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上海是座岛 中
    女孩:“好吧,我带你进去。”

     我跟着她往前走,一路上还跟她聊天:“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么?”

     “对的,你叫我米娜就行。”

     “那你们怎么会一直在这里生活呢,你去过上海么?就在对岸啊,很近的。下次你去上海的话可以找我玩啊,那里的迪斯尼刚建成,就在川沙,在我居住的地方旁边。我也还没去过呢,因为一直找不到愿意陪我去的人。如果你来的话,我带你到迪斯尼坐过山车去。”

     “我没去过上海,只是在新闻资料里看过。我们这里的人是不能随便到内陆去的,虽然我们都是人类,但我们属于不同文明。”

     “不同文明?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还是不一样的人类了?这个世界上不就一种人类么?顶多还分白种人黑种人什么的,那也只是因为所处环境和经纬度不同而已。”

     “当然有了,你用你的智商想想看,地球都形成了46亿年了,而你们现今的人类的文明,连一万年都不到,那前面那些年都干嘛去了?46亿年,形成几百几千个文明都够了。”

     “说的也是啊,都46亿年了,就算是恐龙时代也就几百万年前而已,如果那45多亿年地球上什么也没有的话,也是蛮无聊的,地球也该闲得蛋疼了。”

     “其实更早的文明我们也无从考究了,我们属于有记载的第四个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也叫做光的文明。”

     “亚特兰蒂斯!”我震惊了,“原来你们真的存在啊,我还以为只是个传说而已。几千年前柏拉图曾经在他的书上记载过,一直被认为只是虚构的,没想到是真的。”

     “当然了,”米娜说,“柏拉图这家伙曾经和你一样,误入了我们亚特兰蒂斯人残留的地盘,才有了这样的记录。算上他,你是第二个遇见我们的人。”

     “那你们和我们的文明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亚特兰蒂斯文明是光的文明,我们拥有光的能力,借助光子的能量可以穿梭时空,凡是光能到达的地方都可以把我们瞬间传送过去。我们的飞行器都是光子飞行器,我们也能直接从光中获得能量。光也分为两种,阳光子和阴光子,阴光子是我们宇宙中的暗河流,你们看不到的,只有我们可以进入河流中,随波逐流到宇宙各个角落。”

     “你们是亚特兰蒂斯人,我们是地球人,那我们是同样的人么?我印象中的外星人都是长得奇形怪状的,像电影里那些怪兽一样的。但为什么我们看起来好像啊。”

     “那我要给你普及一下知识了。虽然你们自称地球人,但你们并不是地球把你们生出来的。就像湖南人并不是从湖南这块土地上冒出来的,台湾人也不是从台湾岛土地上自然形成的人类一样,其实都是从各地迁徙过去的。我们亚特兰蒂斯人老家在猎户座,而你们现今地球人的老家,其实在天琴星座,只是后来移民到这里。这已经是很多很多万年前的事情了。至于我们亚特兰蒂斯人和你们这些来自天琴星座的地球人,我们为什么看起来很像,因为我们本质上都是人,追溯到最早的时候,是从一个彗星带,像批量生产一样批量产生的。我们也无法知道我们最初人类的设计者是谁,但我们人类真的不是自己从土里冒出来的。你看看我们的身体结构,那么复杂,有眼睛系统的感光系统,淋巴系统,血管的设计,心脏的动力设计,每一个设计都天衣无缝,这些不会无缘无故冒出来的,都是设计师的杰作。设计师从彗星带择取素材,制造出第一批早期人类后,就像撒种子一样,分散到宇宙各个星系去繁殖。于是就有了我们猎户座的亚特兰蒂斯人,还有你们天琴星座的地球人类。就像你们现在地球大陆一样,美国人是欧洲移民过去的,台湾岛也有很多来自湖南、江苏、重庆的人。”

     我恍然大悟:“难怪,难怪地球上流传很多造人的传说,比如上帝造人,女娲造人,用泥巴捏出来人。原来这些都是真的,只是因为早期人类知识有限,只能用一种近似神话的方式来描述这个过程。看来进化论说人是无缘无故从地球上自然生成是错误的了。话说达尔文当年也说进化论只是自己推理出来的一个假说,期待后人论证而已。看来他的假说错了。”

     米娜:“当然了,所以你们老是把地球比喻作地球母亲什么的,其实亲爱的,真不是亲生的,地球只是你们的后妈而已。”

     “那我们地球人和你们亚特兰蒂斯人算是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么?”

     “虽然早期我们的祖先是同一个彗星带出产的,但造物主把我们分散到不同星系后,我们人也产生了分化,结构上有了细微的变化。比如我们亚特兰蒂斯是光的文明,我们的特点是对光敏感,依靠光生存并获得能量;还有我们的上上一个文明,达亚文明,他们进化出了第三只眼,拥有超能力;还有你们现在的地球人,你们怎么样自己清楚。”

     “哦,那地球也是原先就这样子的吗?怎么大家都跑地球上来了。”

     “设计师当年设计并批量生产早期人类,然后分散到各个星系,并赋予人类自我繁殖的能力,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大概就是想让我们这些智能人,很快地分布扩散到宇宙的各个角落吧。然后为什么要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就像病毒扩散一样。地球,就是这样一个被我们人类自由扩散到的一个星球。因为地球的地理位置还是比较适合人类繁殖的。”

     “那地球原先也是这样子的么?”

     “当然不是,早期的地球个头很小,比现在小得多,也没有海洋,只是一个硬壳。被太阳这样持续照射了很多亿年后,地球的内核渐渐吸收能量,发生很多化学反应物理反应,也可以叫热内核反应,于是渐渐产生了水。而水的量多到了一定程度,就把地球坚硬的外壳炸开了,挤爆开了,所以地球上才分裂成了很多块大陆,这些都是被挤爆的蛋壳而已。所以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大陆漂移学说,只是被液体挤爆的碎片而已,所以现在地球上才有陆地有海洋。因为地球也不是死的,它就像一粒种子一样,在太阳的培育下慢慢长大,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而且随着地球继续不断地吸收来自太阳的能量,它还会继续长大。”

     “我的世界观今天真是被刷新了一遍,系统更新了。还有话说我们现在要进游乐场没有啊?光聊天忘了正事了。”

     米娜带着我来到一个奇怪的好像镜子的东西前面,拉着我的手说:“我带着你从光之通道进去。”

     我看了前面的镜子,好奇怪:“这不就是一面镜子么?怎么还能当通道使。”

     米娜:“你现在是不是看到了镜子中的你?但你以前照镜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镜子中的那个你,也是真是存在的。”

     我一愣,心里一阵寒战,难道我们每天照镜子看到镜中的自己,也是存在于某个时空的。

     米娜一下拉着我就往镜子中走进去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一睁开眼,发现已经来到了游乐场里面。

     米娜:“以你现今的知识,我无法给你解释这么多原理,但大概就是,如果你能进入镜子中,你就可以在时间与空间的缝隙中行走。这就是光之通道。好吧,废话不多说,好好玩吧。”

     我终于来到了这个游乐场里,好开心,发现里面游乐设施还是蛮多的,但人却不多,寥寥几个。可能这个岛人口本来就不多吧。

     “我想坐那个过山车!”我兴奋地指着前面那个过山车,“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坐一次。”

     米娜:“好啊,那就去吧。”

     我于是开心地跑向过山车的入口。

     虽然我来了上海这么多年,却一直没坐过过山车,一是心里有些害怕,二是希望我坐过山车害怕的时候,能有一个人坐在我身旁,能让我不再害怕。但一直就没有这样的人出现。但今天,终于可以了。

     上海虽然是一个孤单的城市,但如果有这样一个岛在旁边,那就没那么孤单了。希望这个岛一直都在,米娜也可以一直都在。

     过山车项目人很少,就前面一对父子和我们两个而已。

     我和米娜选了个位子坐上去,系上安全带。

     在温柔的语音提示中,过山车开始加速,越来越快,我害怕得闭上眼睛,紧紧抓住米娜的手。

     过了一会儿,速度开始恒定了,米娜拍拍我:“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睁开眼睛,吓了一跳,我发现此时过山车竟然在海底里行驶。

     我奇怪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米娜:“这个过山车和你们内陆的过山车可不一样,我们的过山车是行驶在刚才我和你说过的阴光子的河流里,所以速度可以远超光速。不仅仅是海底,更远的地方都能去。而我们建的这个过山车其实是一个科教的游乐设施,就像你们的科技馆一样,带我们的孩子们在宇宙各个地方航行,了解宇宙和历史。你看看现在外面,那是我们亚特兰蒂斯人在海底建立的城市,我们亚特兰蒂斯其实现在大都生活在海底里了,海底可比外面那一小撮陆地大得多得多了。”

     我擦了擦眼睛,果然看到海底里有一座城市,有高大的建筑,有道路,有海底汽车。

     “好漂亮”我不禁赞叹道。

     米娜接着说:“而我们的上一个文明,米索不达亚文明,他们生活在地心里,那里是他们的地盘。因为我们和他们没有达成协议,所以我们的过山车现在还去不了地心。不过我可以给你描述一下那里的情形:因为地球在环绕太阳的运转过程中,随着地球越来越膨胀,根据离心力的作用,其实内部已经是空心的了,就像你们内陆人做的那个手工旋转制陶一样。而上上个文明米索不达亚文明,为了躲避他们曾在地球表面发生的核战争,已经转入地心生活。其实里面环境和地球上差不多,有动物有植物,只是在地心生活的生物是靠离心力紧贴在地球内壁的。而如果你万一不慎跑到了地球的中心处,因为在地球的中心处各方面合力为0,那里基本上是失重状态,你又没有任何施力点,你就可能永远被困在那里出不来了。好了,你坐好了,过山车又要加速了,又要到下一站了。”

     随着一阵加速的眩晕,我感觉过山车又加速运行了,我有吓得闭上眼睛,抓紧米娜的手。

     过山车速度又慢下来了。我睁开眼睛,到了下一站。

     “这是哪?”我抬头看,一片星空,想必是来到了地球外了。

     “这里已经是太阳系的边缘,这里有一个彗星带。彗星其实相当于宇宙的快递员,能往返于各个行星间,带去一些不同行星或卫星的产品的就是彗星了,他们不像流星那样转瞬即逝,也不像行星一样原地踏步,他们可以长途旅行,在宇宙各处穿梭。所以有时候我们要送东西到其他地方,往往通过彗星传送,省很多钱。据说当年造物主在创造我们早期人类的时候,也是通过彗星将人类传送散布到宇宙各处的。所以彗星真的是有生命的信使。”

     我在太阳系的边缘看太阳系,就像一个温暖的鸡蛋壳,在黑暗的背景里隐约发光。

     我在想,为什么明明星系是有光的,为什么宇宙还是暗的呢?光为什么不能把宇宙充满呢?难道仅仅因为暗物质的遮挡?

     米娜又提醒我:“坐好了,我们下一站又要到这个过山车所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了:宇宙的中心。

     “宇宙的中心!?”我吓了一跳,“宇宙不是无边无际的么,既然无边无际,又哪里来的中心?你特么是在逗我么?”

     “宇宙是无边无际的这没错,”米娜耐心地解释,“但那仅仅是在空间的范围内是无边无际的,但在时间轴上宇宙可是有限的,不仅仅是有限的,而且还是个球体,有旋转轴。其实这东西你们内陆人有个叫霍金的也早就解释过了。就像你现在站在地球上,你也可以说大地是无边无际的啊,因为你随便往哪个方向走,也走不到头,只要你不跳出来,大地就是无限的。所以宇宙其实也是一样,你从宇宙某一个点往一个恒定方向出发,若干年后绕了宇宙一圈后,自然又回到原地了。所以我们此次要去到宇宙的中心,那自然也是要沿着时间轴的旅行,回到宇宙最初形成的地方,那里就是宇宙的几何中心。”

     “你开玩笑吧,回到宇宙最初的时候,那我们岂不是都要挂掉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没出生呢。”

     “放心吧,我们又不是自己也倒流回去,我们只是把宇宙定格一下,我们穿回过去,看完后再回来。就像你看录像带一样,你要想看看刚开始时候的剧情,就先按一下暂停键,然后往后倒带,倒到刚开始时候的画面,看了一眼又往前倒,回到原来暂停的那个地方即可。这个过程花费的时间为零,因为时间轴还是在同一个点。”

     “也就只能看看啊。”

     “当然只能看看了,如果我们在那里花费时间超过一秒的话,整个过山车都会被宇宙初始的高温高压弄爆炸掉,我们就回不来了。”

     “这么说,时间能倒流到宇宙初始时候,也能倒流到过去的任何时刻了?比如中国的唐朝、明朝。”

     “当然可以,不过这个过山车没有设置这些站点。”