可以还原出当时的样子。而量子力学认为,同一时空的粒子之间是可以互相通信互相同步的,自旋方向保持同步。改变一个粒子,其他所有粒子将同步改变。而且这个改变是'瞬时'的,也就是比光速还快,这也是和相对论力学有争执的地方。”

     我说:“好吧,就算你捕捉到了这种粒子,也展开了,这有什么用呢?”

     “有什么用?”安达急眼了,“你跟了我这么久白混了啊?连这个都推导不出来——当然是可以穿梭到过去的时空啊!”

     我说:“不对啊,你以前不是说过去和未来是分开的,不能互相影响的么?”

     安达:“但是时空是必须线性的,有因果连续性的,所以其实进行微调是可以影响到后面的结果的,还不至于产生大的断裂面。就算有断裂面,因为时空是动态的,他也会进行自我修复。就像你扔一颗石头到池塘里惊起波澜,但很快会恢复平静一样。”

     我叹了口气:“好吧,那你要我做什么。”

     安达狡黠一笑:“你帮我个忙,回到过去一下呗。”

     “我勒个去!”我就知道他找我没好事,“你又要拿我当小白鼠啊!万一回不来了咋办?以前损失个手机什么的就算了,这次你是想把我整个人都搭上啊!”

     “怎么可能回不来,”安达安慰我,“我既然发现了这种粒子了,自然熟悉怎么使用它。放心,我这个仪器可以跃迁到第四维度,和各个时间片段进行信息交流,我会和穿越到过去那个时间段的你保持联系,然后再把你弄回来。只是这个跃迁的过程比较耗电,所以一天只能使用一次,一次能通话两分钟。”

     安达拿出两个样子比较奇怪的手机:“这就是当我的仪器跃迁到第四维度我可以和你通话的手机。这俩手机之间建立联系的可不是普通的电磁波,电磁波在超强弯曲的时空里早就被分散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俩手机是通过中微子进行通信的。”

     我拿着这奇怪的手机:“这啥玩意儿啊,好丑。”

     安达一拍手:“好了,那我们开始吧。”

     “啥?现在就开始?我还啥都没准备呢。”

     安达:“择日不如撞日,我等不及了,诺贝尔奖在向我招手。鲜花美女,************……”

     “你……你得跟我解释一下这个怎么穿越法啊,会不会疼啊之类的。”我对他可不是很有信心。

     “又不是打针,怎么会疼呢?”安达解释到,“道理很简单,我把这个捕捉到的时间粒子展开后,切开一个口子,你就可以穿到那个时候的时空了。会打破一点点的时空连续性,但时空本身就有各种漏洞和缝隙,这没什么奇怪的。”

     “想穿越到任何时间段都可以么?”我开始有点兴趣了。能看看过去,也不错。

     “过去五十年内都可以。因为更早的时间粒子,我的仪器目前还无法捕捉到。”安达说。

     “那假如我穿越到15年前的我,会不会遇到15年前的我?”

     “那肯定可以遇见了,因为你属于是把原本顺滑的时空切开一个口子后强行塞进去的,在短暂破坏时空的连续性后,会很快和当下时空很快融合起来,并通过时空的因果力,也就是相对论力学里说的空间弯曲力,会缓慢修改着后面的时空。如果改变太大,时空无法自我修复回来,就麻烦了。所以你不要做太容易改变历史的事情。”

     “我15年前还是一个高中生,我那个时候比较穷,我想给过去的自己带点现代的礼物什么的,可以么?”

     安达犹豫了一下:“好吧,带点现代的东西过去应该也不会改变太多。”

     “那我先回家去拿点东西。好不容易回到过去一趟,总得带点礼物的。”我已经在构思该带什么了。

     安达:“好吧,尽快啊,我在这等你。”

     我兴冲冲地回家去了。

     然后我构思起该带些什么给15年前那个没钱的少年的我了。

     钱是可以带点的,但不能是人民币,因为人民币早就不知道换了多少版了。15年前是2001年,你带个2016年版的人民币去,那肯定是被当作假钞啊。美元可以,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好几十年都没改版,带个几千美元过去,应该够当时的我用好一阵了。当时的物价多低啊,一美元等于八块多人民币呢。

     然后是电子产品:我是个电子产品迷,当然想给当时的我带点高科技的东西过去了。那个时代还是以BP机为主,手机用的人还很少,而且当年的手机卡什么样的不知道,肯定和现在不一样了,所以带个手机过去应该没什么用,打不了电话的。但iPad还是可以带个过去的,你想想看,2001年哎!那个大都是台式电脑BP机的年代,也没有液晶电视,电视机都还是电子管的,厚厚的屏幕,电脑也还是windows98,我带个超薄平板的iPad过去,IOS首先就可以可以把笨拙的windows98虐到爆;那个时候虽然也有笔记本电脑了,但厚得跟砖头一样,系统也慢得没谁了,而我带个比书本还薄的iPad过去,既能看电影电视剧,还能玩游戏,简直就是神仙科技啊,要知道那时候还没苹果公司的产品呢,那时候的游戏也就超级玛丽、魂斗罗这些像素极低的游戏。

     于是我拿出我的iPad,把尽量多的电影、游戏、电子书、app什么的都装进去。因为那时候没有wifi,就算拷了iOS系统的驱动到u盘里,也不确定是否可以和当时windows98的电脑兼容,所以不指望能连上当年的电脑,尽量多拷点东西进去iPad再说。然后我还把里面的日本小电影删掉了——我可不想毒害青少年的我,当年的我还要考大学呢。我把一些近年的好电影大片都拷了很多进去,让15年前的我看看未来的电影也不错,提前打开眼界。

     那时候的我比较穷,衣服也都是地摊货,那个时候的我虽然是个万人迷,长得清秀,但衣服品味太low了,于是得带上点有档次的衣服才行。我高中时候所在的城市只是个小城市,15年前连美特斯邦威这些较低端的休闲品牌都没有,一律地摊货,所以随便搞点衣服过去,都可以惊艳全场啊!

     于是我又到步行街,买了一堆zara、H&M等品牌的衣服、裤子、鞋子,这些品牌对学生的我足够了。还得按我当年的尺码来,我现在可比15年前的我高了好几公分。

     吃的就不用带了,吃的东西变化不大,有了钱随便买就行。

     我还在拼命脑补该带些什么东西过去,要对当年的自己好点,因为当时的我太穷了,一个乡下来的孩子。

     当时的车马很慢,书信也很慢,一年也爱不上几个人。

     我打包了好大一个包的东西,然后来到了安达的实验室。

     安达已经等在那里,看着我背着一大包的东西惊讶了好一会,不过也没说什么。

     安达:“可惜15年前我们还不认识呢,我也离你太远,不然我也还真想让你给15年前的我捎带带东西过去。”

     “没事,来日方长嘛。”我说,“等试验成功了,你教教我操纵这仪器,然后我让你也穿越回去给过去的你带点礼物不就行了?”

     “好吧,现在开始实验了。”安达叹了口气,淡定地说。

     于是我背着这一大包东西,还有带着和2016年的安达联系用的中微子手机,走进仪器里。

     安达开始操作机器,于是仪器内部的时空开始压缩、折叠,跃迁到第四维度。

     这个时空中被撕裂的口子,应该叫虫洞吧。安达硬是用高能粒子配合强磁场,使时空高度折叠,直到折断,露出一个口子,或者叫缝隙,于是我就这样从当前时空的虫洞走了进去,并进入了安达捕获到的2001年的时空粒子。此时的时空粒子已经被安达展开到第四维度——因为时空粒子本身维度更高——我通过时空的缝隙硬是挤进了这个2001年的时空粒子里。

     生理学告诉我们,我们人体由细胞组成,每个细胞里的DNA包含了人体的所有信息,所以仅仅通过一个细胞,就可以完全克隆出一个完整的人出来;没想到我们的时空也是这样的,当时空进行有方向性的扫略而辐射出的时空粒子,也包含了当时时空的所有信息,通过这单单一个时空粒子,也可以完全还原出当时当刻的时空。我不禁赞叹安达这次的发现发了大财了。

     从时空粒子的展开到切开口子把我送入,这一切都是安达在仪器上操作完成的。

     我就这样硬是挤进去了这个原本不属于此时的我的这个时空。作为一个闯入者,开始是稍微引起了时空的一点点抖动,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顺。因为我毕竟只是一个人体,又不是一整个城市,还不至于引起时空太大的断层;而且时空的自我修复能力立刻让时空恢复了平顺。

     如果我们的时空是由更高级的智慧生命设计出来的,我此时就像是一个程序的bug,强行进入了原本不属于我的程序。如果时空设计者在的话,会不会发现我的乱入,或者使用杀毒软件什么的,要把我这个bug强行修复。因为时空的所有运行都是设计规定好的,我和安达现在的这种实验,就属于强行篡改程序,如果被程序员发现,估计不会让我们为所欲为的,程序里产生了bug哪有不修复的道理?但这一切现在都是未知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我落在了指定的地点。我跟安达说好要送我到我上高中时候的小城的。

     我现在就站在这个小城里,周围的一切还是和15年前一模一样,一样的建筑,一样的风景。看来安达捕获的这个时空粒子至少日期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